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晨曦

    “是。”一月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知道天狐的通晓人性,却也不知道姑娘居然会写字。

    “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晨贵人一袭红色嫁衣,脸上瞄着精致却又显得有点简陋的妆。

    陛下你可记得,五年前封妃大典上你赐予我的嫁衣,这些年,我待它如命。

    晨曦脸上闪过一丝眷恋,却转瞬即逝。不复存在。

    李德贵微微屈躬,“陛下,奴才拦不住。”

    “下去吧。”

    李德贵恭敬弯腰,随即推出门外,细心关门。

    一月就自己主动的去寻找叫小狐狸这般颤抖的东西。

    晨贵人瞧着男人隐忍的怒气,不由得悲凉一笑,自己到头来,比不过一只畜生。

    “晨曦,谁给你的胆子,动朕的小东西”不带一丝一毫感情的话语从薄唇吐出,每一字每一句都狠狠的刻在晨曦的心里。

    “陛下可还记得莫贵妃叫您娶我的遗愿。”晨曦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理帝渊的问话。

    你又怎么会知道我每天的妆容为了谁,就算到死,我也还想在你眼里留一个漂亮的样子。

    帝渊垂眸,“若不是我母妃说的,你已经死了。”

    晨曦凄凉一笑,眼底流出了泪水,“你从未对我动过心。”

    “我本无心。”

    是啊,帝王本是无情。我从一开始,不就已经知道了……

    晨曦跌坐在地上,嘴里流出鲜血,眼泪落在地上“若有来生……我不要在爱上你。”

    闭上眼,再也不能醒来。

    血腥味飘荡整个御书房,卿然惊愕的看着已经死了的晨曦。

    她一直以为晨曦恃宠而骄,再临死前还会挣扎,不曾想居然是如此了断。

    一月破窗而进就看见了晨曦七窍流血的样子,淡定自如的把一盘鸡腿拿给帝渊,还有一张沾了血水的手绢。

    “陛下,这是在姑娘常去的地方找到的。是化尸水无疑。”

    小狐狸再次沾上墨水,莫再管三个大字呈现眼前。

    一月微愣,看向帝渊。

    过了一会儿才道,“下去吧,这件事到此结束。把晨曦的尸体拖下去,送还晨国公家里。”

    “一月领命,”帝渊抱起小狐狸走出御书房,整整一整天不说话,不吃饭也不知道看着哪里。

    第一次帝渊没有管她。

    深宫险恶,这次小东西侥幸躲了过去,那下一次呢。

    在他身边并无纯良,小东西若不能够成长,那又怎么能够留在自己身边。

    这一次的教训,也只能够叫小狐狸自己走过去。

    月色弥漫,接近月圆的月亮散发着幽光,帝渊足尖顶立屋顶,夜风吹来,俊脸上依旧是无半分表情。

    若是小东西想逃怎么办?

    帝渊对着一闪而过的念头闪过杀意,无论如何,不管是自愿与否,她都必须留在自己身边,永生永世。

    月色凄凉,谁又有谁的心事。

    她觉得晨曦高贵惯了才会如此,她觉得是这个时代的规矩太过骇人,她却也不曾想到晨曦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深爱帝王的男人,只是帝王凉薄,无情无爱。

    她如此娇惯,却也只是能够要一些注意,哪怕是责骂,那也比过不管不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