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15.第15章 失乐园

    略显悲伤的坚强,字字斟酌在男人心坎。医院里面人那人往,好不热闹。

    “又来看你妈了?”夏护士笑着跟蔡老师打招呼,夏护士算是医院的护士花,人长得很漂亮,一脸笑容,宛如春天的阳光,温软病人的心。

    “恩。”蔡老师点点头,神情很是疲惫,熟话说,久病无孝子,蔡老师虽然极度孝顺,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压力太大,精神也有些不太好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吧?”夏护士盯着蔡老师,她虽然是护士,但是也很上进,看了很多医学书籍,自然也懂很多。

    “没事,就是没睡好。”蔡老师勉强的笑了笑,但是这个笑容显然有些为难,看起来很是别扭。

    自从母亲病了以后,原本幸福的家庭就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一来工资并不是很高,二来,持续的治疗费用也让这个家庭矛盾越来越多。蔡奶奶病床外,二个护士交头接耳聊天。

    “蔡老师真的可怜。“

    “是啊,反正一把年纪了,还不如死了,免得拖累活着的人。“

    “别说了。“其中一个指着不远处走来的蔡老师,二人才低下头,端着药品迅速离开。蔡老师推开房门,看见病床上虚弱的母亲。

    “儿子,是你来了吗?“蔡奶奶虚弱的声音响起,这显示着她身体已经很差了。

    “妈,是我,我给你来了你最爱吃的橘子,我给你剥。“蔡老师堆出笑脸,拿着橘子开始剥皮。

    “扶我起来。“蔡奶奶挥挥手,手上的输液管特别打眼,映衬着骨瘦柴啉的手,手上血管有很多点点,密密麻麻。旁边的仪器显示着病人的健康状况,滴滴滴!一条条波浪线仿佛就像是人生的起起落落。

    蔡老师拿着一个枕头放在床背后,扶起母亲做好,又去剥橘子。

    “马上中秋了,真想给你弄一桌好菜,哎。“蔡奶奶叹了一口气。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以后,如今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厨艺,如今连这么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悲哀啊。护士门经常聊天,她自然是听到耳里,她们说的也对。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自己儿子倔强啊,她也提过放弃治疗,没想到儿子以死威胁,她想,反正自己身体不好,说不定一下就死了。

    可是这残缺的身体,为什么就这么顽强了?想死的时候,又不能死,也是一种悲剧啊。

    “妈,没事,等你好了,在给我做一桌好菜,我最喜欢你做的红烧鲤鱼了。“蔡老师将剥皮的橘子掰成一瓣一瓣,递给蔡奶奶吃。

    “妈妈能能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我很骄傲,只是还有最后一个愿望,希望你能答应我。“蔡奶奶吃着橘子,忍不住又咳嗽了一下。吃东西如今已经不再是享受了。

    “妈,你说,我一定想办法。“蔡老师摸着妈妈的手,很是温柔。

    “儿子,你让我死吧,反正也治不好,活着,受罪。“蔡奶奶又何尝舍得死,都还没有看到孙子出世。

    “妈,你别这么说,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我,相信医生。“

    “儿啊,妈求你了,我这一辈都没求个人,你就答应我吧。“

    “不,不要。“蔡老师把脑袋埋在母亲手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好好活下去,妈会在天上看着你的,答应我。”蔡奶奶摸着蔡老师的脑袋,眼泪也忍不住滑落脸庞。

    好半天,蔡老师才抬起头,深情的看了母亲一眼,点点头。蔡奶奶笑了笑,随后颤抖着手,拔下了输液管,静静的躺着。

    看着母亲安详的慢慢睡去,随后呼吸越来越弱,最后仪器上跳动的滴答声终于变成了一条水平的直线。他明白,母亲已经离开他了。

    他抹了一把头发,木讷的站起来,来到楼梯间,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曾经他一直这样教导学生,不要害怕困难,只要坚持往上爬,成功就会等着你。

    “不好了。403号病人去世了。”

    “你说的是蔡奶奶?”夏护士紧张的问道。

    “对,刚才他儿子还来看过他。”

    “不好,谁看到了蔡老师,你们看见没有?”夏护士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大家都摇摇头。

    坐在天台上,蔡老师捂着头,想起过去母亲的一幕幕,眼泪忍不住往下掉。父亲去的早,母亲一个人拉扯自己长大,各方面都没有输给其他双亲家庭,可见她有多艰辛,所以蔡老师一直发誓,一定要好好孝顺母亲,怎奈,子欲孝,母不在!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原来是茉莉唱的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啊。“蔡老师深吸一口气,母亲死了,老婆走了,生活似乎在也没有了留恋,也许死了就解脱了。

    他站起身来,觉得只要往下一跳,所有的一切都解脱了。

    “儿子,不要。“耳边似乎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明明答应母亲要好好活下去的。不能死啊,他摇摇头。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顿时一阵猛烈的风吹过来。

    “蔡老师,你别想不开啊。“夏护士吼道。蔡老师一个踉跄,栽了下去。

    “蔡老师,不要啊。“夏护士冲过去,伸出手,仿佛这样就能抓到蔡老师一样。

    “碰——“啊!死人啦!医院门口传来尖叫身,随后几个穿白衣服的医生冲了出来,将蔡老师围住。

    只见蔡老师嘴巴鼻子里面溢出鲜血来,手肘和膝盖骨头翻出来,鲜血溅了一地。

    “哎,不行了。”

    “他好像要说什么。”几个医生摇摇头,显然医生也不是神啊。

    蔡老师的手指抖动了几下,嘴唇慢慢挪动,没有人听得清他在说什么。

    “原来,我许过这么一个愿望啊,作为老师,那自然不能食言了。“缓缓闭上双眼。

    血腥的一幕让年轻的护士吓破了胆,都不敢靠近,随后警笛响了起来,从警车里面下来二个警察,一个邋遢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留着短发的女人。

    “张队长,医院不能抽烟。“胡萌提醒道,胡萌长得很高挑,一米七的个子,能让中国很多男人自卑。一声警服很是整洁,看起来英姿飒爽,她眼睛大大的,右眼下面有个字,据说是魅字。

    “知道了。“张队不满的将烟头丢在地上,随后吩咐胡萌啦警戒,他开始去了解情况。

    “死者,男,是个教师,母亲死后,想不开,就跳楼了。前些日子似乎也跟女朋友分手了,社会压力大,打击又多,结案吧。“张队一阵询问,得出了结论。

    “哎,听说是个好老师,好儿子,假如社会能给与更多的关怀的话,或许。“胡萌看着调查报告,伤感的说道。

    “别说这些废话,看看他有什么亲人,可以料理后事吧,这么晚了,马上过节,多晦气。“张队长挺着一个啤酒肚,极度难看,再加上这幅嘴脸,就更难看了。

    “你有没有一点人性啊?“胡萌骂道,开始联系局里面,好在离医院近,也就安排着护士们处理了一下尸体,放进了太平间。

    张队坐在警车里,大口大口的吸着烟,等待着胡萌的结果。

    “他没有什么直属亲人,有一个表舅,一个表兄,反正都很远的亲戚,打了电话他们都说有事,不肯来,他前妻叫王倩,可是已经离婚了,也就不好打扰。“胡萌无奈的说道,人情浅薄,世态炎凉啊。

    “打电话到他们单位去吧,用警局的名义,以弘扬中华美德为纲领,让他们来处理丧事吧,毕竟是正规单位,又有社保,想必也不会太麻烦,赶快处理好,这个中秋,我可不想加班。对了,给你。”张队递了二张一百块的给了胡萌。

    “你这是干嘛?”胡萌疑惑的问道。

    “捐款呗,这蔡老师有单位,自然没什么,可是她母亲,毕竟是家属,学校制度也不可能帮忙安葬,你去跟校长商量一下,让老师学生都捐点钱,团结就是力量嘛,这事也就解决了,是不。”张队长说完去掏烟,发现烟没了,顿时心情又烦躁起来。

    “你的意识是明天你休息,我加班?”胡萌算是明白了什么回事。

    “你不是说我没人性吗,你有,你先上,谢谢。”张队长打开车门,去买烟。

    “混蛋。”胡萌骂了一句,心里倒是感叹,为什么好人不长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