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37.第37章 生日线索

    我顺势看了艾琳的脚,她的鞋子有些破旧,吴叔叔和阿姨都很疼她,不至于这么旧还穿,思绪不禁回忆起阿彪的新球鞋。

    “我会注意的。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些事情?”

    “你问吧,都是朋友,没必要搞得那么正式。”

    “上次阿彪的球鞋不会是你买的吧。”

    “哦,不,不是,哪能啊,是阿姨买的。我怎么会给他买鞋,再说,我也没钱不是,你不要想太多啦,再说,谁买的又有什么区别。”艾琳显得有些不安,她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耳垂。都是熟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有时候我觉得你应该让他知道的。”

    “哎,还是瞒不过你,你别跟他说,反正只要他开心就好。”

    “我怕你这样,会委屈到了你。”

    “不要紧的,只要他开心就好。”艾琳曲折腿,双手抱着脚,将脑袋放在膝盖上,摇了几下。

    这样真的值得吗?有些事情不说,像阿彪那个人,又怎么可能明白?我觉得阿彪根本就不适合艾琳,倒不如跟阿伟,阿伟虽然人敦厚,不知道浪漫,但是对艾琳那是非常体贴的。

    “你知道吗,小时候,我妈因为我爸总是赌,就走了,留下我跟我爸,他成天到晚打牌,哪里会照顾我,他赢了吧,心情好,会给我一些钱买东西,要是输了,不但没有钱,还打人,小时候经常没饭吃。

    我记得那天我饿的发晕了,就在面包店门口那个石头那里蹲着,看着别人从面包店里拿着面包出来,我仿佛都能闻到面包的香味。

    我吞着口水,甚至恨不得冲进去抢几个面包吃,但是我又不敢。就在这时候,他拿着一个面包出来,他看了我一眼,走了过来,我想他肯定是要赶我走的,以前我在卖包子那站着,就被骂走的,我就想起身离开。

    “饿了吧,给你吃。“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给我面包吃,虽然只是掰了一半给我,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狼吞虎咽的就吃了。我想,我那时候的吃相一定很难看。“

    艾琳回忆着,脸上洋溢着笑容,很是幸福,这或许就是不管阿伟做什么,都无法逾越的坚实壁垒吧。

    “艾琳,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或许会觉得很奇怪,但是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想起我可不是来这里听往事的。或许艾琳会记得一些关于生日许愿的事情。

    “噢,你问吧。”艾琳有些脸红,这是她这个假小子少见的一面。

    “你还记得五月十二号发生什么吗?”见我问的不是隐私问题,艾琳似乎松了口气。

    “五月十二号,大概是在读书吧,恩,四月底五月初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吧,很平常,不对,有好像哪里不平常。”艾琳的脑袋在膝盖上摇了摇,似乎想起了什么。

    “照说四月底五月初应该有很多人过生日才对呀,阿彪,阿伟,凌五,小兰,小菲,还有死胖子,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和好的时候,凌五就和小菲一起过生日——”艾琳掰着手指说道。

    生日,生日——对,生日,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只要查出谁五月十二号过的生日,就知道谁是复活的人了。

    “艾琳,我有事先回去了。“

    “翔子,你那么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没事,你自己回家吧。“

    一路飞奔,平静的空气变成了冷风,吹打在脸上,我们都是按阴历过生日的,虽然都记得大家的生日,但是却并不确定五月十二号阴历是多少。

    打开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跑到日历边,心又揪了起来?会是谁了?都是不可缺少的伙伴,如今又真实的活在身边。

    可是,日记本和照片又如此清晰。紧紧的握着拳头,心脏跳得更快,额头冒出汗水,不行,不能害怕,必须了解真相!就算后果无法承受,也先看了再说。

    猛地翻开日历,找到五月十二号。阴历三月二十四日,没有谁的生日是三月二十四日啊!怎么会这样?

    小菲是三月八号,阿彪是二月二十八,死胖子是三月十一,阿伟是四月一,小兰是三月二十一,凌五是三月二十八。都不是啊!

    怎么会这样!如果有一个准确的,就算在不忍心,也会狠下心,可是这样,谁都有可能啊!

    “你们的记忆受到了篡改。“马晓雯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来,无力的后退二步,碰到身后的凳子,猛然坐下。

    果然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如果记忆受到了篡改的话,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五月十二号过生日,只是我们忘记了,或者日期被改动了,就像我们知道有人已经死了,但是,他却依旧活在我们身边。

    怎么这样,捧着脸,我们,都会死的!想着昨晚的梦,顿时整过后背都发凉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哥,饿啦,饿死啦——“小兰跑了过来,抱着我的手臂使劲摇,我才回过神来。

    “我去煮饭。“

    “你脸色不太好。“小兰捧着我的脸,左看右看。

    “昨天没睡好。“

    “那我今晚叫茉莉过来。“

    “胡闹。“

    来到厨房做饭,心思再次回到了生日上,就算是过生日,也不一定就在生日当天过生日,假如有人出事了,那么很多事情就会改变,比如四月底到五月初,按照以前的惯例,大家肯定都会开开心心的过生日。

    大概是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伙伴,所以大家的生日都取消了。那么五月十二号,到底祭奠的是谁的生日?

    “哥,什么东西烧了。“小兰的声音响起,一看锅子,菜已经烧焦了。随便煮了点对付,小兰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抱怨。

    “哥,你没事吧?你今天太不正常了。“小兰咬着筷子,疑惑的问道。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来到卧室,躺在床上,顿时觉得非常累,全身都有一股无力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压着,想翻身都翻身不起。

    想张开嘴叫一句,才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意识,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压床?此刻的我就好像灵魂醒着,但是身体却已经死去一般。

    迷迷糊糊中,昨晚做的梦又出现,只是这一次我却变成了旁观者,看着自己搂着小菲,撕心裂肺极度扭曲的脸,以及小菲留在脸上的血手印。

    整个城市鲜血从上而下慢慢的流淌,就像是藤蔓一样,慢慢的覆盖整个城市,看起来如此诡异,又如此真切。

    心脏似乎要崩溃的时候,场景突然变换,只是这次卡车鸣笛过后,站在马路上的不是小菲,而是小兰。

    不,不要。猛地扑过去,却没有任何效果,自己竟然穿体而过,此刻的自己,竟然是幽灵。

    庄生梦蝶,到底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真实,又或者,所有的只是一场梦。搂着小兰的我一样的撕心裂肺,脸色一样的扭曲难堪。城市一样的鲜红诡异。

    绿灯闪烁着闪烁着,就变成红光闪烁,鲜血,似乎要掩盖所有的颜色,就像悲伤,想要毁灭整个世界一样。

    只是,这一次,我是一个旁观者,自己看着自己,仿佛很多东西都变了,我是谁?他是谁?谁是谁?

    “哥,哥——“

    耳边传来小兰的声音,呼呼,碰碰——心跳和呼吸声逐渐让人感觉到意识。揉了揉眼睛吃力的爬了起来。

    “我去做饭。“

    “不用了,我做了饭,可能不好吃。“

    小兰摸了摸辫子,很是不自信。不过她肯下厨,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果然不怎么好吃,但是害怕打击到小兰的自信,还是吃了很多。

    感觉依旧像是被鬼掐住了脖子,非常不舒服,吃完饭又躺着睡觉。

    “哥,你不会生病了,量一下体温吧。“小兰爬在我身上,拉开衣领,将温度计放了进去。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

    “那我帮你揉揉。“小兰把我翻过啦,坐在我的后背,揉起了我的肩膀。

    好半天,她才拿出温度计,看了一下,大概是没问题,才罢手。

    “你好好休息,要是有什么事就叫我,知道吗?”小兰温柔的把手放在我脸上,好半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