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65.第65章 假装爱

    “回家吧,这里冷。”

    “我,我脚麻。”

    “你在这里坐了多久?”

    茉莉低下头,不说话,这就证明她坐了很久,我终于明白她屁股为什么大了,因为做得住。

    “我抱你回家,可以吗?”

    “恩。”

    她狠狠的点头。我搂着她,来了一个公主抱,她搂着我的脖子,脸埋在我的胸口,也许,在大一点,我能娶她,无疑,她会是一个好妻子,但是,我不太知道我是不是一个好丈夫,这些跟智商没有一点关系。

    感觉茉莉好重,和抱小兰完全是二个感觉,我想起了茉莉腰上的肉,这小妮子!

    终于到了茉莉家,把她放下我就气喘吁吁了,有些不稳,她开始掏钥匙开门,我有些犹豫起来,照说茉莉这么晚不回家,她妈妈肯定不在家。

    “好了,我先回去了。”我刚想转身,就被茉莉一把拉住,果然,想逃跑没那么容易。确实,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刚得到的幸福肯定很想抓在手上,直到她们认为已经牢牢抓住,才会松开手给你自由。

    “我怕。”她的理由并不高明,也许以前我能很好的拒绝这个蹩脚的理由,但是今晚我肯定不行。

    “好吧,我陪你。”

    进了屋,我有些不太习惯,孤男寡女,更何况,还是刚确定恋人关系,茉莉倒贴过来的可能都有,即便她在这一方面有些腼腆。

    “先泡一下脚吧。”天气那么冷,茉莉在外面几个小时,脚肯定很冷,我去打热水。茉莉坐在沙发上,依旧有些脸红。

    我伸手去脱她的袜子,她有些别扭的缩了回去,我又捞了一次,才捞着她的小脚,脱了袜子,感觉她的脚特别冷。

    “看你,这么冷的天,在外面待那么久。”

    “。。。”她嘟着嘴不说话,似乎在抱怨我去的太迟。在我表明心意以后,她似乎有些女主人的心态吧。

    “咕噜噜——”

    我给她揉起脚来,这种待遇的人不多,除了我外婆以外,小兰都没有过几次,这时候就听到茉莉的肚子咕噜噜的叫。

    难不成,她晚饭都没吃,当然,心情不好肯定吃的不多,比如我就没吃什么东西,倒是半瓶酒,毕竟带劲。

    “你不会是没吃晚饭吧?”这么一问我也就意识到,很可能她一放学就到哪里等去了,纸条没有时间,在她看来,给我的那一刻就已经算是开始了吧,又或许我不去,她会坐整整一个晚上。

    “。。。”她依旧不说话,头更加低了。

    “我去弄点吃的。”

    好吧,反正我也有点饿。甩了甩水,去弄了二碗面,随便对付一下吧。吃完面,也感觉全身热乎乎的。

    “那个,我回去了,很晚了。”

    我刚说完,手袖又被她拉着,似乎觉得这样有些厚颜无耻,她脸有些红。

    “好吧。”

    天色是在太晚了,茉莉开始去洗澡,里面的水声哗啦啦的,想着茉莉此刻光溜溜的,心神也荡漾起来,牛奶发射器也坚挺起来。这是男生最原始的冲动!

    要不冲进去?或许茉莉都没锁门,可是!

    我为什么要忍耐?她留我,肯定就是那个意思?既然她有那个觉悟,我顺势而为,也合情合理啊!

    越是这样想,越是有些激动。理智和冲动激烈的交锋,内心也越来越矛盾。

    使劲摇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这么多伙伴去世,自己竟然还有这么龌蹉的想法,可是,可是正因为要死了,不正应该放纵一下吗?

    到死都是一个初哥?多悲催?就算是死,也该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吧?再说,这么多年,我一直保护她,爱护她,完全就没有亏欠她,我也是最有资格拿走她的纯洁的人啊。

    茉莉裹着浴巾出来了,她看着我微微一笑,开始用毛巾擦头发。我走了过去,本来很想抱着她丢到床上去,可是,走过去以后,我伪君子的一面又出来了。

    “我帮你吹头发把。”我打开镜子下面的柜子,拿出吹风机,一边帮茉莉吹头发,一边往她胸口瞄,这妮子,裹这么紧干嘛,一点都看不到,即便一点都看不到,我依旧心跳的厉害,脸也红了起来。

    终究没法动手动脚,原因是因为我太虚伪,我觉得我在茉莉心目中,一定很完美,要是我这么一干,我美好的形象,肯定荡然无存!

    我没有洗澡,因为没换洗的衣服,只是简单的洗了一下脸和手脚,准比去客房睡。茉莉一直和她妈睡,所以还有一间客房。

    躺在床上,我觉得自己真他吗虚伪,明明想把茉莉压在身下,发射自己十五年保存的牛奶,竟然为了形象什么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啊——”

    茉莉的叫声想起,我也就猛然爬起,跑进了茉莉的卧室。她抱着枕头,瑟瑟发抖。额头满是汗珠,难道做噩梦了?

    “怎么了?”

    “我,我怕。”

    终于知道茉莉说的怕,并不是什么子虚乌有,大概猴子死后,她就有些精神不在状态,一扯他的辫子,她就像是触电一般,如此反应,大概和晚上做噩梦有关。

    如今艾琳也出事了,大概阿伟梦见艾琳是一件幸福的事,可是其他人,显然就不是这样了吧,即便是比较亲近的朋友,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那种生死相隔的恐惧,依旧让人发抖吧。

    我走了过去,抱着茉莉,她也搂着我,身体也有些抖。天气有些人,我穿着睡衣,也是冷的哆嗦,终于忍不住了。

    “我陪你一起睡。”

    拉开被子,搂着茉莉睡了起来。可是年轻人,血气方刚,茉莉身上传来的芳香,让我很快就有了反应。

    是啊,为什么我要忍?既然天意让我们上床,我还拒绝什么?想到这里,我一阵激动,扒开茉莉的睡衣,就压了上去,一拉裤子,双脚一蹬,很快,牛奶发射器就坚挺起来。

    感觉到我要做什么,茉莉脸也羞得更红,我伸手去拉她的最后一层,就在这时,茉莉的手突然握着我手。

    “怎么,你不愿意?”到这个时候,你说你不愿意?估计也是你不愿意,也得愿意!

    “不,不是,我,我大姨妈。”茉莉有些歉意,我也就停手了。翻下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对,对不起。”

    “没事。”我摸着茉莉的脸,也平静下来。

    “茉莉。”

    “恩。”

    “不管怎样,你一定不要想不开,不管遇到什么打击,不管遭遇多大的不幸,一定不要想不开,作为回报,我会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你,好吗?”

    “恩。”

    如果茉莉能成为那最坚挺的多米了骨牌,或许,我们可以熬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