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香艳治疗(2)

    萧逸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在一侧的沙发,示意白佳到那边。

    “躺下吧!”

    白佳脱掉外套,轻轻躺了上去,沙发坐垫很软,白佳躺下,整个身体陷了进去。萧逸的目光沿着红晕的脸颊向下,最终落在了她一双笔直精致的玉腿上。

    职业套裙包裹下的美腿,浑圆,笔直,挺翘。

    萧逸伸出一只手按了按道:“白姐,怎么样!什么感觉?”

    白佳摇摇头,萧逸加重了力度,她这才“哎呀”一声忙道:“疼!”

    “这叫血海穴,位于大腿内侧,正好处于你关节处”

    “呀,好酸!”

    “忍住,这只是开始!”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让白佳翻了个身,轻轻为她褪去了高跟鞋,十个脚趾头如羊脂白玉,粉红色的指甲油,让十个脚趾头看起来如同十片花瓣。

    萧逸双手合十快速的摩擦,直到两只手发热,左手掌扣住了白佳的白皙脚掌。

    顿时一股sao痒难耐之感传来,萧逸两眼一凝,另一只手,食指中指弯曲,二道关节用力一按,点在了脚掌的陷谷,冲阳两处穴位之上。

    一阵刺痛感传来,白佳忍不住闷哼一声,额头晶莹的汗珠溢出。

    这是谁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折磨。萧逸的手由内廷出发,经解溪,条口,阑尾,犊鼻,阴市,最终点在了臀部的承扶穴之上。这才结束白佳的煎熬之旅。

    “呼!”白佳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道:“舒服,这样就行了吗?”

    “那到没有!”

    “那继续,怎么停了?”白佳奇怪的问。

    “额,白姐,接下来的穴位有些。。。。那什么。。。”萧逸解释了一句。

    白佳起身坐起,轻抚了一下额头的发丝,挑挑眉道:“我不介意,医者无男女!我懂”其实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相信,要是真的不介意她早就去医院了,何必拖了这么久。

    “那我开始了!”

    白佳躺下,不过目光却一刻没离开过萧逸的脸。她到要看看这个年纪不大的小男人要怎么治疗,刚才背对看不见,现在一定要看仔细了。

    萧逸淡淡一笑,轻轻撩起白佳的上衣,洁白的小腹,圆润的肚脐露了出来,细嫩的肌肤,吹弹可破。

    随着白佳愈演愈烈的呼吸,可爱的肚脐仿佛眨眼睛的星星,俏皮。

    尽管萧逸是个出入尘世的愣头青,但是不代表他不食人间烟火,手指触碰间,圆滑的肌肤还是让他忍不住微微悸动一下。

    这是一只熟透的蜜桃,柔情似水,内敛,不张扬,却散发着强大的魅力。

    手指顺着小腹缓缓向上,檀中穴却恰好被胸罩挡住了去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白佳看在眼里,忍不住娇笑,大大方方的伸手解开了胸罩的带子,不过并没有脱下。

    “嘿嘿”萧逸尴尬的笑笑,点在了檀中穴上,手指力度轻缓,一路徐徐下移,最终在肚脐三寸之处,气海穴用力一点。

    “啊!”白佳尖叫一声,簌地起身,直奔卫生间而去。

    萧逸摆摆手说了句“搞定!”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簌的打开,一个面貌油滑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金属边的镜框并没有为他增添任何的儒雅之感,反而那双小眼睛透着一股子鸡贼。

    来人一看办公室多了个人,一愣,沉声道:“你是谁,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吗?”

    “你又是谁!”

    “哼!”中年人冷哼一声道:“这是我的办公室,你说我是谁,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管你是那个部门的,叫你上司来见我”

    中年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萧逸一愣?他的办公室。

    这才猛然想起来,凝冰儿让他来找的是姓严的。白佳?完了,搞错了。

    “嘿嘿,严经理,消消气,消消气,小子不懂事,惹您生气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是冰儿姐介绍过来的,我叫萧逸”

    “冰儿姐,是凝冰儿吧,我到是谁,刚才在前台的就是你吧!”严经理一脸古怪的看着萧逸。

    “对对,是我,刚才是我不懂事!”萧逸认错的态度十分诚恳。那模样就差没下跪道歉了。

    “你,想来我这上班?”

    “嘿嘿,还望经理给口饭吃!”

    “哼,滚蛋,你以为你是谁,我这里可不是垃圾站,凝冰儿算什么东西,要是她亲自过来求我说不定我还勉为其难的赏你口饭吃”

    萧逸脸上的笑容簌的冷了下来,他已经够放低姿态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如此的人品,难道是凝冰儿耍他玩?

    “老头,你是不是以为我好欺负”

    “少他妈废话,滚蛋,什么玩意,现在谁不知道凝冰儿倒台了,公司都卖了,她算哪根葱,还往我这里塞人,我正好缺个私人秘书,告诉她,要是混不下去,我的大门为他敞开,嘿嘿”

    萧逸这才释然,暗道一句人性,估计凝冰儿自己也没想到她倒台之后,什么合作伙伴,都翻脸不认人了。

    这般想着,他也没兴趣在这里多待。

    “喂,小子,我还少个打扫厕所的,你要不试试!”身后是严经理肆意张狂的戏笑。

    萧逸离开没两分钟卫生间的门簌的打开,白佳走了出来,脸上是还未褪尽的红霞。

    “严总?”奇怪,这人怎么不见了。白佳扫视了一下周遭,发下萧逸已经不见。

    “白总,久等了,不好意思,刚才有个小会耽搁了,快坐,快坐,常常我从海外带回来的极品铁观音!”

    “不用了,严总就你一个人吗?刚才那小子呢?”

    原本就是想试试而已,可是没想到经过萧逸这一捣鼓,她整个身体都舒畅无比,小腹的肿胀之意也全然不见,不得不让她对萧逸刮目相看。那还有工夫去跟糟老头子喝茶。

    “哦,你说那小子啊,给我赶走了,哼,凝冰儿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什么垃圾都想往我这扔”

    白佳表情一簌,面色沉了下来,虽然商人重利,但是作到这种地步的不多,翻脸就不认人。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为了凝冰儿一单生意,姓严的可是四处求人,凝冰儿最后才答应下来。没想到凝冰儿才倒台,他的嘴脸就露了出来。

    他的货是不错,可定海却不是他一家独大,白佳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下批货的进货口了。保不齐有一天她就是下一个凝冰儿。

    看着中年人鸡贼小人的脸冷冷道:“不用了,严总你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唉!白总,那批货!”一阵不安感传来,让他心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