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以气运针(2)

    “行了,老头”萧逸摆摆手制止了阮翰学接下来的话,他是看出来了,这上了年纪的老头啊,就是话多。

    “没看出来,你一个西医,见识倒是不少”

    “呵呵”阮翰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家祖上也是中医传下来的,有些涉猎,有些涉猎”

    “喂!”刘雨灵轻声叫了句:“子午阴煞针是什么东西,你们说得神神叨叨的,能不能把话说完”

    “有时间自己回去多读读书,我现在可没时间教小朋友”

    “老头,去三寸,四寸,七寸,给我加热”

    阮翰学一听,忙点头称是,手脚利落的打开酒精灯点燃,取出针加热。

    “你嘛”吩咐完那头的事情,萧逸把目光转向了刘雨灵。

    是要开始医治了吗?难道是中医里面的针灸,他叫我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我帮吗?哇,能如此近距离看一个中医救人,我真是幸运,会不会像电视里面一样,不用打针吃药,想想都觉得好神奇啊。

    刘雨灵小脸兴奋的通红,满是期待之色看着萧逸。

    萧逸注视了好几秒,最后才一歪脖子,徐徐说道:“你就给我擦汗吧,记住,不然让我有一滴汗水落到他身上!”

    “啊!”刘雨灵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萧逸,合着你思考半天,就是让我给你擦汗啊,我的作用,就那么点。。。。。?

    刚想赌气不干,抬头一看,萧逸是一脸的凝重之色,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她最终只好撇撇嘴,心里把萧逸骂了个遍。

    “七寸”萧逸找准穴道。

    阮翰学两人的配合很默契,也就是萧逸刚开口几秒,被烧得通红的金针就送到了萧逸手里。

    接过金针,猛的一刺,七寸长的通红金针就深深刺进了李建军咽喉处。

    原本昏迷中的李建军,哀嚎一声,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

    “砰!”萧逸眼疾手快,一拳头下去,李建军脑袋一晃有晕了过去。

    “喂!不用这么暴力吧”刘雨灵愤愤不平的开口,她都有些怜悯李建军了,萧逸的那拳头,看起来可不轻。

    刚抬头,看清楚萧逸脸上表情之后,就是一惊。

    她满是诧异之色:“你的脸,你怎么回事?”

    只见,刚才还红光满面的萧逸,现在脸颊煞白,额头都冒出了嘘寒,目光涣散,看起来一副纵欲过度的掏空模样。

    “四寸,两寸,准备九寸,三寸”

    “滋滋滋!”狭窄的车厢内,弥漫着淡淡的皮肉被烧焦地气味,萧逸每一针都是又准又快,每根针都是九分入体,一尺在外,八根针把李建军身体的8大穴位封住。

    他的手法,极其快速,就算是在近前的刘玉灵也丝毫没有看清楚他的落针。

    2寸这些针灸不用说了,就9寸那根,看着都觉得心悸,而就在眼皮底下,几秒的时间,萧逸就把针完全插进了李建军胸膛,刘雨灵都怀疑,这孩子的身体会不会被金针穿透。

    “擦汗!”直到萧逸的呵斥声响起,这才把她从惊楞中拉了回来。

    刘雨灵忙拿出早准备好的手帕给萧逸擦拭汗水,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萧逸的脸颊,只觉得手指触及之处,透着寒气,就好像摸在了一块冰上。

    萧逸摇摇晃晃的后退两步,靠在车窗上,喘着粗气,此时的他,模样看起来有些吓人,嘴唇发紫,面色苍白如纸,眼神目光中尽是疲惫之态。

    “萧医生,你没事吧!”阮翰学忙上前,扶住萧逸,关切的问道。

    萧逸摆摆手:“没事”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了刘雨灵道:“妮子,盯着那些针,我休息会儿,针尾冒出白气的时候叫醒我”

    “喔”刘雨灵木讷的点点头,她现在还在惊楞中。

    这就是中医的治疗?怎么才几分钟就把一个大活人搞得一副要死不活的虚弱模样,这也太奇怪了吧。

    “阮爷爷,他这是怎么回事啊?”看着双眼紧闭靠着车窗的萧逸,她不由出声问了句。

    阮翰学刚才也累的够呛,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道:“你以为刚才,他就是简简单单的把烧好的针插在病人身上就完事了吗?”

    “啊?”刘雨灵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不是吗,中医看起来蛮简单的嘛!”

    “简单?”阮翰学是一脸的苦笑,摇摇头,翻了翻萧逸的灰色布袋。

    布袋中间的主位上,9个位置已经空了8个,仅剩一根针,这根针就一寸来长,通体金色,纤细如发丝。

    阮翰学轻轻拿了起来,右手拿起,猛的就往自己左手背扎去。

    “哎呀”刘雨灵惊叫一声:“阮爷爷,你这是干嘛呢”

    “呵呵”阮翰学摇摇头,轻笑一声,慢慢松开了手,只见那根一寸的金针卷曲折,根本扎不进去。阮翰学手一松开,金针又恢复原状。

    “这,这是怎么回事?”刘雨灵是一脸的诧异之色,她自己也把金针拿过来试了试,细小的金针如同发丝一般,只要用力就会弯曲。

    “这是什么材质啊,这样都不断?”她好奇的看着手里的细小金针,说着突然一拍额头:“对了”

    她也学着阮翰学把金针放到了酒精灯上,很快金针就通红,可她手指握着的地方,没有一丝灼热感。

    “丫头”阮翰学接过金针放回布袋,长长呼了口气才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刚才见到它的时候那样惊讶了吧”

    刘雨灵歪着头,想了想,笑嘻嘻跑过来,抓着阮翰学的一只胳臂,声音甜腻腻的说道:“阮爷爷,你就给我说说呗,中医真的那么神奇?”

    “他们不都是拿什么符泡水喝,招摇撞骗吗?”

    “唉!”阮翰学轻轻叹息一声,这就是现如今在大众眼中的中医形象,也难怪爷爷那代人会抛弃中医,改学西医了。

    “其实真正论起来,中医的高明之处,胜过西医太多太多了”

    “中医讲究治根,往往一个疗程都要好几天,或者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调养,短期看不到效果,久而久之,就给大众传成了江湖骗术,这点比起西医,治标不治本就差太多了,西医往往能很快时间见效”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西医占领了全世界,而中医,已经到了生死存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