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宦无妻

160.第160章 等我回来

    “才怪。”

    汪延话音刚落,傅明娴便极其快速的补上这两个字。

    不想……

    不想才怪。

    汪延低声笑了起来,他这般沉着的人难得有的失态大笑,放在傅明娴肩上的另一只手也悄然向下,默默找到了傅明娴的纤纤玉指,随后两人的手重叠放在了一处,十指相扣。

    汪延语气甚是凝重的说道,“嗯,出了趟远门,懂事多了,也听话多了,看来……还是要经常出来走走。”

    傅明娴亦浅笑开口,“我只知道,适可而止。”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霍乐珍的,否则也不会让汪延和傅明娴之间的关系升温的这样快。

    她是坦荡的人,认准的事情更不会轻易更改,她既然已经认定的汪延,也不会再扭捏。

    汪延在背后静静地抱着,竟然让傅明娴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在这一刻,她可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忌的和汪延在一起,甚至连身份也没那么重要了。

    “的确。”

    汪延垂眸,目光又一丝不舍,傅明娴所希望的事情,殊不知也是汪延所想,但却不是现在,他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去做。

    汪延缓缓松开了傅明娴,继而绕到了她面前,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此番前来是身负皇命在身,久留不得。”

    “你这段时间是要暂时住在这里的,等着我回应天的时候,会派人来通知你。”

    傅明娴眼底的亮光褪去,有些失望,“何事?”

    “江西祸乱,皇上命我前去平乱,李生已经率先去开路了。”

    朝廷大事,各种曲折汪延不能同傅明娴细说,“若是我离开的久了,怕是要军心溃散。”

    这番出现,汪延也是花费不少心血才能相见,只有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他便要走了。

    傅明娴心中一悸,祸乱……汪延此番是去江西平乱。

    战争对她来说有着莫名的阴影,当初她父亲便是战死沙场,母亲亦殉情跟随。

    傅明娴握着汪延的手突然一紧。

    此时心情,陡然从云端跌落尘埃。

    汪延目光有些波动,“只是场小仗,我是有把握的,否则不会领命出征,况且从前我曾领兵作战过。”

    他还要事情要做,还有人要他守护,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

    傅明娴瞬间红了眼睛,战场无情,她父亲不也曾是大明的不败将军,无论多么强势,要么战胜,要么便是战死,胜利可以有无数次,但失败却只能又一次。

    用命为代价的那一次。

    “那你为何还要我待在外祖母家?等着你回应天我再回去?”傅明娴不信,若汪延有信心,大可以不必开口让她留在何家,想必他的心中也是在害怕,若他回不来了,便没能在应天护着她了。

    汪延唇角勾着笑意的将傅明娴抱在怀中,“你多年未见你外祖母,和她多待一些时日也是应该的,顺道再好好看看到底是江南好还是应天好。”

    “宋泽会继续在暗处保护你。”

    汪延目光一沉,这也是他来见傅明娴的重要原因,他把宋泽送来了傅明娴身边。

    哪怕是西厂厂卫也都会记录在册,为朝廷所用,可宋泽却是不用的,他当初救了他的时候便带在身边,他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只替他做事。

    知道傅明娴的担心,汪延唇角微扬,“你不是还想去看傅明玫,若是久了怕是你母亲要派人寻你了。”

    “只是一些流匪贼寇,比不得训练有素的军队,西厂厂卫要强过他们千倍。”

    汪延眼底含着笑意,目光落在隔街二楼茶楼所在。

    “那……我便先走了。”傅明娴忍着眼泪点头转身的极快,不想让汪延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和隐忍着的泪水。

    “阿衡……”汪延突然又伸手将傅明娴拉住,亲切的叫着她的小字,“等我回来。”

    傅明娴莫名心悸,这句等我回来莫名的熟悉。

    突然想起去年大雪纷飞的时候,她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便是连寻常最喜欢坐在廊下看着碎雪飘扬都坚持不了多久。

    汪延脚步急促的赶来,眉间尚且沾染着碎雪来不及拂去,一向不善喜乐的他,甚是突兀的抓起自己的手,欣喜的同她说着,“等我……”

    还是那句……等我回来。

    只可惜当时傅明娴是算计好了要出门去见霍彦青的,汪延虽有出格的地方她也不曾放在心中,只是今日又说道这一句。

    那么……当初,汪延究竟是要做什么,为何会那般高兴的让自己等她。

    “你……小心。”傅明娴思忖了一番,似乎是心中已经下定了主意,若汪延能平安回来,她便问清楚汪延当日到底是要她等着做什么,……顺道再说了她就是阿娴的事情。

    哪怕……汪延可能会觉得她是怪物。

    “好!”汪延眼底泛起一抹笑意,一直到傅明娴的身影彻底消失才又恢复了冷漠。

    江西祸乱,可并没有嘴上说的这般轻松,若是真的回不来了……怕也是要早些替傅明娴打算。

    ……

    “衡……衡姐姐?”

    不过数日不见,傅明玫已瘦的可怜,双腿蜷缩在临床大炕边,原本一双如黑曜石闪烁的双眸黯然失神,此刻正歪着头看着窗外的落叶,见到傅明娴的时候,又再度泪如雨下。

    想来也是经常哭着的。

    傅明娴吓了一跳,看着傅明玫的样子更是觉得甚是心疼。

    却什么也没说,傅明玫刚失了母亲,推己及人,伤只有痛在自己的心里才有资格评论,傅明娴只是走上前,紧紧的将傅明玫拦在怀中,任由着她小声啜泣,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须臾,傅明娴才缓缓开口,“房姨娘的事情我也听说,难怪她一直性格淡淡的,不想与旁人相争,可玫姐儿,她的心里也是有你的。”

    若不是因为怀了傅明玫,怕是当年从何家逃出来的时候,房氏便已经投河自尽了,多活了这么多年,也是为了她。

    “我不想回何家,在做爹……傅二爷的庶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不想娘用死换来我的安生。”傅明玫哭着摇头。

    “人做了错事便总想着能不能找到其他的方式去补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那个方式只属于自己。”傅明娴微抬起头,她也曾怨恨过赵瑾秀。

    怨恨当年她一头撞死在傅政棺柩前做的干脆,留下尚且七岁的她在坟前哭的不成样子,自此孤苦无依,若她有母亲护着,怕是……要少走许多弯路的。

    可重活一世,傅明娴倒是看清楚了很多事情,她不怨赵瑾秀,母亲是那样爱着父亲,狠下心来同父亲死在一处,怕也是受尽了自责和愧疚的。

    倘若有朝一日她若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人战死沙场,她也会心灰意冷不想再活。

    人都有自私的时候。

    她曾听过赵秦氏自责,自责收到赵瑾秀托付她帮忙照看小明娴的时候,为何没有心生警觉,若是派人看着赵瑾秀,就不会造成惨状了。

    傅明娴便明白了。

    母亲想要殉情,可能从听到父亲战死的那一刻便已经起了心思,她忍着痛安排好她的出路,将她托付给外祖母。

    赵瑾秀逝世后,赵秦氏不会袖手旁观,她又是傅国公府盛宠的嫡女,若她没有那么固执,怕是现在会活的很好,说到底,走了弯路也怪不得她人。

    自己做错了不能将错怪在他人身上。

    母亲是爱自己的,但她也爱父亲,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或许对你来说,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对房姨娘来说,却觉得解脱。”傅明娴微叹了口气,隐着眼底的泪意,“她是你母亲,看着你活到现在安好如初,又替你找好了本该团聚的家人,她安排好了该替你安排的一切,然后她才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在你心里,她是将你放在她的前面。”

    “这便是她爱你的方式,也是她选择的方式。”

    傅明玫已经泣不成声,“衡姐姐,我都知道……玫姐儿都知道的,可是我还是很难过。”

    “不哭了。”傅明娴轻轻的擦掉了傅明玫眼角的泪水,“你才十三岁。”

    “只能比从前活的更好,才会对的起你娘,她若是看着你这样失魂落魄难过的模样是会心疼的。”

    傅明玫倚靠在傅明娴肩膀低声抽泣。

    傅明娴不忍的说道,“更不要去怨怼何家,你父亲和哥哥……还是疼你的。”

    “房姨娘也是相信她们,才会走的没有后顾之忧。”

    何大爷一直都在寻找着房姨娘的踪迹,那时候,是不知道她怀着孩子的,等着何九烨接手,了解实情的时候,也是想着要让傅明玫认祖归宗,哪怕房姨娘进不得何家的大门,也会受到善待。

    他们本意都是想要为傅明玫好的。

    却不想房姨娘做事那般贞烈。

    傅明玫不再言语,傅明娴轻声说道,“难过是应该的,守孝也是应该的,你若真的想她,便可常想起记在脑海中,她会好好的活在你的心里。”

    “却是不能在哭了,否则便是要哭坏了身体。”

    傅明玫忍住哽咽,“四……哥还好吗?”

    傅明娴觉得鼻尖微酸,傅明玫当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还好,还好,你们都还好。”

    “衡姐姐,为什么会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此时的傅明娴父母双全,身边的人也都安好,明明刚才那番感悟是自己亲生体会过的人才会说出来的话,明明衡姐姐之比她大了一点儿。

    傅明娴抿唇笑笑,却是没有解释。

    “你先好好歇着,等着四表哥再好一些便接你回去,凝香会好好照顾你的。”

    傅明娴起身,何知秀还在等着她。

    傅明玫有些不舍,却也听话的点着头。

    临近脚步踏在门槛儿,傅明娴又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说道,“哥正被外祖母拉着去铺子庄子巡视,等着他忙完这阵儿便会来看你,他也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呢。”

    “这是哥哥托我带来的。”

    傅明玫微好了一些,低头打开口袋,里面装的都是些果脯,她最喜欢吃甜食的,如今拿出来放在口中,也觉得甚是苦涩。

    傅明娴来回的时间算计的刚好,重新回到布庄的时候,布庄老板和客人都已经回到了原处,量好了几套衣服,便回到茶楼去找何知秀了。

    鹊之也听话的在一楼守着,傅明娴的心中莫名甜了一阵儿,真不知道汪延是用什么手段才能做到如此。

    “阿衡,你可算是回来了。”见到傅明娴安好,何知秀终于松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你若是还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有时间再出来吧,或者让权伯帮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