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花藏海(1)

    “原来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早说”凝冰儿双手抱胸端坐在沙发上,萧逸把花玲珑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萧逸耸耸肩,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有没问,还不给我说的机会”

    凝冰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嘴角却带着笑意,调侃道:“说真的,你对花玲珑没有想法吗?人家又漂亮,又有钱”

    “没时间跟你白扯,我上班去了,这都这个点了!”

    萧逸匆匆告别,空荡的房间中,她看着天花板的吊灯,嘴角带着笑意,仿佛已经沉浸在今后跟萧逸的温馨生活,至于萧逸说的什么一年约定,她压根没有思考过。

    “其实这样的生活很美妙,每天做着家务,等着心爱的人回家,为他呈上一桌可口的饭菜”

    她沉浸在未来无尽美好的向往之中,不用在争强好胜,不作什么大总裁,只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女人。

    萧逸出了家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会所,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作。

    谋划了半天,也是时候收获果实,口碑已经听过花玲珑传了出去,他相信今天的会所一定人满为患。

    付过车钱,整理一番衣领,正准备今天好好大干一番,斜眼却看见一辆豪华的加长劳斯莱斯。

    车身漂亮,大气,车窗半开着,能看见里面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迟暮老人。

    “这老头来这干嘛?”萧逸摸着下巴,揣摩着车上老头的意图。

    既然撞到了,上前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

    “干什么的?”刚上走近车不远,车门打开,一个带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对着萧逸呵斥,一脸的警惕。

    哟,看不出来,这老头派气还挺足,黑衣保镖一脸警惕的盯着萧逸,眼神狐疑的在他身上扫了一圈才道:“先生请您离开!”

    萧逸没理会黑衣保镖,而是淡淡一笑,目光转向了老头,徐徐开口道:“老头,你找我?”

    “你乱叫什么,先生,请您离开,不然我不客气了?”保镖拦住了萧逸。

    老头正是上次遇到的人,也就是花玲珑的爷爷,他会出现在这里,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

    跟花玲珑玩了这么一手,她家里人会出现,也正常,只是萧逸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这点他倒是出乎意料。

    “阿彪,你退下”花藏海嗓音浑厚,中气十足,跟他一脸憔悴,满头白发一点都不协调。

    “是,老爷!”黑衣保镖,释释然退到一边,期间还向萧逸投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萧逸装作一副没看见的表情:“老头,我赶时间,有事快说”

    花藏海抚了抚胡须轻笑道:“年轻人,要学会沉着,不要毛毛躁躁”

    小爷还要上班了,大把,大把的钱等着进账了,哪有时间听你叨叨,花藏海

    随即不悦道:“没事,我想闪了”

    说找转身欲走,花藏海慢条斯理的吐出两字:“上车!”

    花藏海想了想,卢康这件事情,可以说花玲珑起了最关键的作用,帮了他很大的忙,现在她爷爷找上门,也不好逃避什么,随即上了车。

    贴近了之后,这才能仔细打量老头一番,花藏海虽然年入花甲迟暮,可是穿着还是十分前卫。

    他穿了身咖啡色的中年人西装,苍白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梳了个旧社会的大背头。

    这种发型现在也只有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或者老年人才会梳理。

    不过顶在花藏海头上,却多了一股子气势,那是一种英雄迟暮,老夫聊发少年狂。

    “这车不错!”

    萧逸打量这豪车内部,真皮座椅,内置空间很大,就好像一间小号的豪华酒店,精美绝伦。

    此时太阳已经漫过头顶,刺眼的阳光透过前挡风玻璃照射进来,映衬在车厢中,折射着绚烂的色彩。

    花藏海自从萧逸上车后就久久不语。一时间萧逸都有些莫名其妙,把他叫上来又不说话,他要走了,那是不礼貌,不走,气氛又尴尬。

    “年轻人,你很有头脑,也很有心计,懂得借势,这点我很欣赏你”

    对于这种活了大半辈子人,细想一下花玲珑就能把事件大概,解析个通透,再说萧逸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他占了大便宜。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细算起来,他是亏大发了,不用想也知道花玲珑肯定会求他救人,一个半只脚迈入棺材的人。

    “过奖”萧逸淡淡一笑回道。

    花藏海的双眸豁的一边,仿佛有一道戾气射出直奔萧逸,不怒自威。

    “可是我讨厌这些算计,算计到我花家的头上”花藏海高声喝道。

    “呵呵”萧逸不由撇嘴轻笑一声道:“你这是认为我占了你花家便宜?”

    对于花玲珑这个孙女,花藏海把她视若掌中宝,心头肉,虽然她是一个独立,独断的女人,可是难免会头脑发热,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而这次的事件,跟萧逸的合作,以他的眼光看来,就是花玲珑的失误。

    “哼,丫头年纪小,被你花言巧语欺骗,这不奇怪”花藏海鼻腔中发出一道冷冷的哼声,显然对眼前这个小子十分不满。

    “年轻人,还是踏实一点的好,别想着什么攀龙富贵,这不切实际”花藏海目光死死锁住萧逸,徐徐说道:“有我在,你最好离玲珑远点”他语气充满了警告意味。

    萧逸轻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在花藏海眼前摇了摇啧啧嘴道:“no,no,no,这次是我卖了个人情给花玲珑”

    “是你花家张了大便宜”说到这一脸唏嘘的看着花藏海又道:“你真以为你孙女是三岁小女孩,我几句话,她脑袋一热就相信了?”

    “并不是我离她远点,而是你孙女缠上了,我很苦恼啊,摆脱不了”说着嘿嘿一笑道:“要不,老头你劝劝她,别缠着我!”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孙女配不上你?”

    花藏海是真的怒了,她的孙女在他眼中,那颗人中龙凤,现在眼前这小子竟然说这样的话,就好像他的孙女是瘟疫,让人躲避。

    萧逸被花藏海突然的一声怒吼惊楞了几秒,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不是问题重点”

    “说真的,我还真看不上你孙女,虽然有点姿色”

    “你是意思是玲珑入不得你的法眼?”花藏海的眉头紧紧邹到了一起。

    “好了”萧逸摆摆手道:“你不用纠结这个问题,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对你们花家没兴趣,就算你富可敌国,有金山银矿也与我无关”

    “我这人,做事喜欢看心情,喜欢跟着感觉走,我跟你孙女没有任何关系,她之所以会帮我”

    “我是个医生,我想你应该知道她的目的!”

    “哼!”对于萧逸的这番话,花藏海抱有迟疑,萧逸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他能会什么医术,能知道什么医术,无非就是骗骗花玲珑这种小女孩罢了。

    在他的人生履历中,萧逸这种人遇到太多,太多。

    “我不管你是不是医生,我今天来只是想通知你一声,离开定海,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对于自己那个孙女的性格,他可是一清二楚,一般人可别想算计到她,而眼前的这小子既然能够让她心甘情愿帮助谋划,想来是有几分本事。

    他是希望孙女早日成家,最好能够让他在有生之年报上曾孙子。

    能做他孙女婿的男人,那必须是定海市一流豪门公子才行,门不当户不对的一个穷小子,想要入赘他们花家,那是妄想。

    花玲珑性格强硬,属于那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思考再三,最终只能把主意打到萧逸身上,希望他知难而退。

    “喔”萧逸漂着眼看了花藏海一眼,慢条斯理的开口:“唉,没办法,我最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定海这个城市,正准备长久居住呢”

    “没有人敢忤逆我!”花藏海不怒自威,冷声说道。

    “那不好意思,我作第一个!”萧逸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两人是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让谁,花藏海双眸轻轻眯起,细细打量着萧逸。

    他是欲擒故纵,还是真的毫不在乎,他周身仿佛包裹着一层秘密,让人捉摸不透。

    “老头,没事别瞎琢磨我”他老气横秋的拍了拍花藏海的肩膀道:“既然花玲珑这次帮了我,你的事情我也帮你一把”

    “医治好你虽然不行,但是让你多活几年,还是有希望的,等哪天我心情好了,去一趟你们花家”说着他转身下了车。

    对于萧逸的无理,花藏海并没有生气,反而在萧逸走后,摸着胡须一阵畅快的大笑。

    “好一个小子,好久没有遇到这么特别的小子了,现在我倒是有几分期待这小子了,玲珑眼光不错”他欣慰的说道。

    他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萧逸如果是做戏给他看,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而萧逸这般作态,就充分的证明,他是真的毫不在乎他花家的权势,那些钱财在他眼中就好像粪土一般,丝毫不能入他的眼。

    定海,大美人会所火了,生意火爆的极点。

    当萧逸走进会所的时候,大厅急忙了莺莺燕燕的女人,空气中弥漫着香薰香水气味,会所装修格调优美,此时加上这群女人,仿若进入了美轮美奂的女儿国。

    鼻息间是女子的体现,耳中是悦耳的声音,萧逸轻轻走进,仿若被这股香气带入了天堂。

    柜台后面,金宝贝满头大汗接待者一个个客人。

    忙碌中的金宝贝撇眼正好看到进门的萧逸,两眼顿时放光,正要说话,萧逸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嘴边比了比,示意她别说话。

    金宝贝可是知道这群女人可都是奔着那个神秘的医生来的,那医生可不就是萧逸嘛,不过萧逸让她别乱说话,她还是乖巧的听从。

    轻轻推开白佳办公室的房门,白佳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服。

    她双眸微闭,靠在靠椅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全身透着骨子慵懒气息。

    萧逸开门的第一时间她就发觉,待到他走近之后才道:“你打算怎么办,外面那群人可都是来找你的?”

    萧逸抿嘴一笑:“不着急,先吊着他们”

    白佳舒展了一下身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睁开双眸看着萧逸,她双眸中充满了血丝,脸色也不是很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

    “怎么了?”萧逸总觉得今天白佳有点奇怪,随即问了句。

    白佳抿着嘴,沉默了几秒之后才道:“冰丫头。。。。”说出凝冰儿的时候,她双眸中闪过一丝担忧。

    “冰儿姐,在我那,别担心”

    说着萧逸低头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词句才小声的开口:“白姐,昨晚发生了什么?”

    萧逸能够清晰的看到,在他报出凝冰儿平安的时候,白佳很明显的松了口气。

    她目光闪烁,迟疑着道:“没什么,我们就是闹了点小矛盾”

    说着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萧逸,唏嘘着说道:“昨晚,你们孤男寡女的,有没有。。。。”她挑着眉毛,用浅笑掩饰着内心。

    目光一刻也不敢挪移开,她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百感交集的心绪,让白佳自己也心悸,不知道什么时候萧逸这个人竟然走进了她的内心,开始在乎他的一切,害怕他的消失。

    萧逸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道:“我在你眼中就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昨晚她淋了一夜的雨,现在应该在休息”

    “唉!”白佳深深叹了口气,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得到答案的同时也心底一松:就是嘛,白佳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冰丫头没有朋友,跑出去又能去那,就萧逸这木头又怎么可能乱来呢,冰丫头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天啊,我竟然想这么多,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她轻轻抬起皓腕,偷偷撇了一眼萧逸,长相倒是有几分秀气,五官俊逸,特别的那一双眼睛,与其对视,仿佛在对着你说话一般。

    白佳掩饰着心中的尴尬:“外面那群女人,你打算怎么办?”她换了个话题询问。

    “嘿嘿!”萧逸轻笑一声,徐徐说道:“白姐,麻烦你点小事,出去通知一声,我一天只给一个人服务”

    “就一个?”白佳一愣,有些不明白,再她看来,现在正是最好的借势,打响名号的绝佳时机,一天一个是不是太少了。

    “对,就一个,而且一次一万!”

    “你这是抢劫啊,大全套的美容一次也要不了一万”萧逸的话让她张目结舌。

    “这只是开始,以后还会更贵,你弄个号码牌,让她们排号,我每天随机抽一个”

    白佳嗔怪的横了一眼他,不过还是招办,毕竟这不是她能够左右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