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抽筋剥皮

    更衣?

    言外之意是抽筋剥皮吧。

    离玉树蹭了蹭他的缎靴,一脸嫌弃的偷偷撇撇嘴,弹了弹袖口上的灰尘,心想方才那些话他定是没有听到,一定是因为自己偷鸡、半夜溜出来而生气。

    若是因为这小三小四的错误她还能捡回来一条命。

    总之不管怎样,她要将不要脸进行到底,坚决不承认自己骂过他。

    离傲天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深眸泛着清冷的月光,就算不抬头也能感受到他如刀子的眼神儿。

    她现在还没能练就成百孔不入的本事。

    “皇帝的脖子是落枕了?”离傲天哼笑,笑的声音如风铃一般好听:“微臣当年云游四海的时候也跟着野医学过一些医术,对付落枕这种小毛病还是绰绰有余的。”

    “算了。”离玉树蔫声蔫气的说:“还不如一刀杀了朕呢。”

    闻言离傲天挑了挑英眉:“皇帝这是不相信微臣了?”

    “皇叔倒是绰绰有余了,朕岂能有活路。”离玉树怪声怪气的摇摇头,自己被戳穿也没意思装下去了,幸亏她把束胸带缠上了。

    她摘掉太监帽踢到一边仰着脑袋:“朕只是嘴馋,所以偷只鸡出来解解馋,皇叔不要这么严肃,顶多朕回去抄书。”

    “三字经一百遍。”离傲天不客气的说。

    还真抄啊。

    “抄就抄。”离玉树气鼓鼓的说,她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叫。

    在这寂静的夜显的格外突兀,原以为离傲天能法外开恩,结果他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树椅上:“鸡烤好了?”

    “快了。”离玉树孔雀开屏的蹿过去,给烤鸡翻了个身。

    “微臣口味比较重,还望皇帝体恤微臣多放一些咸盐。”离傲天特无耻的说出这话。

    离玉树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什么,他要吃自己的烤鸡?

    对于资深吃家岂能容忍他人在自己的烤鸡上留下牙印。

    可谓是头可断,血可流,烤鸡不能丢。

    就在她欲要反驳的时候,悠闲的坐在树椅上的离傲天不知何时从腰封里抽出来他那把绝世寒剑,他修长的长指贴着刀刃轻轻的划过,看的离玉树是毛骨悚然。

    腹中的话登时噎了回去。

    她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保命要紧,保命要紧。

    说罢,离玉树噙着一抹小厮的独特的狗腿笑容,将烤好的鸡从架子上取下来撕下来一只肥硕的鸡腿递给他:“皇叔,跟了朕这么久,饿了吧,皇叔请笑纳。”

    “微臣不喜欢吃鸡腿这个地方。”谁知离傲天竟然牛气哄哄的撅了她的面子,他指了指烤鸡的翅膀那里,道:“微臣喜欢吃鸡翅尖儿,还喜欢吃鸡爪子,还喜欢吃鸡头,就喜欢吃那种经常动弹的地方。”

    闻言离玉树笑了,幽幽道:“难不成鸡用屁股活动?”

    “非也。”离傲天竖起长指顺着鼻梁擎到半空,潇洒的摇了摇,道:“鸡啊,不但喜欢啄米还喜欢摇头,一副口是心非的样子,而且鸡爪子特别锋利特别快,时不时的总想挠人,鸡翅尖那里总是架不住想跃过鸡翅膀要飞走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