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喝药

    以后不能玩这个路子了。

    忒吓人了。

    小心肝都要吓出来了。

    扑通,扑通。

    离玉树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

    方才她都要跑虚脱了啊。

    赶紧歇上一歇。

    她的腿儿都软了,都不是自己的了。

    闭上眼睛,她在思考,思考一会儿如何应付皇叔。

    “奴婢见过王爷。”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离玉树屏气凝神,小手死死的抓着锦被的一角。

    “皇帝呢?”离傲天声音沉稳内敛,若空谷中的潺潺回音,他的声音致命的好听,尾音带着厚重感,让人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在内殿。”茉莉道。

    离傲天迈着笔直的长腿朝内殿前来,他身上所散发的独特的味道让离玉树的呼吸一窒,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却依然控制不住身体的哆嗦。

    来了来了。

    近了近了。

    离傲天深邃如猎豹的眸子扫着闭目的离玉树,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修长的长指在离玉树的脑门上轻轻的一碰,离玉树反射性的缩紧了菊花。

    “皇帝这是病了?”离傲天若磐石的声音深沉的响起,似乎还带着些许的不悦。

    茉莉跪下不敢说话。

    病?

    嘿,这个好诶。

    朕病了的话,就不必被皇叔怀疑和为难了。

    “唔,唔……恩……”离玉树开始装模作样的吭吭唧唧起来,忽扇忽扇着睫毛虚弱的睁开眼睛,把手从薄被里抬出来摸着额头:“病了。”

    “皇帝感觉怎样啊?”离傲天忽然变的十分温柔,坐在离玉树的塌前,关心的看着她。

    “朕头疼的很,在床榻上躺了一天了,都天黑了吧。”离玉树装模作样的说:“朕……朕……”

    离傲天敛着唇角摁住了离玉树:“皇帝躺着就好,微臣这就宣太医来。”

    “啊,不必。”离玉树差点破了音,随即想到自己是在装病,又虚弱的打着颤音:“朕……还是别麻烦太医了。”

    “那怎么行。”离傲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皇帝乃是天子,怎能生病。”

    于是,离傲天自作主张的把太医宣来了。

    太医跪在龙榻前诊脉,又摸了摸额头,觉得没什么事儿啊,他才想说什么,一下子触及到离傲天的眼色,太医当即领会,道:“天气太热了,皇帝这是中了暑气,待老臣开一些散热去暑的汤药。”

    汤药!

    离玉树的心都苦成了一团。

    夏季才来临时,太医就怕自己中暑,说是开几幅去暑气的汤药喝喝,离玉树怕苦,死活不喝,这才挡了过去。

    没想到,这回又要喝了。

    离傲天狡黠的眸里闪过一丝笑意:“皇帝莫要担心。”

    离玉树苦哈哈的咧了咧唇:“呵呵,朕跟这汤药还挺有缘。”

    咕嘟,咕嘟。

    汤药跳跃着,太医煎好汤药稍稍凉了凉便把汤药装在瓷碗里拿了过来:“皇帝起来喝药吧。”

    这一日,真的来了吗?

    离玉树的五官都拧成了包子褶。

    看离玉树装挺尸的样子,离傲****太医笑笑把药碗接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