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136章 治疗开始(4)

    “我要压制一次你身体中的毒性,”说着萧逸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药剂。

    “过程可能会很痛苦”萧逸凝重的看着花藏海:“你一定要忍住,药剂只有两份,一份给你,一份给花玲珑,失败了就没有了,这是我祖传的秘药,就剩这两份了”

    “好”

    “你尽管施药,老头子我火男大半辈子,什么没经历过,我忍得住”

    “花玲珑,你先出去吧”萧逸转头看了一眼花玲珑。

    “为什么”她诧异的看着萧逸,一脸的疑惑不解。

    “呃”萧逸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场面比较血腥,我怕你接受不了”

    花玲珑眉头紧紧憷了起来,目光在萧逸还有花藏海身上一阵的游离。

    最终一咬牙:“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万一到时候你看见你爷爷疼的死去活来接受不了,干扰到我怎么办,药膏可就只有两份,失败就没了”

    “这。。。。”花玲珑思索了一下,然后道:“好吧”说着转身出了卧室。

    “萧逸,你把她支出去,不单单是因为治疗过程会收到影响吧”花藏海意有所指地说道。

    “啊,有吗?”萧逸敷衍第说道。

    “呵呵”花藏海莞尔:“你不用藏着掖着,老头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不知道多了多少”

    “你实话告诉我,我这毒真的能够解吗?”花藏海面色肃穆。

    要说不怕死,那是假的,不过花藏海也想开了,之前多半不舍,不过是因为孙女花玲珑没有依靠。

    跟萧逸相处下来,花藏海到是有了几分欣慰,萧逸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花藏海知道,萧逸是一个重情义的人,相信就算他不在了,以后孙女出点什么事情,萧逸一定不会推究的。

    想通了这一点,孙女有了寄托,他就算是死也无憾了,至于那群整天想着家产的儿子,就随他们去争个你死我活吧。

    “我不知道”萧逸摇摇头。

    如果是内息浑厚,他还有几分把握,然而经过李建军还有嫣嫣的连续消耗之后,他的内息早就空空如也。

    现在有心,但是无力,能不能真解掉花藏海身上的毒,说真的,萧逸没有半点把握。

    “行了,你也不用失望”萧逸摆摆手说道:“行不行我们也得试过之后才知道”

    取针,这次是金针,从这就可以看得出来,萧逸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

    “萧逸啊,你们中医是不是治疗病人都得用银针”

    “呵呵”萧逸轻笑一声:“老爷子这一点您就说错了,不是中医治病都要用银针,而是只有真正的中医才能够驾驭银针”

    “哦”花藏海轻喔一声:“不就是针灸吗,这个很难?”

    “您听说过鬼门十三针吗?”

    花藏海摇了摇头。

    “传言中,鬼门十三针,能够生死人肉白骨,从鬼门关跟阎罗王抢人”

    “怎么厉害,真有这种医术”花藏海一脸的诧异。

    “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针灸之术,的确有超凡入圣的疗效,就那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

    “西医动手术需要用到麻醉,大手术甚至要用到精神麻醉,这样会大大的伤害身体的抵抗免疫力,后遗症十分严重,甚至有的脑科手术麻醉,能够制人疯癫”

    “而在中医中,没有药物麻醉,我只要简简单单的一针,就能麻醉,而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说着,萧逸轻轻在花藏海双腿上扎了一下。

    “现在你还能挪动你的退吗?”

    花藏海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萧逸,几番尝试之后,被扎的腿的确毫无知觉,无法动弹,他才对萧逸竖起了大拇指:“了不起,真神奇”

    “要是中医都像你这样,那还有西医的门路,那些洋人,吃我们的,用我们的,还把药品价格提得那么高”

    “唉”萧逸深深叹了一口气。

    “中医医术要是真如此好推广的话,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一幕了”

    “识想一下,小小的感冒,两片感冒药就解决了,而中医呢,一个疗程下来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限如今,都市的急促生活,中医被一点点消弭的必不可免的”

    “西医更适应现在这个生活的节奏”

    “而药品贵也是常青,毕竟,很多药品运输很困难,光运输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中医想要发扬光大,就不能墨守成规”

    “现如今的局面,很多都是因为医门的条条框框造成的,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完全是狗屁不通”萧逸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们就应该打开门户,融合百家之长,让中西医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

    “识想一下,西医的快速疗效,加上中医的后续跟进,调养,那还会出现那么多,手术过后的后遗症之类的”

    花藏海深邃的目光看着萧逸,仿佛在那一瞬间,萧逸身上迸射出耀眼的光彩,晃花人眼。

    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是越看越喜欢。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而且为人不骄不躁,甚至有几分大家风范。

    一定要好好撮合撮合他跟玲珑那丫头,这么个好苗子,不能放过。

    “老头,你那么猥琐的看着我作什么,是不是打什么坏主意”

    “呃”好吧我想多了,这小子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痞子。

    花藏海老脸一窘,脸上的肌肉僵硬的抖动了一下。

    还是老步骤,用事先准备好的酒精消毒。

    打开酒精灯,点燃,用金针沾染一点带过来的药膏,然后放在酒精灯上烧灼。

    待到药膏被烧干,黏在金针上之后,手起针落,扎在了花藏海眉心正中。

    “啊~~”紧随而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之声。

    “砰砰砰”门外的花玲珑心神一荡,哐哐敲着门:“爷爷,爷爷您怎么样了”

    “别吵”萧逸冲着门怒吼一声。

    花玲珑紧咬着嘴唇,举在半空中的手慢慢落了下来。

    取针,点药膏,加热,烧灼,下针。

    往复一共七次,期间花藏海的惨叫之声是不绝于耳,甚至最后只有虚弱的哀嚎。

    他周身被汗水侵透,发白的头发更是湿漉漉一片贴在头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