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206.第205章 有病郁闷

    校园里四处都流传着白辣椒被撕票的留言,有病一开始还不信,不过随着看不到白辣椒的日子的增加,他的心也有些怀疑是真的了。

    他去白辣椒家打听了一下,白辣椒家都说白垃圾啊去法国留学了,倒是和红辣椒所说的一致。

    不过,白辣椒会出国留学,显然可信度不高,虽然大家没少去外国玩,但是真心不会呆很久。毕竟没人想在一个四处都听不懂的地方呆着。

    而且走的这么仓促,连一个比较熟悉的翻译都没请,春城大大小小的翻译,他们还是认识的,有病过去问了一下,都没听说过谁跟白辣椒去了法国。

    一个人不带翻译去法国,这显然很牛逼,这就好像一个一只狗在人群中叫一样,谁会听得懂他说什么?

    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也就这样被破坏了,有病的心情也好不起来,其实他来一种读书的时候,第一个看上眼的就是白辣椒,那时候他还想过追白辣椒,但是后来听说白辣椒太随便,他也就没了想法。

    原本这事到了这里,也就没了什么下文,可是,那次去东江湖游泳,二人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那次右边也说了,只要白辣椒洁身自好,他还是乐意要她的。

    虽然白辣椒没有答应,但是她后来努力的讨好大家,有病也是看在眼里的,就算不取作老婆,当朋友也好。

    没想到,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一件事情尘埃落定,大家虽然伤心,但是也只能接受,但是这是模棱二可,这心里也就非常纠结。

    一种的校园依旧充满了欢笑,用没有人性的话语来讲,华夏每天都有很多人死亡,活着的人,终究还是幸福快乐的。

    有病心情烦躁,他下楼的时候,也就真好碰到红辣椒,红辣椒是白辣椒的铁杆姐妹,也许,这件事只有红辣椒知道。

    “那个,红辣椒,白辣椒真的去法国了吗?”有病疑惑的问道。

    “我不知道。”原本红辣椒可以很坚定的说白辣椒去法国了,但是,为了戳破安安的谎言,她就深入调查了一下白辣椒的动向。

    说来,他们有钱人家,要查一件事情,自然比普通人要容易的多,她这一查,就查出不少蛛丝马迹。显然,种种迹象表明,白辣椒是真的没去法国。

    可是,她不能声张这件事,因为白辣椒现在怀孕了,也不知道她躲在哪里,既然她躲了,那么她肯定就是想把孩子生下来。

    假若自己的行为,惊动了白辣椒的父母,大人的手段肯定要比学生多得多,那么,过不了多久,白辣椒就会被抓住,她的孩子肯定就会保不住。

    红辣椒虽然是白辣椒最好的朋友,为了白辣椒的未来,她也是不赞成白辣椒把孩子生下来的,但是白辣椒性子倔,若是因为自己,害她失去了孩子,她肯定会恨自己一辈子,这绝对是她不想看到的。

    “你和她关系最好了,你会不知道?”有病觉得红辣椒肯定隐瞒了什么。

    “现在知道关心她了?早干嘛去了,他们说的没错,白辣椒死了。你满意了吧。“红辣椒一挥手,狠狠的说道,一来她心情也不是很好,很烦躁,二来,只要自己知道白辣椒没事就行了,别人这样谣传,说不定对白辣椒来说跟好,毕竟,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关心白辣椒的行踪。

    ”不可能,怎么可能,一定是你把她藏起了对吧。“有病一听白辣椒死了,也是急了,一把拉着红辣椒,不让她走。

    ”是真死了。“

    ”怎么可能。“

    即便不相信,但是红辣椒再次说出这样的话,有病也不得不相信这事是真的。他松开手,红辣椒也松了口气,若是有病在纠缠,估计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红辣椒走后,有病想起和白辣椒的点点滴滴,也是心情郁闷,俗话说,很多东西只有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他爬上天台,天台的风,吹着他的秀发,四处飞舞。他扶着围栏,看着下面人山人海,就越发的感觉压抑。

    曾今我们读高三的时候,一些同学因为压力很大,也会找个比较高的地方,拍上去,让后就坐在上面。

    无疑,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那时候很多做个高台的同学回忆起那个时刻,都说过有想跳下去的想法。

    当然,多半还是不会跳的,一个人压力太大,太郁闷,需要找个这样的地方,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无疑,此刻有病也是这样的想法,他爬上高台,坐在围栏上,坐在围栏上,感觉风是更加大了。

    ”你们看,好像有人要跳楼。“

    ”是啊,是谁啊?“

    一些眼见的人看到有病站坐在天台的围栏上,顿时来了兴趣,一个喊一个,顿时来了不少人。大家指指点点,揣测这有病什么时候跳下来。

    ”肯定是失恋了。“

    ”对啊,现在早恋跳楼的要不在少数。“

    一群群人越聊越兴奋,都在等着有病跳下来,不得不说这些学生也是病态,可见华夏教育多么失败。

    照说,这个时候,大家因该赶快去抢救啊,又或者报告老师,报告政教处什么的,没想到这群家伙,尽然只想着看热闹。

    果然应了哪句老话,华夏人最喜欢的就是把快乐建立在被人的痛苦上,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外如此。

    当然,就法律而言,不救人并不纯在什么罪过,说的再严重,也就是道德问题。道德,是不负法律责任的。

    有病引起了下面同学的围观,同时,下面的喧闹声也引起了有病的注意,他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是真的没人,才知道,大家都在看着他。

    他们在说什么了?有什么好看的了?有病他显然没想过跳楼,所以,他压根不明白下面那群人正在热火朝天的期待着他跳下去。

    事态继续升级,围观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几个路过的老师虽然也注意到了,但是也不想多管闲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如此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