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元古皇尊

82.第82章 黄袍尸傀出动吧

    两者几乎缠绕着,互相扭打在一块。

    只不过,尸体毕竟由于失去了头颅,又失血过多,他肉身施展而出的力量远远比不了正在疯狂暴走之中的李元。

    一拳又一拳,每一次轰鸣,都夹杂着一道爆开的血肉飞溅而出。

    肉身的撕裂,鲜血的飞溅,还有骨骼被生生扳断发出的嘎嘎的破裂声响。

    这一切,落在徘徊于半空之中的金小剑眼中,顿时内心汗毛炸开,整把黑剑发出一阵阵嗡嗡颤抖的战栗轰鸣。

    “主子大人,这修的功法未免太过凶残了吧!”

    同样的,这一幕也被远处的那具正在疗伤的尸傀看在眼中。

    他内心骇然,双目绿芒一闪之下,从一处石板之上越到另一处悬浮着石板之上,转身几步跳跃,就想溜回他自己的坟冢之内。

    这时,李元已然将那无头的尸傀彻底轰成了一滩血泥。

    他正从血泥之中站起,侧身向着后方随意地扫了一眼。

    这一眼刚好落在那正要逃跑的尸傀的妖异的双目中。

    尸傀顿时内心一颤,骇然中,惨叫一声。

    在这惨叫中,一种来自骨子就存在的害怕,油然而生。

    李元在目光扫向尸傀的同时,他眼角的余光也落在了一旁,徘徊在半空之中的黑剑。

    黑剑本身就是金小剑所化,此刻被李元这余光一扫,顿时内心一瞅,此刻的李元看起来太恐怖了。

    “糟了糟了!本大神向来善于察言观色,这李元的目光分明想要生生吃人一般,我怎么现在愣在这里?”

    金小剑心念一动,一连串的乌光从黑剑之上爆出。

    轰的一声,一道乌芒闪过,直奔那骇然中的尸傀而去。

    从血泥中爬起来的李元,整个人几乎全都变成了一片血肉模糊。

    他身体之内的血魔之气,隐隐是在欢呼一般,传出一声声的砰砰轰鸣之声。

    在这轰鸣之声的作用下,李元全身的血肉,是在进行着奇异的脱变。

    这种脱变非常缓慢。

    他皮肤之上的毛孔急剧的收缩,可以隐隐看到,在毛孔急剧收缩的过程中,黏在他肉身之外的血泥,似乎在缓缓减少,好似被他的肉身吞噬了一般。

    这一步的开启,意味着李元的血身凝聚,已然无形之中缓缓展开了。

    李元双目一闪,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弥漫着的血泥。

    顿时,一阵狂笑发出,其身子一晃之下,骤然间冲向那正在跟黑剑弑杀在一起,难分胜负的尸傀。

    尸傀双目绿芒一扫,顿时内心焦急,他桀桀之声发出,本来瘦弱的身躯,顿时轰的一声膨胀开来。

    身高顿时长了两个头颅的高度,身体上一块块肌肉瞬间丰满起来,皮肤外更是长出一层半寸之长的绿毛。

    尸傀在变身之后,虽然肉身瞬间强化攀升了不少,但他的右臂还是聋拉着,其内的血肉只恢复了少许,勉强可以掌控。

    金小剑灵体境一层中期的修为轰轰爆发间,乌光剑芒横扫,倒是将灵体境一层初期的尸傀打的熬熬直叫。

    尸傀还能以肉身加灵力硬抗之下,分不出胜负。

    这一幕,让后续加入战斗的李元,面色一沉,内心更加的惊讶。

    “师尊黄逍遥曾透露过,肉宗是干地底肉身交易的地下宗门,难道眼前这些尸傀就是肉身交易的一部分对象?”

    “如此强悍的肉身,不知道是如何祭炼出来的?”

    “这样也好,尸傀的肉身越强悍,血魔变修炼的威力就会越大!”

    李元内心越想越是疯狂,他的双手凝聚了前所未有的杀机,火球术轰轰不断爆开,一脚一拳间,融合灵力爆出的轰击毁灭之力,带着伤敌十分,自残三分的拼命之势。

    再加上,还有一旁内心忐忑,想要在李元面前争上一份功劳的金小剑。

    尸傀被打的几息之下,顿时哀嚎一声,七窍喷血。

    他变身这具绿毛肉身体内,瞬间传出一阵砰砰之声。

    在砰砰之声回荡的瞬间,其身子骤然间一颤,轰的一声,砸在地面,立刻化作其本来虚胖但阴森的样子。

    “死!”

    金小剑化作的黑剑,乌光爆闪之下,连着三剑,直接将尸傀的头颅砍成了几半,轰然间,一阵花红的血肉爆射而出。

    鲜血飞溅的瞬间,李元整个人又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面目不由自主地狰狞起来,直接狂笑间,杀机弥漫地一扑而上。

    在李元与尸傀弑杀的同时,另一条道路之上的齐狼,却是非常悠闲。

    他身上披着的白袍,完全将它的身影化成了透明,甚至他脚下的飞剑都被长长的白袍下衣给遮掩得好似消失了一般。

    只有一股非常非常微弱的灵力的波动,从他所过的道路之上散发而出。

    在他的四周,那些悬浮着的石板,其上也有几座坟冢存在。

    有一座坟冢的禁制,光芒剧烈闪烁,从其内传出一阵阵轰轰的撞击与嘶吼的声响。

    “血肉祭奠!”

    “看来那具红袍尸傀已然察觉到了人类修士的到来!”

    齐狼内心嘀咕,双眼闪动,暗自在计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而在他的身后,上百丈开外,二师兄林峰之满面温和全无,精致的五官倒还是闪烁着阵阵勾人心魄的光芒。

    他的双目之内一片阴毒之色,疯狂爆闪而起。

    这一路上,他跟踪着齐狼通过的道路,却是危机四伏。

    一共遭遇到了两具灰袍尸傀的攻击,此刻眼见第三具灰袍尸傀扑来。

    他全身灵体境二层后期的修为顿时轰然运转,双手齐齐掐诀的瞬间,脚下由飞剑构成的扇子立刻一颤。

    五把飞剑蓦然间齐齐呼啸而出,在灰袍尸傀还没来得及变身之前,直接四道剑光闪过,将其砍为两半,又生生爆掉了其中的一把飞剑,这才让即使尸首分离还未死亡的尸傀,爆炸成一片血泥飞溅,彻彻底底死绝。

    “该死的齐狼,这才三具灵体境一层中期的尸傀,林某就生生爆掉了两把飞剑,这个代价,要算在你的头上!”

    “你引得这条路,真是狡猾狡猾的!”

    林峰之内心愤愤,低头扫了一眼手中握着的罗盘,双目一凝之下,硬是生生将体内欲将爆发的杀机压下。

    “齐师弟,你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对于这个问题,在他身后,不远处,连着林峰之都没有发现。

    伪装成岩石的五行火灵体,此刻的内心更加的好奇。

    不过,五行火灵体也没太敢靠近前方的林峰之,一是害怕暴露,二是这一路上,实在危险,动不动从哪个方向就冲出来一具桀桀直叫的尸傀。

    由着林峰之在前方,帮他弑杀开道,这一幕,让五行火灵体内心很是得意。

    五行火灵体的得意,林峰之的阴毒,齐狼的算计,李元的异变,还有龙骑的无畏,这些都是远在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坟冢之内的红袍尸傀所不知道的。

    但是,他能冥冥的感知到,有一些出动的灰袍尸傀,已经被这些闯入者灭杀了,而且是彻底的灭杀。

    “再等上一会,我要看看你们能闯到哪一步,如果符合我的心意,你们的血肉和修为自然有资格拿来祭奠。”

    在黑棺旁盘膝打坐的红袍尸傀,内心喃喃,目**森的血杀之气。

    桀桀狂笑之下,双手掐诀,一瞬打在虚空。

    ”黄袍尸傀出动吧!血肉祭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