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诸子百家,医门鼎盛(3)

    “阮爷爷,中医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刘雨灵有些懵懂,她家里也算半个医术世家,自己也从小经受西医的熏陶,不过她这人到是闲不住,就爱疯,爱玩,一点没继承家里产业的意思,来这医院当护士,也是为了不整天家里人的道道,躲出来的。

    阮翰学抿了抿嘴道:“就说说这子午阴煞针吧”

    “子午阴煞一共九针,每根长短不一,至于是用什么材质制作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这不是金属吗?”刘雨灵插嘴问了句。

    阮翰学苦笑:“还是那个问题,熔点的问题,金属不可能做到这一步,更别说金针还如此细韧了”

    “你觉得有金属的韧性能够作到这一步?”说着,阮翰学把金针弯成了一个环,然后手松开,金针又恢复原状。

    “对了”刘雨灵突然一拍额头,一副幡然模样道:“阮爷爷,这针这么软,他是怎么使用的,而且刚才还有一根那么长的”

    阮翰学一脸的惊奇之色,看着双目紧闭的萧逸,许久之后才道:“以气运针”

    刘雨灵仰着头,一脸的懵懂。

    “气这个东西很少奇妙,悬乎,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

    刘雨灵突然一拍手:“阮爷爷,我知道了,你说的是不是电视里面,那些绝世高手,内功一样”

    看着小护士两眼冒着小星星的期许模样,阮翰学有些哭笑不得,现在的小女娃啊。。。。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可以说是,也不是!”

    “这东西我也没接触过,不了解,不过我想这东西很伤身体,你看看他就知道了,而且这门医术早就失传”说着,阮翰学有些担忧的看了萧逸一眼。

    他不懂什么气,也不知道会对萧逸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对于萧逸的好奇那是越来越重了。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在医术上的造诣如此之高,他家祖上也是中医世家。

    虽然传承断了,可还是有那么些残缺不全的记载。

    相传,在医门鼎盛的时候,诸子百家,诸雄英杰更是并起,那个年代产生了很多高超的医疗之术。

    以气运针就是其中一种,以气运针讲究用自己修炼的气息,进入患者的身体,洞悉,治疗,高超者还可以不用任何辅助药物,可以直接用气救人。

    只是这门医术传到现在,已经失传,而阮翰学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家里祠堂就摆放着一组子午阴煞针。

    这也是他们家现在唯一完整继承下来的东西了,只不过到了现在没有人能够使用,就那么放在祠堂当个摆设。

    小时候可没少听家里长辈吹嘘这套针的厉害之处。

    “阮爷爷,既然早就失传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刘雨灵眨巴着美眸说道。

    阮翰学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了,说不定他是那个医山门派入世的弟子也说不定”

    沉思调息中的萧逸自然不知道,这一老一小正揣摩着他的身份,此时他正在努力的压制着体内紊乱的气息。

    这次的出手,对于他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挑战,要知道,这天花坏血病可是有着传说称号的神屠病毒,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清除的。

    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萧逸完全掏空了自己所有的内气,内气可以说是一个人的根本。

    就好比人体的骨骼,你试试敲断一个人的骨骼,他还能活蹦乱跳不。

    而且李建军体内的病毒,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顽强,在气息与病毒对抗的时候,险些反噬,要不是他及时抽身,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他还为完成治疗就停手的原因,子午阴煞一共九针,萧逸完成了八针,这最重要的一针,他现在的状态,不敢贸贸然动手。

    他可不想掉链子,既然答应了嫣嫣小丫头要救人,就不会食言。

    萧逸额头的冷汗开始一点点冒了出来,刘雨灵换了条干净的毛巾,为他轻轻擦拭着。

    看着萧逸,她的目光一点点亮了起来,嘴角悄然间浮现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她擦汗的动作极其温柔,倒是有点像小媳妇细心呵护情郎的意味。

    贱贱地,萧逸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一点点恢复,他轻轻睁开眼睛,脸上满是疲惫之态。

    “哎,”刘雨灵轻咦一声:“你醒啦”

    “老头呢?”萧逸扫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阮翰学不由开口问了句。

    “阮爷爷出去招呼那群糟老头子了,你都睡了一个小时了,外面都闹翻天了,现在我们已经把车开回医院了,现在在后院呢”刘雨灵细心的解释着。

    “什么”她话没说完,萧逸就猛的站了起来,抬眼向李建军望去,他的目光一时间变得沉重无比。

    怒声喝道:“你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说了让你们盯着金针吗!”

    萧逸突然的暴怒,把刘雨灵吓得一哆嗦,小嘴没来由的一瘪,眼眸里很快就弥漫上了一层雾气。

    眼泪花子眼看着就要落下来,她嘟着嘴,把手里的手帕狠狠的往萧逸身上一丢。

    “凶什么凶”刘雨灵是一脸是委屈啊,她这没招谁惹谁的,平白就挨了一顿臭骂,逮谁都会不高兴。

    再说了,她刘雨灵一向都是被人捧在手里呵护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了,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眼泪花子,滴溜溜就滚落了下来。

    “我还不是看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想让你好好休息”

    “我用得着你关心!”萧逸的声音拔高了几分,目光中责备的意味,流露无疑。

    “嫣嫣呢?”看着刘雨灵哗啦啦落下,不要钱似得泪水,萧逸心顿时软了下来,他最怕的就是女人这东西了,看着,贼闹心。

    刚才也是一时间情急了,李建军身上的金针有两根已经失去效用,要知道一根金针得损失他将近十分之一的内气了,而且现在干的事情还是吃力不讨好的,还得重来一遍,太遭罪了。

    “你凭什么凶我,你以为你是谁啊”刘雨灵抹着眼泪委屈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