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30.第30章 葬礼

    天阴沉沉,时不时下雨,又停下来,还好没有下大雨。蔡老师平时为人就好,深受学生爱戴。他的葬礼来了很多人。

    “哎,蔡老师怎么就那么去了。”

    “是啊。太可惜了。”

    人们时不时的叹息,校长主持着葬礼。大家开始给蔡老师献花。灵堂上,二个灰色的画框里面,是露着和蔼可亲笑容的蔡奶奶和有些严肃的蔡老师。

    “翔子,阿彪,你们怎么也来了?”

    “对啊,对啊。”

    猴子惊讶的问道,一旁的死胖子一边往嘴里塞着零食,一边符合到。

    “猴子,你们也来了?”我也很惊讶,毕竟今天几乎所有的高中都月考,比如凌五他们就没来。

    “我奇怪的是你们怎么来了,你们不月考吗?”

    “我们请假了,你们也请假了?“

    “请个屁啊,我们逃学,反正去考也是个位数,还不过五,有毛意思,再说了,蔡老师对我那么好,怎么的也得来送他一程。哎!”猴子也是叹了口气。他本不是悲哀之人,此刻脸色也是愁云满布。

    “茉莉,别哭了。说好不哭的。”小菲握着茉莉的手安慰道,不过茉莉压根忍不住情绪,抽泣的厉害。受到茉莉的影响,小菲时不时也会抹一把眼睛。

    艾琳陪着阿彪,一只手拉着吴杰,三个人倒是很想一家三口,阿彪一直握着拳头,似乎所有的悲伤都压抑在那只拳头上。

    “啊——“阿彪狠狠的一拳打在墙壁上。

    “你这是干什么,让我看看你的手。”艾琳紧张的拿着阿彪的,清理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心疼的吹了吹。

    “哥,校长想让你抱灵?”小兰走了过来,拉了一把我的手,去见校长。校长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蔡老师和蔡奶奶的灵堂一样,叹了口气。

    “陈贤,我听说你跟蔡老师关系很好,蔡老师又没有子嗣,所以我想请你抱灵,走完最后一程,你可愿意?”中国自古就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校长才想找个孩子给蔡老师出殡。

    “我愿意。”

    葬礼开始后,我抱着蔡老师的骨灰,茉莉抱着蔡奶奶的骨灰缓缓的向香山而去,人群浩大,顿时让交通有些堵塞,校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人群劝散一些。

    呼~呼——风夹杂小雨肆意摇曳,人们的衣服被吹的呼啦啦响。人死后,变成骨灰,放进墓地,只剩下墓碑上的照片,还能让人让人想起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师。

    大家各有感触,时间大概是最好的,也是最残酷的疗伤药。人也渐渐散去。深吸了一口气,将眼泪埋进心里,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留恋,都必须放进心里。

    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不远处有个打着伞,带着墨镜的女人,一身灰色的衣服,头发上也扎着黑色的头绳,这幅打扮出卖了她的身份。

    茉莉依旧摸着墓碑在哪里抽泣,她向来就不会控制情绪,眼泪时不时的划过脸颊。小菲心酸的时候回捂着鼻子转头。

    猴子向来不懂得表达悲伤,他只是不安的时不时转动身体,胖子依旧是吃着东西。阿彪这时不时的会锤一把墓碑,发泄心中的悲伤。

    艾琳拉着吴杰,时不时的用纸巾抹眼睛。小兰和凌娜蹲在墓碑边上,扯掉边上的一些青苔杂草。各有心思,却都默不作声。

    “你们先回去吧,下雨天,别感冒。”不知不觉就过了几个小时,此刻下着雨,也不得不为大家的身体着想。

    小菲扶起茉莉,大家才迈开步伐准备回家。上一次来香山还是在书呆子的葬礼上,葬礼过后大家都努力的让自己开心,好驱赶自己心里的悲伤,这一次,却是再也没了那种心情。

    “翔子,你不一起吗?”小菲回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在待一会儿。”

    “我陪你。”小兰松开凌娜的手,跑过来,一把拉着我的手。

    “你先会去吧,我就待一会儿,马上追上你们。”我摸摸小兰的头,她倔强的摇摇头。

    “我真没事。”我摸着小兰的脸,示意她放心,她才不满的瞪我一眼,跟着小菲他们像山下走去。

    风声雨声树叶声,声声悲凉。一把黑色的伞慢慢的靠近。

    “你是在等我吗?”

    “是的。”

    曾经的师母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很好的妻子。

    “哎。”她叹了口气,语气中也很是悲凉,倘若真没有感情,也不会跑过来送最后一程。她取下眼镜,摸了摸墓碑,扫下几滴水花,她的眼镜有些红肿,估计哭过。

    “你特意留下来,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问,当然想问,可是我又突然觉得这些答案都没有意义,你们大人的世界,终究不是我们可以的理解的,我想你们肯定都有这种那种理由,但是,我们就是无法理解,总在心里问为什么,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眼泪终于忍不住往下掉。很多事情或许有理由,但是并不是能接受。

    “对不起。”

    风猛的一吹,似乎扬起了谁的泪水,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何必离开。气氛沉闷而又压抑,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句道歉就能释怀。良久,似乎才抬起头,抹了一把眼睛。

    “我们从高中认识,到大学相恋,毕业后又在一起四年,我爱他,他也爱我,这我都知道,父母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可是我还是执意跟他在一起,二人一起奋斗,慢慢的生活有了一些眉目,我们准备贷款买房,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婆婆病了,医生说治不好,可他偏要治,我知道他没有错,可是一月一月,一年一年,积蓄花完了,还欠了不少钱,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强烈,不关是父母,亲戚,朋友,闺蜜,似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开始反对。

    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在哪里,看着身边的朋友买房买车,要孩子,而我,什么都没有,我的心也累了,也动摇,于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我想,只要他挽留,他求我,我就留下,哪怕吃酸菜萝卜也跟他一起过,可是,他终究还是有傲气的,只是平淡的一个好,就将这段感情画上句号。“眼泪像泉水般,再次印证了女人是水做的。

    “他是不想拖累你呀。“我想起了姚医生和曽函玲说的,社会爱情死于没车,死于没房,死于丈母娘。蔡老师三样都占了!还能怪谁?也许,只能感叹社会的现实吧。

    “我知道,可是只是太晚了?”师母抹着眼泪,哭的更加伤心。

    “好好的活下去吧,这或许也是蔡老师的愿望。”此刻真诚的泪水,已然无法让人在有责备。虽然我还是有些无法原谅,却是再也说不出严厉的话来。

    “可是,他的死终究是我害的,假若我不离不弃,婆婆走后,我就能成为他活下去的理由,可是,可是我却选择了离开,是我害死了他。“师母情绪越来越激动,她趴在墓碑上毫无掩饰的痛哭起来。

    将近十年的感情,根本不是几十分钟就能释放的。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即便是有苦衷,但是,回头,已然逝去,无法挽回!

    “好好活下去吧。“

    风吹的有些凉,雨打的有些冷,活着的人,必须迈开步伐,前面还有等着我的伙伴,我不想失去他们,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们,哪怕,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小菲,小兰,茉莉,阿彪,艾琳,凌五,猴子,胖子,阿伟,吴杰,凌娜,这些被钉在死亡日记本上的人,我要拿什么去拯救你们?

    前路风雨飘摇,一无所知,死亡的气息却是如此浓烈,但是为了大家,我必须先走,没有路,那就踩出一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