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231.第230章 镜子

    “哈哈,我会亲你,你开什么玩笑,就算要亲,我也张慧。”无耻大笑,显然,安安这种货色,不可能会让人产生邪恶的想法。

    “你别乱来。”原本张慧就被吓得不轻,无耻这么一说,他就慌了。忍不住躲在有病的后面。

    “既然你们都讲了,那我也讲一个吧,可能没你们的那么吓人。”有病摸着张慧的手,让他安心,随后整理的一下思绪。

    从前,有个女孩,叫贾女,太习惯早上照镜子——

    清晨起来,贾女稍稍按摩了一下酸软的胳膊,没精打采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照传统习俗照了一下下铺友人的镜子。

    果然,面色萎黄,眼圈泛黑。凑近一看,眼角还有不少血丝。很委琐啊……看来很有必要调养下。

    贾女转身向自己的书桌方向走去。

    猛然!一只白玉一般的手挡住了去路。纤匀有肉却指节分明,有青色的经络顺着润白的皮肤蠕行而上,在近手腕处愈发分明。

    “贾大,有创口贴不?”是何月,脸色有点白,估摸着可能昨天鬼故事看过了。

    “我手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个小口子,昨晚疼了一夜,郁闷死我了。”

    贾女抬起那只受伤的左手细看:小指指尖上有一道看似细微实则很深的血痕,如玫瑰初绽。

    “哦,还有的,我拿给你”贾女绕过她,从笔筒里掏出两片创可贴。没办法,这片儿的医药卫生基本都归她负责。

    “来,我帮你”撕开一个,贾女小心的把它圈在了何月的左手小指上。

    “谢谢啊”何月满意的笑了,她用右手蹭蹭贾女的脸,似怜惜似感叹道“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我那还有一点玫瑰,你泡点玫瑰红茶喝把,很养颜的哦。”

    “不过,”临走,她又故意回头露出诡秘的一笑:“我昨天听了个关于茶的……”

    “免了,我马上去自习,时间比较赶,还是改天告诉吧,谢了”

    贾女赶紧做时间紧迫状。

    何月颇有些失落的走了。

    贾女长舒一口气,接着不紧不慢的开始洗漱……

    此时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已经走了。

    有点空。

    约过了半小时左右,最后一个人——贾女才踏上奋发之路,目的地——第五教学楼。

    那是一栋掩映在重重绿色之中的三层老楼,年代久远,鲜为人知。突出的特色是冬冷夏热蚊虫不绝,好处是人烟稀少尤以三楼为最,向来为各式独来独往人士所钟爱。冰家必到之所,运气好的时候可以达到平均每层一人的奇佳效果。

    深得贾心。

    贾女习惯性摸到三楼,打开电灯,坐在地三排左第二个位子上。打开一张报纸铺在桌子上,从包里掏出水杯,打开盖子凉着——那是一杯热乎乎的玫瑰红茶,色有点深,是半透明的的酒红,那是贾女在里面加了点醋的缘故,看进去好象在水中间偏上的位置上浮着几朵打苞的胭脂色玫瑰,带有点焦灼的味道。

    不管怎么样,贾女总算开始了一天的自习工作……

    第一步:看会报纸先……

    水杯上的热气尚且很足、很大……

    屋子外围的玻璃窗有点旧了,周围乌黑的一圈已经不大能擦的干净……

    时间点点点……屋外另人有些意外的出现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并没有一闪而过,他在屋外左右踌躇了片刻后终于迈进了教室,很有幸的成为这里的第二个成员。虽然也许是临时的。

    “贾女……”显然的底气不足。

    贾女勉强把注意力从报纸堆里拽出来,眯眼一看,原来是本班有名的温吞男侯峻,定义:某只说话完全没有重点的哺乳类动物(爱心泛滥、呵护幼崽),偶尔喜欢坐在自己对面自说自划。出神后不甚娇羞的一低头是其标志性动作,频率基本保持在十分钟一次。

    “有事?”脑袋十分的混沌,语气十分的恶劣。

    “呃,是这样的,我听说……”以下省略上万字。

    低下头,某女继续看报……红茶依然很有热……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渴么?”某女太头,作热切状。其实某黑暗的小心思是让某人赶紧闪。

    “呃,那个,谢谢!”呵呵——某男很开心,一时没有在意。

    惨剧发生了……那杯玫瑰红茶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瘦身了近一半。

    贾女脸色一阵发青,侯男嘴角还挂着酱色的水珠,脸色一阵红白……

    “那个……我,呵呵,学生会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哈”脚底抹油,影子闪了。

    留下一脸高深莫测的贾女……

    “喂?是萧萧么?现给你一个近距离接近侯同学的机会……恩……恩……成交!那中午饭交给你咯!貌似北那家店的牛肉烩的很得我心哪……好……我在五号楼等你”放下电话的贾女笑的不是一般的奸诈……

    十多分钟后,教室里又多出了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儿,只见她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水杯,一点一点的小口抿着里面所剩不是太多的茶水。

    “有点酸,有点甜……他刚才”

    “味道不错吧,嘿嘿,某人可是很欣赏这个味道哦”贾女略带恶质表情的调笑着,大口的吞着美味的牛肉。

    “可……”女孩儿的脸色突然变的惨白,“好象,有什么,刚才碰了我的嘴巴……”

    那种感觉,就好象情人温柔的手指,带着冬日残阳的最后一抹温度,留恋的抚摩着那瓣红粉娇柔……水杯从她柔美的指尖滑落,砸在地砖上,发出低沉的哀鸣。

    她跌坐在地上,两眼失神。

    什么啊,怎么了这是,贾女嘟囔着,把女孩儿扶起,让她靠在椅子上坐了,又从地上拾起水杯,小心的擦拭着杯身上的水迹。

    “没事的”贾女说,她用指尖碰了碰萧萧的唇,点出一个漂亮的红褐色的水印,妖娆而诱惑……

    若干天后,霍男在五号楼三楼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一截泡的发白的小指头,尖上一点血痕宛如玫瑰初绽……

    是夜,霍男听到同寝侯俊的被窝里传来“呜……呀”的怪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