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救治李建军(1)

    刘雨灵抹着眼泪说道:“那小丫头在外面”

    萧逸揉揉头太阳穴,苦笑道:“姐,我求你了,被哭了行吧”

    “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凶我,我爸妈都从来没凶过我”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候车外传来这一阵浑厚的嗓音,阮翰学急匆匆推开门走了进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看着这副景象,一脸疑问。

    “你去那了”萧逸声音冰冷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再晚醒来半个小孩子,这人就死了”

    “什么?”刘雨灵猛的抬起头,一脸震惊的说道:“这么严重啊!”

    “你以为呢”萧逸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徐徐说道:“不然你以为,我没事就喜欢欺负你这种小女生?”

    “你知不知道,如果他死了,就是你害死的”萧逸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极其凝重。

    阮翰学瞳孔猛的一抽:“怪我,怪我!”

    直到这时候,刘雨灵跟阮翰学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萧逸现在可没心思去问罪,转身催促道:“老头,快去给我找一百根银针”

    “好好,”阮翰学连忙应着,转身离开。

    刘雨灵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萧逸,弱弱地开口:“那,那我呢!”

    “呵呵”萧逸没来由觉得好笑,看着她被泪水花了的脸,摆摆手道:“把洗个脸”

    刘雨灵点点头,刚转身又回来:“他脸上不脏啊!”她指着李建军。

    “我说的是你!”萧逸一脸无奈之色。

    现在已经失效两根金针了,时间刻不容缓,再容不得半点耽搁,希望时间来得及。

    其实萧逸心里也没底气,毕竟这么短的时间,他的内息恢复不了不多,原本最后一根金针是足够了,可现在。。。。

    萧逸扫了一眼四周,找到酒精灯,点燃,然后把李建军身上的所有针一根根拔了下来。

    动作敏捷,每每拔一根针的时候,只觉得萧逸的手轻轻掠过,一系列动作就在悄无声息间完成。

    施针难,拔针就简单得多,最后李建军身上只留有2根针尾是黑色的金针,正是失效的两根。

    子午阴煞针,算是有两个效用吧,能救人,也能杀人,这也是阴煞两字的由来。

    如果用刻意的手法,甚至可以作到,一根金针,截断一条经脉,而且是无法医治。

    看着昏迷中的李建军面色恢复了一点点血色,萧逸收起金针,动作利索。

    把取下的金针放到盐水你消毒,打开布袋拿出最后一根一寸的金针。

    他两指握针,目光紧盯针头,深深呼了一口气,提起内息,手起针落,一寸长的金针深深刺入了李建军的眉心之处。

    期间还听到“噗嗤”一声响,眉心处,本就是骨骼,而萧逸却硬生生把一寸长的金针刺入。

    这不仅需要手法,而且需要用到气,一针完毕,原本刚恢复点气色的萧逸,顿时面色又是一阵苍白。

    身体软软的向后倒去,还好身后是车窗,不然说不定他就一头栽倒。

    “我真是找罪受啊,没事就这王八犊子干嘛”

    “看来,我还是高估自己了,接下来只能拼一把了”简简单单的一针,几乎掏空了萧逸体内所有的内气。

    这时候,车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小声,萧逸转过头,透过车窗,看见了小丫头嫣嫣正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个布娃娃,好几个小护士把她围在了中间。

    此时的嫣嫣,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这才是你应该拥有的”一切尽收眼底,萧逸喃喃自语。

    不远处,李建国还有徐蓉肩靠着肩坐在医院绿化装饰用的靠椅上,两人脸上的表情呈现有些古怪。

    李建国是一脸的木讷,就好像这个人陷入巨大刺激中,傻掉了一般。

    而徐蓉,脑袋上包了层厚厚的纱布,肥胖的脸上,充满了惶恐还有不安,目光时不时的向救护车这边投来。

    “行了,看在嫣嫣的面子上,就当是做好事吧!”

    最终,萧逸咬了咬牙,拔出了失效的两根金针。

    “噗”

    就在金针拔出的瞬间,两道黑色的血柱溅了出来,看着直冒黑血的针眼,萧逸的眉头紧紧邹到了一起,面色极其凝重。

    失效的两根金针分别是6寸,还有七寸,位于气海穴,还有上庭穴,算是人体两个重要的气门。

    萧逸等待着,直到黑色的血液不在溢出,才把从新加热的金针,提针运气,猛的刺下。

    “嗯”昏迷中的李建军闷哼一声,紧闭的双眼霍地睁开。

    萧逸眉头都没眨一下,一拳就轰了过去。

    “都是你,害我遭这罪!”这拳萧逸可没有丝毫的留手,只见李建军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熊猫眼。

    等到刘雨灵还有阮翰学回来的时候,推开门的一刹那,不由都是瞪大了双眼。

    只见萧逸有气无力的靠着车窗,头发凌乱,面色惨白,见到两人,他轻轻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道:‘来得正好,给我准备一盆新的消毒水’

    “好好,我去”阮翰学满点头称是,把取来的银针放到萧逸身前,转身又走了出去。

    刘雨灵没有说一句话,从怀里掏出一块崭新的手帕,细心的给萧逸擦拭着脸。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说白了刘雨灵不过是个纯情少女,哪有如此近距离靠近过男人。

    少女怀春,她也到了恋爱的年纪,每个女孩子都会幻想着一个完美的男人出现,都会遐想。

    如此贴近萧逸,两人的脸庞几乎只有半尺距离,甚至连彼此的眼眉眨动都能清晰看到。

    “怎么,不生气了?”萧逸有气无力的说道,很勉强的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我。。。”四目对视着,刘雨灵一时间有些难以开口,而且她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险些葬送在他手里,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呢。

    “咔!”好在这时候阮翰学开门走了进来,缓解了两人的尴尬气氛。

    萧逸看了一眼那盆消毒水,然后撑着车窗,费力的起身,险些没摔倒,还有刘雨灵及时搀扶住。

    “谢谢”

    萧逸把外衣脱掉,留着一件衬衫,把袖口挽到了胳膊,然后把整个手掌浸泡在消毒水里。

    然后在刘雨灵还有阮翰学两人目瞪口呆中,猛的收回手,迅速的在酒精灯上掠过。

    “霍!”的一声响起,紧接着萧逸两个手掌腾腾冒起了火苗,整个手掌被青色的火焰包裹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