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陷害,麻烦上门(1)

    昏暗的仓库中,只能看到一道略微萧索地身影,不过细看地话,又会发现这道身影暗暗透着一股子戾气,犹如潜龙在渊,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时候白佳带着一群人行色匆匆走了进来,萧逸不由诧异,总觉得一丝不妙,在白佳身后跟着卢康,怎么看都觉得一脸的鸡贼。

    走到近前,白佳面无表情地看着卢康道:“白主任,现在当着大家的面你解释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萧逸诧异的问道。

    他的话没得到白佳的回答,反而换来卢康一阵冷笑:“呵呵,怎么了,我就知道你这种乡下来的农民办事不靠谱,没点文化,自认为跟着江湖郎中学了几年骗术,就来这冒充医生”

    “冒充?”萧逸装作一脸蒙逼的模样。他是看出来了,卢康这老小子是给他使绊子,索性顺着他的意思,看看这老小子打地什么主意。

    “刚才的东西都是你打理的?”白佳忽然问,萧逸点点头。随即白佳面沉如水,眼神中还有一丝懊恼。

    “农村小子,你知不知道,你乱动药品,害的我们配制地药剂出现了偏差!哼,你知道后果多严重吗!”卢康冷声质问。

    一副小子你大祸临头幸灾乐祸嘴脸。

    哦!原来是打算泼脏水!萧逸讪讪一笑,道:“不知道是什么后果,是配出的药剂用了,死人了,还是毁容?”

    卢康一愣,脸上表情就是一僵,他想过萧逸担惊受怕,大难临头惶恐不已的模样。怎么也想不到萧逸会是一副淡然,无知无畏。

    这小子搞什么鬼,不知道自己就快完蛋了吗,农村出来的小子就是猪脑子,肯定还不知道事态地严重。

    随即又是冷哼一声:“农村土包子,你不认识字吗,我给你地列表写得清清楚楚,你看看你打理地药材,竟然混入了车前草,你知不知道小小的一株车前草全然破坏了我的药剂”

    “然后呢?”萧逸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萧逸,你知不知道,现在一位客人用过药剂,脸上出现了红疹”白佳见到萧逸这副模样也不由来气。哪位客人来头可不小,这事情如果不处理好地话,美容院的信誉肯定受到影响。

    “你必须为你作的事情负责,识相地乖乖站出来给客人认错,别拖累公司,影响公司信誉”

    哦!原来老小子打地是这个主意。萧逸转头撇了一眼后面推挤如山地药材,眼睛微微眯起。暗道自己大意。

    那堆药材中竟然混入了少许地车前草,原本他是不会出现这种疏忽,可也没想到刚来公司卢康就这般大张旗鼓的陷害。也算是大意。

    “行!我负责!”

    “萧逸!”白佳莫名叹了口气:“你刚来,这次就算了,跟我去跟客人好好赔个礼”

    萧逸笑笑:“白姐,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次的确是我疏忽了,让小人钻了空子,我认栽!”

    白佳一愣:“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哪有什么怪怪的,卢主任你说是吧!”萧逸挑挑眉看着卢康。

    这小子难道知道是我搞的鬼了,哼,就算知道又如何。卢康咳嗽一声:“咳!知错能改,不错,不错”

    白佳叹了口气,不过也没多想,毕竟在她看来,萧逸年纪不大,做事情毛躁点也情有可原,丝毫没往卢康搞鬼方面想。

    一群人浩浩荡荡出了仓库:“你们都回去工作!”白佳挥挥手遣散了药剂室的一群人。随后萧逸卢康还有她三人上了电梯。

    大美人的三楼四楼一向都是男士止步,卢康平时也难得上来一次,毕竟做美容涉及了很多方面,有男人在场着实不好。

    电梯停在了4楼,卢康也不由表情一肃,3楼招待地已经是贵妇一类的人,4楼就更别说了,能上去的都是达官贵人,有一定身份地位。

    他本想着随便搞搞萧逸就罢了,随便弄了份药剂,他也没想到这份药剂竟然用到了4楼客人身上,一时间有些发憷。不过随即想到这个黑锅是萧逸背,就算在严重也不关他事。

    4楼装潢依旧是复古式,长长一条过道,每一扇门都是用上等的檀香木定制,门上雕琢着各式花纹。

    整个过道充斥着独特地花香,淡淡地弥散着,不经不觉就能让人陶醉。

    不过这道香气是短暂的,白佳轻轻扣了扣318号房门,里面传来一声轻微柔溺的答复,柔溺中又有一丝丝怒气:“进来!”

    打开房门,随即鼻息间就是一阵淡淡地茉莉花香,紧接着一道倩丽的身影映入眼帘。

    秀美的发丝披散着,身上穿着浴袍,透着一股子慵懒气息,身姿卓越高挑,从侧身看过去是一条完美的流线线条,堪称黄金比例的身躯。

    美,不仅仅是脸蛋,它不可捉摸,一切皆在与心,皆在于欣赏美的眼光。

    她就静静矗立在那,宛若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从窗外照射而进的阳光也挡不住她地魅力。

    卢康早就傻眼,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悔不当初啊,早知道要陷害萧逸就等等了,现在这女人一脸地红疹,真是作孽啊。

    “花小姐,实在抱歉!这是您要找的人,我们大美人药剂的配药师”白佳小心翼翼的开口。

    眼前的人可是花家地大小姐,身份娇贵,万万得罪不起。

    萧逸站在白佳侧身一点,房间进门处灯光比较昏暗,女人一时间也没留意到,转身就看见唯诺的卢康,原本就满面寒煞地脸,冷意更甚了几分。

    “我的脸!”女人语气漠然,淡淡开口:“你知道后果,我需要个解释,后果你承受不起”

    女人地话语淡然如水,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传入耳中,却有一股子不可抗拒的威严。卢康跟白佳额头都冒着了冷汗。

    这是一种气场,一种藐视一切的气场,手握生杀大权,视若一切为蝼蚁。

    白佳不由看了一眼萧逸,不知怎么滴为他担忧起来,她竟然丝毫没有想到这件事处理不好也许她的美容院就要完蛋。

    卢康也看出了眼前之人的不凡,暗道不好,这可能是惹到了一尊神。

    事到如今只能把这个黑锅推到底,全推给萧逸。

    “您好,我是药剂的负责人,我叫卢康!”卢康小心翼翼的开口,那姿态谦卑到了极点。恨不得给人跪下吃趾头叫一声“老佛爷安好!”

    卢康也摸爬滚打七八年,为人处世的门道早就摸透,两面三刀那是必须学会的技能。别看他在萧逸面前趾高气昂,跟老板白佳也是一副老学究模样,可在女人面前却是一副奴才嘴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