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40.第40章 回望

    回望这十五年来的时光,有个哭泣,有过悲伤,也有过迷茫,因为一个人无法走下去,所以需要相互扶持,然后,有了朋友。

    作为一群朋友的领头,虽然多半时候要付出更多,但是得到的回报也是很丰厚的,前面七年的时光,是粘着父母,拉着小兰的日子,后面这八年,是十多个小伙伴,磕磕碰碰的美好岁月,他们就像珍珠一样,一颗一颗镶嵌在回忆里面。

    可是,这样的日子突然就结束了,有了悲伤,有了迷茫,甚至浮现出绝望的气息,心似乎也不在单纯。

    回到家,看着自己的手发呆,自己竟然想要杀了猴子。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猴子似乎特别讨厌,他就像是个顽皮的猴子,不管什么事,他都插一脚。

    有一天,他突然就跑了过来。

    “翔子,我跟你混好不好?”

    “那你要听话。”

    于是我们认识了,期间他并没有他回答的那样听话,不过也在慢慢收敛,后来又认识了公主般的小菲。

    刚转校过来的小菲很受欢迎,作为敌对阿彪和我展开了激烈的角逐,都想把她拉到自己这一伙,后来也因为小菲,二个团体走到了一起。

    猴子一路走来也不容易,从一个小捣蛋鬼一步一步的走到逗比,虽然依旧时不时做些让人讨厌的事情,那也只是他无意识的举动,虽然多半是比较蹩脚的道歉,但是至少他还是知道自己错了,会认错。

    可是自己表面上说他是自己不可缺少的朋友,可是关键时刻,自己竟然如此冷血的就要把他推下悬崖。

    翔子啊翔子,你竟然是这么虚伪的人。

    “发什么呆啊,最近你特不正常。哼!“小兰推开门,看着发呆我不满的说道。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我回过神来,看着小兰。她嘟着嘴,有些生气,不过眼神倒是很是担心。看来最近我是很不正常了。

    “吃饭啦,你都不知道饿吗?“小兰语气尖锐,很是责备。

    这才回过神来,这一发呆,似乎把做饭给忘了。赶忙站起来,拍拍裤腿。

    “我去做饭。“

    “我都做好啦。反正你心情不好,也吃不出什么味道。“小兰转身离开。

    坐在饭桌上,看着小兰,她也长这么大了,会关心人了。也许,也许我无法在保护你了,你一个人也能继续走下去吧,但是,在这之前,至少,至少我的把拦在你面前的障碍清除掉。否则,我还当什么哥哥。

    小时候,北苑有个有钱人家,我很是好奇,就带着小兰溜了进去。院子主人有养花的爱好,所以院子特别漂亮,但是这个主人或许很吝啬,他养了一条恶犬。

    当然,被鲜花诱惑的我压根就没有顾忌到恶犬的存在。我只想踩一朵美丽的玫瑰花,送给小菲,这样阿彪肯定认输。

    可是在我刚摘下一朵玫瑰的时候,一阵骚动,随后一直大黑狗出现在我面前。

    “汪汪——“他冲我大叫起来,我一阵害怕,几乎是拔腿就跑。

    “哇,哇,哥哥,救我。“

    那时候的小兰还小,我拉着她一跑,她就摔倒在地,太过害怕的我一下就松开手,自顾自的跑了起来。

    听到小兰的哭声,我一愣,才回过神来,小时候老妈经常教育我要保护妹妹,所以但凡学校有人欺负小兰,我都不会客气,可是这次是条狗,我就害怕了,太逊色了。

    等我跑回去的时候,小兰哭的更厉害,那只狗咬着小兰的腿拖着走。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捡起地上的半边砖头就冲了上去。

    当然,结果并不是勇士战胜了恶犬,我的手也被狗咬了,后来大人来了,才把狗赶开,从此以后,小兰就开始怕狗。

    “看什么,我有那么好看吗?看我肚子就能饱吗?“小兰不满的将碗放在桌上,有些生气。

    “对不起。“我低下头,吃饭,也许,这样看小兰的机会不会太多了吧。

    “老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

    “你别骗我了,至于吗?你怎么就那么没用,被说一下就这样?那是老妈的意思,,又不是我的意思,等我们长大了,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你至于那样一蹶不振吗?“

    抬起头看着小兰,虽然不怎么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想必是不能这样颓废了,也许在外面习惯逞强,所以在家里面更容易表现的软弱。

    “你别伤心了,大不了我不嫁,一辈子跟着你,总行了吧。“小兰一只手握拳头,嚷道。

    “傻丫头,你怎么能不嫁了。”我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她不满的摸着额头,瞪着我。

    “可是——“

    “我没事的。“我摸了摸小兰的头,摇了摇,让她放心。

    “跟你说什么都是白说,真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小兰猛地扒了几口饭,随后一灰溜跑进了自己的卧室,随后传来重重的关门声。

    小兰,对不起,有些事情不告诉你,是不想你和我一样承受诅咒,因为我最能明白那种感觉。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电话铃声响起,是凌五打来的。

    “吃晚饭了吗?“凌五问道。

    “吃了。“想了一会儿。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道歉到,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极力想要摆脱诅咒的我,做出了自以为能解决问题的事情。

    “看来你已经冷静下来了,也许你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是至少还不能说服我,虽然对于我来说,猴子和我并不是亲如兄弟,但是我还是把他当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不能在只是可能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肯定,而且,我觉得阴历和阳历毕竟相差太久,我反而觉得出了什么事某个人的生日耽误了,补过,又或者因为假期问题,某个人的生日提前了的可能性更大。“

    “你是说,大家调整时间的可能性更大?“

    “对,我们都是学生,蔡老师更是有工作,虽然从照片上来看,是晚上,但是也得大家都有时间才行,如果是因为五月十二号,大家都有空,所以才选择这一天,毕竟,我是说,毕竟人都死了,很难准确的遵循具体的生日日期吧。“

    听到凌五这么说,我陷入了沉思,一种极度可怕的想法出现在脑海,小兰的生日,离五月十二号只有三天。

    假若因为丧事耽误了,推迟生日的可能性真的太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小兰,不是,可是万一是了。

    感觉到脑袋里面剧烈的疼痛,拿着话筒的手也在发抖。

    “你在听吗?“

    “喂——你在听吗?“

    “我在听。“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在你行动前,请至少将你的理由告诉我,大家数学都厉害,有着很强的逻辑推理,假若你的理由无法说服我的话,请你想一想我们的约定,不要动手,因为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旦错了,就再也回不去。“

    “我,我明白了,我答应你。“

    “你能在说一遍吗?“

    “我答应你,一定,一定不会乱来。“

    “那就好,你也别压力太大,很多事情一旦太过紧张,就会影响判断,考试的时候老师也经常说要冷静,请你把这次的事情,也当做考试对待,沉着冷静,好吗?“

    “恩,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我满脑子都是小兰,小兰的生日离五月十二号只有三天,若是最后证明是小兰,我真的下的了手吗?

    看着自己的手,真的下的了手吗?小兰就活生生的在身边。身心惧疲,我需要发泄,我需要发泄——

    关上门,平生第一次幻想,幻想着小菲****的景象,手剧烈的运动起来。

    “啊——啊——“长长的输了口气,果然运动后,所有的郁闷和情绪都会宣泄出来。看着裤子上的污秽,准备清理一番,发现门竟然开了一条缝。

    怎么门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