157.第157章 紫荆以北,医门天丰,保龙王家(1)

    “没用的东西”

    “砰”10号被老者一脚踹得老远,他匍匐在地,拼命的求饶。

    老者的手段他被任何人都清楚,他可不想受那万虫嗜心的折磨。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玉石是花藏海藏在手臂血肉之中,是我生生挖出来的”

    10号把花家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老者眼眸轻轻眯了起来。

    然后他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

    老者面貌和煦,仿若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可那笑容看在10号眼中却比修罗还要渗人,让他身体不停的一个劲哆嗦。

    “我想,你应该知道失败的后果”老者双眸微微眯起看着10号,语气平常,风轻云淡,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生气恼怒的表情。

    “大人饶命,再给我一次机会,求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10号是满脸的恐惧还有慌乱。

    “哼”老者冷哼。

    “唰!”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老者身前。

    那人身体微曲,躬身抱拳道:“大人就饶他一命吧”

    “嗯?”

    “五号,你这是想忤逆我的意思?”老者面色一沉。

    “五号不敢,玉石多半是落入那面具男手中,10号功力不济,这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到,才让那面具男钻了空子,大人要责罚,就连我一起责罚吧”

    老者眉头轻轻一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老者视线望着前方黑暗之处,徐徐开口:“零号,怎么样”

    “刷”

    蓦地,原本空无一人的黑暗之处出现一道白色身影。

    这是一女子,她身穿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身形,婀娜多姿,信步芊芊缓缓向老者走来。

    月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毫无表情的脸,宛如万年不化的寒冰,她周身仿若有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将她与外界隔绝。

    “跑了,中了我一掌”她面无表情地说道。

    “竟然能从你手中逃脱”老者微微一愣,零号是他这群手下之中实力最强之人,那面具男竟然能从她手中逃脱,这不都不让老者惊诧。

    “看来是王家之人无疑了,也唯有流波行云的变化无常才能够逃过你的眼睛”

    “。。。”零号低着头,一语不发。

    “滚下去吧,给我把王家的落网之鱼找出来,这次再失败,后果不用我多说”

    “多谢大人”十号连忙感激涕零磕着头。

    “谢大人”五号也躬身说道。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零号蓦然抬头,淡淡说道:“白家那边怎么办,现在玉石我们并没有拿到,怕是不好交代”

    “呵呵”老者突然淡然一笑:“玉石在不在我们手中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各方势力都认为玉石被我们得到,那就让他们瞎猜去吧”

    与此同时,一辆驶向紫荆城的黑色奔驰车中。

    “大哥,谢谢你”

    “10号,你说我们这样活着是为了什么”五号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幕喃喃自语。

    “为了活着”

    “自从加入毒宗之后,我们都死了不是吗,我的弟弟”

    十号双眸之中突然闪过一丝黯然之色,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那张脸上没有任何的体温,是一张人皮面具,他的真实面容早就因为练功被毁。

    “弟弟,你放心,这次哥哥一定帮你拿到解药”

    “哥、、、、”他的声音突然有些嘶哑。

    紫荆城,朱军住所,这里是区属于定海市的城中城,住在这里的大多是达官贵人,或者商场巨擘。

    也唯有他们有资格在紫荆城定居。

    黑色奔驰缓缓驶进了一栋豪华的别墅。

    这一夜,朱军彻夜未眠,手中拿着电话,在二楼阳台来回走动,心情焦灼。

    负责去接应的人,回过消息并没有接到人,朱军就感觉事情可能出现了意外。

    想想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他就不寒而栗。

    当看到黑色奔驰之色,他甚至来不及换衣,就急匆匆下了楼。

    朱军下楼径直走到车旁,车窗缓缓摇开,看清里面之人,朱军恭敬地说道:“五爷”

    “上车。。。。”五号声音淡漠地说道。

    朱军上了后座,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查一下20年前,天丰王家”

    “可是紫荆北海,医门天丰,保龙王家”

    “不错”五号点头。

    “可而二十年前,这个家族不是一夜之间全族灭亡了吗,传言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王家方圆10里,寸草不生,上千条人命,一夜之间全部惨死”

    “这是大人的吩咐,你招办即可,不必多问”五号面无表情地说道。

    朱军点头:“是”

    老东西怎么又把主意打到了一个一个灭亡的家族,难道花家的事情有变?可这跟王家又有什么关系,老东西到底在密谋什么?

    “那,我该怎么做,我手上的。。。。”

    “大人说了,实验品暂时够用,你专心解决王家的事情”

    “那个小丫头。。。。”朱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大人会亲自派人接手,而且这件事情大人很生气,你应该知道她是重要的实验品,竟然让她差点曝光”

    “是我疏忽”朱军惶恐。

    与此同时,另一处。

    面具男托着重伤进了一处隐秘的住所。

    “哗啦啦”面具男走进浴室,打开沐浴,希望能借此来缓解身体的疼痛。

    看着镜子中,胸膛之上,是一道清晰的掌印,细看会发现掌印纹络细,显然是一个女人的手印。

    “好可怕的女人”

    “如果不是我逃得快,怕是要死在她手中”

    “毒宗,你灭我王家五百三十七口人,此仇不共戴天”面具男缓缓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俊逸的脸。

    如果萧逸看那此人,一定会大吃一惊。

    香樟苑。

    萧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他小心翼翼的开门,不发出一点声响,生怕惊扰了熟睡中的凝冰儿。

    门推开的瞬间,一阵冰冷彻骨的寒意袭来,让萧逸不禁打了哆嗦,对此他是一脸惊诧。

    怎么会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冷?

    累了一天,萧逸身体早就疲惫不堪,一阵困意袭来,他径直走向了房间。

    蓦地,他脚步顿住。

    窗外,阳台,一道倩丽的声音映入眼帘。

    从侧面看过去,她紧锁着眉梢,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忧郁。

    她的双眸如流水,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夜空,月光倾泻而下,洒在她美丽的脸庞。

    清澈的黑眼珠透露着柔情,与之对视,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后背,不时被夜风轻轻吹起。

    她轻轻挽了一下秀发,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嘴里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萧逸没有上前,就那么静静的矗立在她身后,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