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5.第1915章 烈嫣篇:两心相望

    她的眼泪如一个个的炮火把独孤烈炸的粉身碎骨。

    独孤烈无助的靠在柱子上。

    他一口一口的灌着酒水。

    任由那辛辣的液体麻痹自己的喉咙,麻痹自己的神经,麻痹自己的心。

    房间内,慕容嫣哭的像个孩子。

    她一直是坚强的,自信的,阳光的,她从未这么伤心过。

    她不知所措,她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嵌在柔软的掌心里。

    她通红的眼睛如小白兔一般。

    她恨不能冲出去,她恨不能拿一把斧头狠狠的砸开那扇门。

    她想告诉独孤烈,她有多么的爱他,她不想让独孤烈和半夏发生亲昵的关系。

    她不想。

    她好嫉妒,她好心痛。

    痛的已经窒息了。

    她呜呜的哭着,即便她咬着手,伤心欲绝的声音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溜出来。

    独孤烈,你混蛋,你混蛋,你是混蛋。

    你就这么伤我的心,用刀子狠狠的戳在我的欣赏。

    你让我痛,你让我那么那么的痛。

    独孤烈好像醉了,又好像没醉,他颓废的瘫坐在地上,听着慕容嫣的哭声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许是呛着了,把他的眼泪都呛出来了。

    就这样。

    慕容嫣在房间内哭了一夜。

    独孤烈在房间外坐了一夜。

    翌日。

    天泛起了鱼肚白的颜色。

    睡醒的影子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独孤烈,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宗主,宗主你醒醒,你怎么睡在这里了?”

    “嘘。”警惕的独孤烈一瞬睁开了眼睛,见是影子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沙哑的嗓子发出难耐的字节。

    影子望了一眼对面的房间,顿时了然,心中酸涩无比,他没有作声,悄悄的把独孤烈扶回了半夏的房间。

    半夏趴在膳桌上睡着了,听到声音惊喜的起来,当她看到一脸憔悴,狼狈的独孤烈时,心里划过一丝黯淡,她知道,他是为了慕容嫣,而不是为了自己。

    “我来吧,影子,你出去吧。”半夏把独孤烈扶到床榻上,替他盖好被子:“烈,你的脸好红,你好像有些发热了,我去给你叫郎中。”

    独孤烈摁住了半夏,声音沙哑:“不必请郎中,去,给我那一块凉毛巾敷敷头。”

    半夏咬着唇答应了,一会儿的功夫她把凉毛巾拿回来体贴的敷在他的额头上,独孤烈拂开了她的手要自己摁着。

    半夏坐在那里委屈的看着他。

    他闭上了眸,脑子里尽是慕容嫣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杀人无数,手里沾满了鲜血,无所畏惧,却怕极了慕容嫣的眼泪。

    那不是眼泪,那是刀子啊,一刀一刀的割着他心头的肉。

    慕容嫣哭累了,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因为姿势不对导致浑身酸痛,她揉了揉肿胀的眼睛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腿麻的站不稳,她撑着门板缓了好一会儿才舒服一些。

    她走到铜镜前,看自己的眼睛已经肿成了金鱼,叹了一口气,暗暗骂自己没出息,而后洗了一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