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俏皮小丫头(2)

    “对呀!”小丫头眨着眼睛,一副理所当然。

    “我才二十一,好不好”

    “我才十三岁半好不好!”学着萧逸郑重其事模样。

    萧逸摇摇头,不在说话。

    “呵呵”她就想一只胜利的凤凰,高傲的宣誓着胜利姿态,下巴高高扬起。

    最终两人回到座位,面前已经堆满了特定提拉米苏。

    “嘻嘻”小丫头两眼放光,嘴角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发财了,发财了”

    “这点东西就发财了!”萧逸无语地吐槽,挑了块最大的提拉米苏,一口就咬掉大半。

    “哎呀!”

    “那是草莓口味地,呜呜”水灵灵地大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萧逸手里。眼角泛起水雾。

    “还有点!”看着她一副就快要哭出来模样,萧逸不由傻眼,真是印证了那句话,女人是水作的。

    “哼!”抢过就塞进嘴里。

    “喂”萧逸忙叫:“你不嫌脏啊,吃我口水有没有搞错”

    小丫头端起饮料,抿了一口笑嘻嘻开口:“很奇怪唉,我一点都不讨厌你,而且还有种想要亲近你的感觉”

    萧逸大惊双手捂胸道:“你想干嘛,我对未成年不感兴趣”

    “哈哈”

    “你真逗”小丫头看着萧逸装模作样地姿态,捂着肚子咯咯直笑。

    开着沙发皮椅,退掉了水晶凉鞋,小脚丫轻轻摇曳,白皙的玉足,宛若羊脂白玉,晶莹剔透。十个脚趾头涂上一层亮晶的透明指甲油,在灯光照耀上闪闪发亮,如同十片花瓣。

    她就好像风中的精灵,美丽,俏皮。宛若淤泥中一朵圣洁的白莲花,出尘而不染。

    她需要呵护,需要守护,只因为她天真无邪的笑。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萧逸呆了一下问道。倒不是他对十几岁的丫头有心思,只是觉得她笑起来让人心情舒畅,这就够了。

    小丫头是个十足的小吃货,才一会功夫,一桌子的提拉米苏转眼就被消灭了大半。

    嘴里被塞满,口齿不清地说道:“朱晴~~”

    “猪晴?”萧逸调侃道。

    “你才是猪呢”朱晴捂着小肚子,斜靠在皮座上,白了萧逸一眼。

    “隔!隔!”

    “又没人跟你抢,吃那么急干嘛”萧逸苦笑着摇摇头。

    “躺好!”

    朱晴瞪着水灵的眼睛,目光注视着萧逸好一会,才听话的躺好。

    “手拿开!”朱晴移开捂着小肚子的手。

    萧逸一只手轻轻在她小腹摩挲,然后上下轻轻,慢慢地揉。

    她双眼渐渐闭上,微微喘息。

    “你是谁,你在干什么?”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萧逸转头看去,只见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走了过来,信步芊芊,姿态婀娜。

    紫色地低胸晚礼服,把她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展现出来,身材高挑,发髻高高盘起。五官精致,肌肤更是如羊脂白玉。少妇熟女地气质彰显尽致。有着少女的肌肤,却彰显着少妇的妩媚。

    “老妈!你怎么来了?”

    朱晴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笑嘻嘻地跑过去,光着小脚丫抱住了女人一只胳膊。

    女人板着的脸,舒畅开来,点了点朱晴额头道:“你这丫头,又乱跑”

    “她是你妈?”萧逸一脸错愕地指着女人,怎么看都像是姐妹。

    “怎么,我妈漂亮吧”朱晴一扬眉,随即又苦恼地摇摇头道:“大叔真是可惜了,要是我爸死翘了,你就可以追求我妈了,可是他没死翘翘”

    萧逸是一脸地错愕,女人是一脸的恼怒。

    推销自己老妈也就算了,还诅咒自己老爹翘辫子,这孩子,不会是脑子天生缺根筋就是坏掉了。也许没脑子也说不定。

    “那个”萧逸尴尬地开口,斟酌着说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最后只好轻声道:“夫人。。。”可话还没说出完女人就投来一道冷厉的目光,一道仿佛要吃人地目光。

    “跟我回去,少跟些不三不四地瘪三接触”说着狠狠瞪了一眼萧逸。

    唉,我擦嘞,我难道就长得那么磕碜,谁都看我不爽。萧逸面色也冷了下来,向后一躺,翘着腿,闭上了眼睛,一副眼不见为净地姿态。

    小爷不跟女人计较,古人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女人拉着女儿就走。

    半秒过后朱晴又腾腾跑了回来,穿上了水晶凉鞋,笑嘻嘻的看着萧逸,眨巴着眼睛道:“大叔,拜拜!”

    萧逸眯着眼睛看过去,正好迎上女人狠狠瞪过来地目光,目光中充满了警告意味。

    你最好离我女儿远点,不然小心点。。。。

    对于这种目光,萧逸伸出了自己拳头,然后中指慢慢竖了起来,这是最近新学的技能,正好派上用场。

    漂亮怎么了,爷不鸟你,爱咋滴咋滴。

    “走啦!”朱晴娇笑着拉着女人离开,突然一只洁白的小手臂伸到后背。冲着萧逸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呵!”萧逸苦笑:“真是奇葩!”

    。。。。

    不得不说朱晴是个俏皮的女孩,她天真无邪的笑容充满渲染,不知不自觉让人心情舒畅。

    萧逸靠着皮椅,喝着橙汁,吃着提拉米苏,悠闲无比。

    这时候一道倩丽地身影作到了旁边,黑色的纱裙,在灯光照射下,里面的抹胸清晰可见,女人慵懒地闭上双眼坐下斜躺着。

    脸颊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到是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

    萧逸起身,到了杯水递给女人道:“白姐,怎么?不舒服?”

    女人正是白佳,她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没事,酒劲有点上头”

    萧逸微笑着说:“是啊,被一群年轻多金的帅哥围着,一人一杯酒你也顶不住”

    白佳喝了口水苦笑道:“没办法,我只是个势单力薄地小女人”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与惆怅。

    白佳说着肚子好像不舒服,她紧皱起眉头,噘着嘴浮现出痛苦地表情。

    萧逸看了看她脸色,走近两步道:“你胃病是老毛病了吧而且。。。。”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这才小声道:“你经期来了,现在又喝酒,有你受地”

    白佳一惊,诧异地看着萧逸。

    “那。。。那怎么办?”白佳一脸地担忧。

    萧逸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幅度道:“去打一针就ok”

    白佳哭丧着脸道:“那还是算了吧”

    “哟”萧逸轻咦一声,调侃道:“我们白姐还怕打针,真是稀奇”

    “哎呦!”白佳捂着肚子,噘着嘴嗔怪的白了萧逸一眼:“好啦,我知道你有办法,我地大神医,你就别逗我了,我都快疼死了。”

    萧逸淡淡一笑:“手拿开,我给你揉揉”

    白佳看看周遭:“在这里吗?”当着这么多人,她脸挂不住,不由一红。

    “很快,放心”萧逸安慰了一句。

    白佳这才释然,不过当萧逸手攀附上她小腹地时候,还是忍不住娇呼了一声。

    声音柔媚,轻昵细腻,听在耳中,如沐浴春风。

    “白姐,你的叫声好诱惑人啊”萧逸嬉笑道。

    “死去!”白佳伸脚就想踹。

    萧逸伸手扣住纤细地脚踝,轻声道:“别动!”

    白佳挣扎了一下,脚踝上传来一阵的酥麻,让她再不敢乱动。

    一只手在她脚踝细细摩挲,阵阵热流传遍全身,小腹地疼痛也一点点缓解。

    半刻过后,白佳眼珠子转了转,好奇的盯着萧逸道:“好神奇啊,你摸了摸我的腿,肚子就不疼了”

    萧逸苦笑道:“大姐,我那不是摸,是给你按压穴道”

    “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白佳娇笑道:“我的肚子疼,摸却摸我脚,分明是占我便宜”

    萧逸笑着说:“人的身体是上天最杰出的作品,它充满了无穷地奥秘,每一条经脉,每一个穴道都紧密相连”

    “换个说法,十指连心,无论身体哪个部位出了问题,都能通过十个指头治疗”

    “好吧,我的大神医,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白佳嫣然一笑,吐气如兰轻轻说道:“大神医,能不能给小女子到杯水”

    “嘿嘿”萧逸一拱手道了句:“渣,老佛爷稍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