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93.第92章 小姨

    三个辣椒最喜欢的就是三个人围着一个人,然后推推拉拉。他们很享受这种以多欺少的感觉,这种人数上的优势,让他们有充分的自信。

    当然,张慧并不怕她们,她有运动的底子,为了打乒乓球能打满七场,她是有过一些锻炼的,就算她觉得自己打不过三个辣椒,不过真动气手来,她觉得自己能撂倒二个。

    撂倒一个够本,撂倒二个挣一个,张慧觉得这架打起来似乎也不吃亏,所以三个辣椒推她的时候,她也就不满的往回推,不过对方也没动真格,她也就没下狠手,估计女孩子打架,也就意思意思。

    感觉到张慧还会反看,三个辣椒就不舒服了,她们对付女人有一套的,虽然没有什么拳打脚踢,但是这打火机一出来,烧起头发也是不要不要的。所以很多女生都怕他们。

    很快,红辣椒就掏出了打火机,吃屁之仇,不公代天。

    “喂,你们搞什么?”有病不满的说道,就算你告诉他,他一辈子都搞不上张慧,他也无法容忍这么漂亮的长头发被破坏,他对长头发有极度的爱恋。

    曾经他老妈有个小12岁的妹妹,也只比他大6岁而已,小时候他经常跟在自己小姨后面,就伸着二只小手牵着小姨的辫子。

    因为他小姨是外婆老年的女,所以头发一直留着拖到地上,意识就是长长久久的意识。可是这个小姨只长到了十四岁,后来因为化疗,长头发全部脱光了。离十五岁还差三天生日,就去了。

    那时候他才八岁,小姨躺在床上,很虚弱。他靠的有点远,足够有一米多远。

    “有病,你愿意娶我吗?”二人小时候感情很好,经常过家家伴夫妻,小姨以为,就算是现在很丑了,有病肯定还是愿意娶她的。

    “不愿意,你太丑了。”

    有病很诚实,说出了心里话,那个漂漂亮亮的小姨,他是绝对愿意娶的,但是现在,他不可能娶个光头的尼姑,是不?

    “咳咳咳——”疯狂的咳嗽,然后仪器地波地波乱叫,他就这样看着一群医生手忙脚乱的抢救。后来小姨也就走了,对于八岁的有病来说,他并不明白悲伤是什么。

    只是随着年纪的长大,看着以前和小姨的合照,他就觉得心烦意乱,他也就学会了抽烟,他抽烟从不为了别的,只为了吐出烟圈,云雾缭绕的,有时候,感觉小姨就在烟雾中。

    他爸是个人物,他敢说,站在街上喊一句我爸是xxx,很多人都会对他刮目相看,但是他虽然好面子,但是他却一直以他爸为耻。

    小时候他不明白那是在干吗?只以为小姨不听话,老爸教训她,将她按在床上,就像他老爸打他一样,可是随着他年纪长大,他开始明白老爸究竟干了什么。但是他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宁愿相信小姨是纯洁的走了,像个天使一样,所以,他连那一段小姨住院的日子,他都选择遗忘。

    他给自己编了一个故事,小姨十四岁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当然,他也不喜欢他老妈,他老妈虽然长得靓丽动人,估计现在半老徐娘了,还有很多男人惦记,但是他老妈从来就不管他,在他老妈那里,他的重要性或许还比不上一个红中!(红中变牌麻将)

    “教训她,她不听话。”红辣椒看到有病来了,也有些意外,不过三个辣椒对有病印象都还好,说话还客气。

    “她是你马子?”绿辣椒问道,如果是有病的马子,自然看在有病的面子上,放过她一次。

    “我才不是。”张慧马上反驳。

    张慧这么一说,有病觉得特没面子,脸色也冷了下来。

    “要不,强奸?”白辣椒提议道,在他们这里,罪恶观念特别模糊了,即便他们这样在法律上算的上协助作案,她们依然会不屑的这么干,究其原因,只是因为跟有病关系不错,这个忙,要帮!

    “你是你爸强奸你妈生的吗?”

    “喂,你怎么说话的?”白辣椒不满的骂道,不过红辣椒和绿辣椒笑的花枝招展,她们就喜欢有病这样拽拽的。

    “她现在不是我马子,将来肯定,到时候,我要让她跟母猪一样,给我没完没了生孩子。”有病又去掏烟,没有烟他觉得刷不了帅。

    “我这,在我这。”红辣椒笑着给有病递烟,张慧也就呸了一口,像楼下走去,她觉得这学校还不如三中了。

    当然,个人见闻不同而已,在春城一中,教学楼都是分开的,比如高一16个班,四个科技,四个重点班,都在对面科技楼。

    这边教学楼,是魔王楼,每个班上尖子生也就20个不到,一个班五十多个人,气氛可想而知。当然,即便是这样,学习成绩好的依旧好的不要不要的,比如小微。

    有病点着烟,仰着头,却没看到张慧,他觉得有些失败,毕竟就三个辣椒,早就被他的魅力折服了,曾经这三个辣椒就想跟他三飞,被他放了鸽子。

    三个辣椒也没生气,反而更加喜欢他这种性格,换红辣椒的话就是,我就喜欢有病那拽样。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大概就是这样。

    有病觉得天台有些冷,这三个辣椒都是傻逼,这大冷天跑天台,这风一吹,就想哆嗦,可是他还的忍着,因为一哆嗦,就没面子。

    有病扬扬手,走到楼梯上,使劲的哆嗦了一把,感觉特爽,他也就像教室走去,就在这时,安安一把拉住他。

    “怎么?”有病不觉得自己欠安安钱,因为这辈子就只有别人欠他钱,从没有他欠别人钱。

    “你知道吗?我刚看到校长和花花老师进了办公室。”

    “噢,怎么?”

    “我们一起去看看,肯定很有味道。”

    “去看毛啊?”有病没什么精神,毕竟他又有些唠瞌睡了。

    “对,对,就是去看毛。”

    安安很兴奋的拉着有病往校长办公室走去,二人贴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音,有病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以前无耻经常这么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