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剧毒蜈蚣(2)

    “刷”

    “呵!”男子突然怒吼一声,身上的块块肌肉突然紧绷,挥拳就向萧逸打来。

    看着漆黑的手掌,萧逸面色十分凝重。

    一连后退两步这才坎坎躲开,眼神一撇,顿时看到了餐桌上的桌布。

    有了?

    他顿时大喜,伸手一拉,桌布到手,然后用桌布把右手裹了起来,像一个拳击手套。

    打我这么久,也该让你尝尝我的拳头了。

    “砰”

    两拳相撞。

    霎时!萧逸有种骂娘的冲动。

    怎么感觉自己打在了一块铁块上。

    “爸,你就把东西给他们吧,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花宏博扑通一声跪在了花藏海面前。

    “您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为玲珑想想啊,她还那么小,还没有结婚生子”

    “滚”花玲珑双眸喷火,咆哮道:“你们两个叛徒,出卖花家”

    “爷爷,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花玲珑看着奄奄一息的花藏海,担忧地问道。

    “玲珑啊”

    “爷爷对不起你,玉佩千万不能交出去,哪怕是死”花藏海牙说道。说完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我跟你拼了”花玲珑突然怒吼一声。

    在那一瞬间她疯狂了,甚至来不及思考,花藏海是昏了,还是死了。

    随手拿起一张椅子就向着正在与萧逸打斗中地男子冲去。

    椅子高高举起,目标正是男子的脑袋。

    “砰”

    椅子与男子的头来了个亲密接触,四分五裂,可男子却一脸淡然,仿佛丝毫没有痛觉。

    男子突然阴冷一笑。

    见他这表情,萧逸暗叫糟糕。

    出声提醒显然来不及。

    只见男子突然转身,嘴巴张开,一条黑色地蜈蚣从他的嘴里飞了出去。

    “啊”花玲珑一时间,花容失色。

    “呵~~”萧逸爆吼一声。

    身体微微一侧,他甚至来不及用大脑思考,几乎是下意识地完成了动作。

    只见他伸手,一把抓出还在半空中的蜈蚣。

    然后轻轻一推,把花玲珑往后推开。

    “砰”

    男子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大好时机,一掌狠狠拍在萧逸的后背。

    “噗~”

    一道鲜血从萧逸口中迸射而出。

    而那条蜈蚣竟然顺着手掌爬进了衣服。

    萧逸脸色大变,双手抓住上衣就是“知啦”一声撕碎。

    “啊”

    上衣撕碎,胸膛敞开,萧逸突然放出一声惨叫。

    越来那条黑色蜈蚣竟然咬着了萧逸左胸之上,还不时发出吱吱地怪声。

    不仅如此,蜈蚣的半个脑袋已经钻进了萧逸皮肤。

    这该死的东西,莫不成还想钻进我身体?

    萧逸面色一阵阴晴不定。

    就在错愕的短短几秒时间。

    黑色蜈蚣的整颗脑袋已经完全钻进了皮肉之中。

    “啊”

    这该死的东西竟然再吸我血。

    剧烈地疼痛感漫布全身,萧逸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提不起任何力气,每每想要伸手去扯掉那条左胸之上的蜈蚣,可手刚毅触碰,疼痛之感更加愈裂。

    仿佛蜈蚣受到惊扰之后,会加速动作。

    “嘿嘿嘿嘿”男子一阵狰狞的怪笑之声响彻在空气中。

    他的目光充满了唏嘘之意。

    “怎么样,小子,滋味不错吧,我的宝贝最喜欢心脏了,它会钻进你的身体,撕咬你的血肉,然后心脏,然后把你的血喝干”

    “萧逸,萧逸,你怎么样”

    “别!别过来”萧逸大叫。

    “放心,我没事”

    “哟,还挺能逞强,我看你是不见棺材。。。。”男子花没说完,突然面色一变。

    一脸惊诧地看着萧逸:“不,怎么可能!”

    “呵”萧逸释释然一笑,缓缓起身,而那条蜈蚣“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嘴里发出“吱吱吱吱”地声音,然后脚一蹬没了动静。

    “怎么会这样”

    这条蜈蚣可是他养了好久的,毒性极其,怎么会出现这样地状况。

    突然男子面色一变,指着萧逸诧异地说道:“你没有中七里香的毒”

    “呃”

    萧逸耸耸肩,揉了揉刚才被蜈蚣咬伤地伤口,然后道:“七里香吗?那毒我的确中了”

    说着眉毛轻轻上扬:“不过,我这人有个特点,身体免疫力比较强”

    “太好了,萧逸,你没事”

    花玲珑连忙上前,看着萧逸还在流血的伤口,目光中是深深的担忧之色。

    “也不看看我是谁,小小毒物,难奈我和”萧逸很臭屁的仰着头,一脸得意。

    “嘿嘿”突然男子嘴角扬起一抹阴森地笑容。

    萧逸心里莫名的产生一种不安。

    “吱吱吱吱”

    这声音,不好,是那该死的蜈蚣,它还没死。

    “花玲珑,小心”萧逸大惊,看着那条原本没了动静的蜈蚣,正以极快地速度冲向花玲珑。

    黑色蜈蚣弹跳力十分强劲,速度极快,快接近花玲珑地时候猛地跳起。

    目标正是花玲珑的脖颈。

    “既然弄不死你,就想弄死她,反正你们都得死”男子面部表情十分渗人,五官几乎扭曲到了一起。

    “啊”花玲珑大叫。

    “扑!”突然,一道声音蓦地出现,把花玲珑猛地往后一推。

    那条攻击向花玲珑的蜈蚣,准确无误的咬在了那人的脖颈处。

    萧逸双目一寒,抬手一道银色光芒飞射而出。

    “吱吱”一根细长地银针穿过蜈蚣地身体,带着蜈蚣地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长长地抛物线,最终钉在了墙上。

    “怎么会是他”萧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救下花玲珑的人。

    正是他一直鄙视,看不起的华宏博。

    “咕噜,咕噜”华宏博倒在地上,脖颈是一个血洞,嘴巴像吐泡泡一般吐着血。

    “宏博”花母哭泣着抱住华宏博。

    伸手想要捂住华宏博直冒血的脖颈。

    萧逸神情一凝。

    这该死地蜈蚣竟然咬断了大动脉。

    “怎么会这样”花玲珑神色蓦然,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变故中回转过来。

    她穆然转头,看着奄奄一息的华宏博,目光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个她从来都看不起的人渣父亲,这个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一个胆小鬼的父亲,竟然会奋不顾身地站出来救她。

    “别动他,这样只会让他更难受”萧逸说道。

    然后伸手在华宏博的脖颈一连点了五下,封住了五个穴位,这才止住了流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