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26.第26章 师生矛盾

    “你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讨厌别人恋爱吗?想知道吗?”姚医生凑过来神经兮兮的说道。

    “不知道。”

    “我听说她就是因为高一的时候,被自己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甩了以后,性情大变,于是就去当了学生会长,处处跟情侣过不去。”姚医生一边说,一边贼兮兮的笑。

    姚医生虽然这么说,但是到底也没感觉曽函玲怎么破害情侣。随后大概是无聊,又或许是姚医生对曽函玲极度不满,几乎是把曽函玲的所有八卦都走了一变。

    “叮铃铃——“随着铃声响起,沉静的校园也变得喧闹起来。

    “翔子,你的病怎么样?医生,他的病怎么样?不要紧吧。“张慧跑了进来,一股脑乱问。顿时姚医生瞪着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他压根没病。”姚医生语气很是不满。

    “没病啊,原来是不想上课,装病啊。”张慧摸着脑袋,一副恍然大悟。

    “谁装病?谁?”会长曽函玲一把做起,拉开帘子看着我。眼神冒着凶光,似乎要把我吃了。好吧,张慧你是有多坑人!

    “没有,哪有,会长,你想多了,陈翔她感冒了,你看这脸,精神多不好?翔子,你要吃什么,我去帮你买。”张慧看着会长又躺了下去,似乎觉得自己骗人技术好到家了。其实只是会长不想抓小姨班上的人。

    “你回去吧。”强忍着心里的气愤,看到张慧,现在我就忍不住拿把锄头挖个洞把她活生生的埋了。

    “还早了,呵呵,才刚下课。”张慧显然不以为意。就在这时,小班出现在门口,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张慧一眼。

    “张慧,你在这里干嘛?”小班严肃的说道,原本青春靓丽的小班,生气起来,还真有点容嬷嬷的味道。

    “我,我就路过,顺便看看,我先走了。”张慧偷偷的挥了挥手,随后又像一阵风跑了。看到张慧离开,小班严厉的眼神落在我身上。

    此刻没有责备,看来浅语是真请了假。小班刚进来一会儿,小菲也风风火火的跑来了。看到小班,先是一愣,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大方的走了进来。

    气氛很尴尬,只有姚医生眼神游离的四处打量,似乎没看明白什么回事。

    “玲玲,你没事吧。”小班坐在曽函玲床头,似乎是放过了我们。

    “没事,就是感冒了,变天,没注意。”曽函玲有些尴尬,一点也没有了学生会长的霸气。

    “没注意,没注意,你到底是第几个没注意了?”小班捏了一把曽函玲的腮帮。

    “疼,疼——小姨,这么多人看着了。”曽函玲不满。

    “翔子,茉莉怎么样。”小菲附过身来,虽然穿的多,但是距离太近,一股女孩子的特有的香气让人有些冲动。虽然很不想说,小菲是我春梦里的第一个女人,此刻她凑个来,过往梦里面那些了乱七八糟的画面疯狂的闪过。

    “没事,打点滴,睡下了。”我指着窗帘深吸了一口气。

    小菲也就准备去拉开窗帘,看茉莉。我一把把小菲拉了回来,小菲看了一眼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手。

    “会传染的,你一向抵抗力差。”我提醒道,小菲虽然不怎么会感冒,但是一旦有人感冒,她一接触,准被传染。

    以前我们十多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人感冒了,她都特别照顾,结果每一次都传染,等病号好了,又的转过头来照顾她。

    “没事的。”小菲不以为然的说,以前我们劝说她她也这样说,最后还不是又传染了,所以我不肯放手。

    “得了,戴口罩吧。”姚医生似乎看不惯了,丢了一个口罩过来,小菲带上口罩,又拍了几下我的手,我才放开。

    茉莉睡得大概也不安稳,小菲一摸着她的手,她也就迷糊的起来了。

    “你,你怎么,怎么也来了,会传染的。”

    “没事,我带了口罩。感觉怎么样?“

    “好,好多了。“

    小菲和小班都在哪里关心病号,不过曽函玲显然不怎么老实,总是顶嘴,有时候还动手,看来不是老妈终究管不住女儿。

    “好了,我去上课了。“时间不早了,小菲摸了摸茉莉的头,退了出来。

    “翔子,你也去上课。“小班也停止了数落曽函玲,倒是严厉的命令起我来了。

    “我要陪茉莉看病。“如此冷厉的口气让人很不舒服,老师心里难道就只有学习吗?就不能关心一下学生的身体健康,心理上有没有问题?就不能像蔡老师一样?

    “你,你连班主任的话也不听了吗?“

    “我记得我有请过假。“除了命令还是命令,小班,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批。“小班也是怒了,声音有点大。

    小菲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不要顶小班,但是心里仍旧不舒服,依旧坐着不肯走。成绩,心里就只有成绩?成绩好了,班主任评比就能拿奖对吗?

    “我,我,没事,咳咳。翔子,你去上课吧,我一个人没关系。”茉莉小声的说道。

    “听见没有,苏茉莉都说没事了,快去上课,马上就要月考了。”小班更加严厉的说道。

    “学习成绩有那么重要吗?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我也有些生气,站起来大声吼到。若是像书呆子那样死掉了,考第一,又有什么用?

    “你,你——”小班伸出手,指着我的鼻子,小菲赶忙把我又按在了凳子上。

    “班主任,翔子不是故意的,他是太担心茉莉了,你别生气。他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他肯定也知道错了。“小菲堆着笑脸给小班解释起来。

    “叮铃铃——”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气氛也尴尬起来,好一会儿,小班才叹了口气,气冲冲的走了。小菲朝我挥挥手,也跟了上去。

    “哟,你倒是牛掰,连班主任都敢顶撞。”姚医生幸灾乐祸的说道。

    “水快没了,配药。”我没好气的提醒,做医生的能不能有点自觉。姚医生看了一眼,确实没多少了,也就去配药,等她配好药,刚好换药。

    “这一瓶打快一点,刚好下课。”姚医生自言自语的说道。

    换好药,她有歪着脑袋冲我笑,仔细看姚医生,也挺漂亮的。如今她穿的还是制服,又添了不少制服诱惑。

    “你能不笑吗?“我不满的说道。漂亮是漂亮,脑袋有问题啊!

    “我笑我的,碍着你什么事。“姚医生捂着嘴,笑的更欢心了。

    “喂,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看到姚医生,真心的很鄙视。我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这么恶心的。

    “问吧,除了年纪以外,其他好说。”

    “你是不是走关系进来的。”

    “你这是什么话。”

    “哈哈——”那边传来曽函玲的笑声。

    “笑个屁,我可是正牌大学毕业的,要不是因为胆小,不敢动手术,也不会来这鬼学校工作了。”姚医生嘟着嘴巴,很不满,不过这副模样证明这丫内心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哈哈——”姚医生这么一说,曽函玲笑的更加欢心了。

    “还笑,在笑,我一针扎死你。”姚医生拿起针桶威胁到。

    “黑心肠庸医。”曽函玲也不甘示弱的骂道。

    “你信不信,我真扎你了。”姚医生拿起针筒晃了晃。

    “行了,别吵了,没水了。”曽函玲指着吊瓶说道。姚医生看了,才拿着棉签走过,拔了针。拔了针以后二人又嬉笑着小打小闹起来。

    二人打累了,也就靠着桌子坐下来。曽函玲看了我一样,脸色也冷了下来,似乎对我很有意见,不过想想也是,我顶撞了她小姨,能喜欢我才怪。

    “你小子,是个刺头,你以后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总是欺负我小姨,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曽函玲威胁到。

    “她都知道来看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下我。”我不满的说道。都是老师,差别为什么就那么大??就不能为学生着想一下?就不能尊重一下学生的自由?

    “理解你,你丫照顾女朋友,我小姨没抓你早恋就算好了,你还有理了。你躲什么,还有,你和那二个女孩什么关系,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男的脚踏几只船,你要是敢脚踏二只船,我保准你在三中混不下去。”曽函玲一阵劈头盖脸,手脚并用好不热闹。姚医生捂着嘴,越笑越开心。

    好吧,我承认这一刻我几乎被曽函玲打出了心里阴影,考虑过要不要暴起揍一顿她,不过在考虑多方利害,以及冷静调控情绪后终于回归平静,好吧,这二个女人基本上就是疯子,我敢打赌,她们绝对嫁不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