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罗钱,落钱?(2)

    ps:(文中出现药材,手法,纯属个人歪歪,各位看官,无须在意!)

    “她老公可是参议员!”

    “呃”萧逸是足足惊了一把,不过他一向淡然,反正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她老公就算是皇帝又能咋样。

    “怪不得这娘们那么装”他撇着嘴,不屑的嘟囔了句。

    白佳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道:“祖宗,你行行好,就别给我添乱了,这话要是让她听见,这会所也不用开了,我们直接蹲大牢去了”

    “行了,白姐,你也别在这耗着了,放心,一切有我,安啦!”萧逸给她投去一个安心的笑容,拍了拍她肩膀,转身去了药剂室。

    白佳铮铮看着那道背影,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药剂室的车间现在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异常,少了卢康,它照常运作。

    萧逸整治卢康的事情,整个会所可能真的知道的也就只要金宝贝了,就连白佳也只是隐隐有猜测而已。

    这群卢康留下来的狗腿子,依旧是我行我素,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山中无老虎,一群猴子就闹腾了起来,之前还有卢康压着,现在没有了卢康。。。。。

    药剂室的工作不比同外面那些美容师,他们的工作可以说是一成不变。

    只需要搬搬药材,看着机器,调整剂量而已,至于配方什么的,电脑早就录入。

    药剂的销量并不大,工作可以囤积,现在他们就一群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提着啤酒,吃着炸鸡,吹着牛皮。

    真正认真工作的没几个,药剂室的车间弥漫着药味,平时根本不会有人会进来。

    也就是他们这些整天跟药草打交道的才能忍受,这也加重了他们的懈怠,反正上头没人会来检查。

    先玩着,要货的时候在加急加急。

    见到萧逸进来,一群人都投来了目光,随后撇撇嘴自顾自玩去了。

    对于萧逸这个人,大家都抱着,他是一个走了****运的家伙而已,撞大运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萧逸就是个后来的小子,得巴结他们,就算现在萧逸撞大运了,还不是照样得看他们脸色,不然他萧逸懂个屁,药材在哪都不知道。

    他现在风头正劲又能怎么样,惹到了他们这群老前辈,随便给你带来绊子。

    孤立你,就算你是药剂师,还不是得自己亲力亲为。

    再加上萧逸年纪也就20出头,他们一个个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那会瞧得起一个撞大运的小子。

    萧逸走进来,一群人也就看看,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玩着自己的。

    他少年一眼,轻笑一声道:“乌梅,芦荟,熟地黄,黄连,白头翁给我各一份,半钱量”

    见他说话,一群人只是脸上挂着冷笑,没有一个人动。

    “罗哥,这小土鳖当他是谁了,哈哈,还指示我们,哈哈,笑死我了”很快就有人开口讥讽。

    小罗,原名罗钱,一个很别致的名字,貌似家里不富裕,老爹又没多少文化,所以给他取了过落钱的名字。就指望这个儿子飞黄腾达,结果还行,罗钱很上进,靠近了名牌医师大,还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他原本是卢康的狗腿,不过这小子会作人,经常阳奉阴违,表面上一副狗腿子模样,卢康欺负底下员工的时候,他还在一旁添油加醋。

    卢康一走,他又给受委屈的兄弟谋取福利,这让人在这群人中混得很不错。

    如果硬要说能够控制整个药剂室的人的话,是他罗钱,而不是什么卢康。

    罗钱,只是看着萧逸,没说话,也没有发表言论。

    萧逸目光徐徐投向了罗钱,继续道:“乌梅,山楂,覆盆子,甘草,金银花,各一钱”

    “哟”罗钱左侧的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看见没有,这土鳖看着我们罗哥呢,怎么的,你还想让我吗罗哥去给你跑腿”

    “你他妈当你是谁呢”

    很快另一个人也一脸不屑的说道:“一个从乡下来的小土鳖,跟着江湖骗子学了几年医术,就想装大爷,不过是撞大运而已”

    “就是,搞不好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装什么大头蒜”

    “呵呵”萧逸轻笑一声,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没错,我是没有行医资格证”他这到是没骗人,他的确没有。

    这个东西,没人理会的话,它就是一张没用的纸,可真要有人那它来说事,没有这东西,你还是少不了麻烦。

    这就是现实,就算你吹破大天,就算你真的当着大家伙的面救了一个病人。

    转头去医治另一个的时候,一句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还当什么医生,那人百分百转头就走。

    一听萧逸自己都承认了,一群人更是肆无忌惮的哄堂大笑,讥讽的话丝毫不掩饰。

    “我就说嘛,一个土鳖,还行医资格证,估计连学都没上过几天,哈哈”

    “不仅是土鳖,还是文盲,哈哈”

    无论这群人如何的讥讽,嘲笑,萧逸脸上都是一副淡然之色,耸耸肩膀道:“没说错,我没上过学,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体会一下学习的滋味”

    他这话到是说出了心声。

    别说上学了,他从小到大,见过的活人也就只有一个而已,所有的知识,见识都是来找书本,那种大家伙围坐一堂,听着老师讲课的氛围。说真的,萧逸很向往。

    他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罗钱继续道:“苦参,车前草,桑白皮半钱”

    “给我照着这个剂量两份,我给你们10分钟”

    说完他不在看几人,找了张椅子,靠着椅子双脚悠闲的搭在桌子上,椅子被他当成了摇椅,前后轻轻的摇晃着。

    “艹,这小土鳖当自己是谁,媽的,别拦着我,老子去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这人长得身高体壮,虎背熊腰,正撸胳膊,抚袖子,一副要开大模样。

    萧逸人虽然性格淡然,很多事情都一副无所谓姿态,可他有个禁忌。

    那就是不能拿他家人开玩笑,从小他只有师傅,没有爸妈,没有亲人。

    没有谁对亲人的渴望比他大,虽然师傅从未提及,但是萧逸还是抱着一份渴望。

    这人那出口就骂娘,无异于触碰了他的禁忌。

    他的眼神一瞬间冷了下来,一道凶戾的目光迸射而出,宛若一匹狼盯上了猎物。

    “去,现在只有5分钟!”萧逸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宛若洪钟在脑海炸开。

    那一刻,凝固的不只是他一个人的目光,还有周遭的空气。

    一群人楞在了原地,直到萧逸收回目光,那种压抑的感觉才消失。

    这时候,反应过来的一群人,纷纷面带愤然之色,围了上来。

    妈的,竟然被一个小土鳖虎住了。这让他们觉得很掉面子,都想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