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这酒有毒(4)

    花玲珑红着脸,一言不语,萧逸刚想调侃几句,小腹又传来一阵激烈的绞痛。

    萧逸的面色几乎疼到扭曲。

    不对,不对劲,这不是我身体出了问题,是毒,我中毒了。

    想到这里,萧逸猛的转过头,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了花永福。

    他咬着牙,双眸几欲喷火。

    “你下毒!”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萧医生,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花永福耸耸肩,一副无辜表情。

    萧逸冷着脸,强忍着小腹的绞痛。

    “先前我就觉得事情不对劲,可又说不上你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花展鹏的阳藤是你给的吧,所以他才不知道阳藤的特性”

    “这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我想花展鹏道现在还被你耍的团团转,蒙在鼓里吧”

    “永福、这是怎么回事,你真在酒里下了毒?”花藏海面色凝重地说道。

    “呵呵,爸,你老不必担心,只是一点小小的迷药而已”花永福终于卸下伪装的嘴脸,阴沉着说道。

    “不对,酒是宏博拿过来的”花藏海猛然想到,酒分明的大儿子拿来的,进门的一切动作都在眼皮底下,花永福是怎么下毒的?

    “很简单”萧逸冷笑道:“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

    “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一直被你们骗了”萧逸是一阵的懊恼。

    先前是自己先入为主了,只要目标放在了花展鹏身上,没想到隐藏最深的竟然是这个寡言少语的花永福。

    也懊恼自己脑子太笨,本应该从稽查队蹊跷出现的时候就提防,这样也不会着了花永福的道。

    “我很好奇!”花永福突然挑着眉,唏嘘地看着萧逸说道:“毒性应该不可能那么快发作才对,你刚刚喝下酒就发作?这点我想不明白”

    “呵呵”萧逸面无表情地笑笑,他自然不会去跟花永福解释什么。

    他体制特殊,从小就是在药杠你泡在长大的,身体对于药材,毒药,极其敏感。

    “好了,交出玉佩,我给你们解药”花永福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逆子,”花藏海气的胸口一阵起伏,一口气喘不上来,险些晕过去。

    刚刚才失去一个儿子,现在小儿子又是这样,接连的背叛,让这个垂暮之年的老人深受打击。

    “花宏博,你不应该解释一下”花玲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自己的父亲。

    “玲珑,大人的事情,你别掺和”花母出言劝诫着花玲珑。

    “你们。。。你们。。。”花玲珑秀目圆睁,一时间难以接受。

    平时虽然一家人不和睦,可也没有闹到今天整个地步啊,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而现在。。。

    “逆子?哈哈”花永福突然一阵大笑:“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说着就在众人面前,将手伸到耳垂处轻轻一扯,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

    那是一张极其可怖的脸,脸上的经脉暴凸出来,仿佛要离开脸上的表皮皮肤。

    不仅如此,而且那些经脉还有着不同是颜色,青色,黑色,还用红色。

    这些聚集在一个人的脸上,十分恐怖。

    “你是谁,永福呢?”花藏海沉声问道。

    “嘿嘿”那人嘴里发出一声沙哑的笑声,人皮面具撕掉之后,不仅面貌变了,连声音也变了,变得极其尖锐难听:“我是谁,你不用知道,至于你那个白痴儿子,早就见阎王了我再说一遍,玉佩交出来”

    “爷爷”花玲珑握着花藏海粗糙的手,一时间也没了注意。

    “嘿嘿”

    “花玲珑,我知道玉佩在你手中,交出来”

    花玲珑抬起头看着花藏海,见其微不可查的摇了一下头,她心里有了计较。

    秀目一铮说道:“我不知道什么玉佩?”

    “你就不想救你爷爷,不想解毒?”那人显然并不着急,一字一顿慢慢悠悠的开口。

    “你们中的毒叫做七里香,中毒之后毒性会腐蚀掉内脏,然后心脏,最后肚子——噗,的一声爆开,血肉搅在一块,发出异香,飘荡七里,是不是很美妙,嘿嘿”

    “七里香”萧逸面色沉了下来。

    这种毒药他自然听过,是一种极其阴狠的毒药,中毒之后会受其折磨,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中度过,一点点贴身体会内脏被融化,被腐蚀。

    中了这种毒的人,往往没有人能够挺过去,大多忍受不了痛苦折磨而选择自杀。

    这种毒药在帝国战争时期,广泛的用语刑堂逼供,效果极好。

    “你骗我,你不是说这是普通迷香吗,你只要玉佩,不会伤害玲珑吗?”花宏博突然咆哮道。

    “解药呢,快给我解药”

    花宏博之前也喝了酒,想想那般恐怖景象,都觉得心里一阵地发毛。

    “你着急什么,解药不是已经给过你了”

    “那不是迷药的?”花宏博一愣,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两颗黑色的小药丸,递给了妻子一颗,不过却没有着急吞下。

    “你是谁?”花藏海依旧沉声问道,他面无表情,但是眉梢间的凝重之色,流露无疑。

    此时萧逸的面色缓和了不少,不过他捂着小腹的手并没有移开。

    我倒要看看,这花家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竟然被两方人马盯上。

    萧逸自小就是泡在药杠中长大,七里山毒性虽然霸道,但也对他的身体无可奈何,先前的绞痛,也只是体内的免疫力再跟毒性作斗争。

    而且萧逸越发的觉得,花家的秘密很有可能跟他右手之中的奇异纹身有所联系。

    想到这里,他并不着急暴露自己没有中毒,而是在一旁静观事态发展。

    “你知道,那玉佩意味着什么吗?”

    “嘿嘿”面面目狰狞的男人裂开嘴,露出两排黑色的牙齿,极其恶心。

    嘴里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怪笑:“嘿嘿,嘿嘿,我自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来你们花家”

    “你走吧,如果你知道玉佩的来历,那你肯定知道,他们是不会让玉佩留在我花家的”

    “哦!”男人唏嘘的看着花藏海:“你是说玉佩被玉龙山庄拿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