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元古皇尊

1.第1章 李元

    熙听,真言,无上之言!

    谛听,尊悟,六道始,出于镜!

    开,天语!

    虚无有莲,一朵盛开,开出九色赤红天!

    入始,有道,鸣鸟,万光逆鳞,生非生!

    众生劫,一念言!

    众生苦,一念道!

    众生亡,一念咒!

    这是一个声音,在响起之际,黑夜的天穹之海中,诞生出了一颗颗夺目的星辰,夜空之下的草原,非常静谧,每一个生灵都在聆听,在睡梦中。

    当最后一个声音消散的刹那,有一个酣睡的懵懂孩童身下,缓缓长出了一片六寸长的花瓣,这花瓣好似凋零了生机一般,肉眼看不到任何色彩,随着这花瓣的出现,其后,一瓣又一瓣的花瓣,陆陆续续滋生,一模一样的六寸之长,一出现,就成漩涡之状,疯狂弥漫而起,直至九九八十一瓣六寸长的花瓣,完全开出,刹那间,形成一朵无色花。

    这很美的一幕,却使得这亦是虚无的虚空,都微微战栗,一道,又一道的空间裂缝,凭空幻化出现。

    “哦!真的,这竟然是一朵莲花,那么这颜色,应该是!”这声音似虚无的天穹在低语,睁着半只黑白分明的冥眼。

    这声音在传出后,就徐徐荡漾开来。

    却是好像幻化成了一把小刀,从黑夜的天穹掉下,却在那懵懂少年的双眼上同时割开了两个口子,悄无声息。

    “啊!疼!”

    蓦然间,少年的惨叫与呐喊声跟沸腾的血液一起迸射而出,把身下的莲花染成了黑色,而不是红色。

    整个世界也被染了,却是蠕动的漫天阴郁。

    沉睡中的少年,在疼不欲生的惊骇中,立刻猛然间睁开了左眼,左边被刀割过的流血不止的眼珠从眼眶中一下子跳了出来,连带着右脸颊的右眼,一起滚落而下,一片血肉模糊。

    ......

    “唔,又是这个梦!”

    李元猛地坐起身体,阳光温暖和煦,他的后背却是冷汗淋漓,下意识握紧胸前的项链,感受着其中传递出的清凉,他方才渐渐平静下来。

    不过说是项链,其实就是一颗平淡无奇的绿珠,串着一根普通的细绳挂在脖子上而已。只是因为这是唯一一件跟自己身世有关的东西,他这十几年方才贴身保管着。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草屑,他从草地上慢慢站了起来,立在药田边,双目一扫,仔细查看着里面药草的生长情况。

    看了片刻之后,见没有异常,他便朝山下走去。

    此处乃天岚城西山,属于方家私人开辟的药田,而李元则是方家一名普通杂役,保证药田里的药草正常生长,就是他的职责所在。

    “哥哥,不好了!”

    还没等他走远,一个玉润冰清的少女,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少女碧玉年华,身体窈窕修长,漆黑清澈的双眸充满灵动,瑶鼻娇巧玲珑,皮肤白皙,虽然稚气未脱,但却依稀可见天姿国色。

    只是此时的她,神色中却满是焦急。

    看见这个少女出现,李元一顿之下,赶紧迎了上去。

    “晴雪,发生什么事情了?”

    少女名叫李晴雪,是李元的妹妹,平时十分乖巧。十几年的相依为命,李元更是十分清楚,她此时这般慌张,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果然,少女一来到他身边,其身子都还没站稳,一把拉住他,转身就跑。

    “哥哥,秦大云带着一大群人到处找你,让你马上赔钱,不然就扬言要打断你双腿!”李晴雪边跑边解释着。

    听闻之下,李元目光一寒,拳头瞬间紧紧握起。

    李晴雪口中的秦大云,其实和李元一样都是方家下人,只是和独来独往的李元不同,秦大云是方家嫡系少爷方炎的狗腿子,平日里便呼朋唤友,欺善扬恶,日子不知道过得多潇洒。

    两人此前也没什么交集,但半月之前,秦大云突然叫人让李元去找他,而等到他到的时候,那屋里面却只有一块玉佩。

    当他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秦大云带着一大群人堵着他,言之凿凿斥责他意图行窃,被发现后更是故意打碎玉佩。

    众口铄金,一脸愤怒的李元,顿时破口大骂,但孤掌难鸣,最后被秦大云等人一顿讥讽后,抛下一句话,就是要他限期偿还一百枚下品晶石。

    自从那之后,李元一直就没理这事。

    秦大云这个时候却找上门来,言语中多有暗示,让他把自己的妹妹李晴雪献与方炎,不仅不用还钱,还可以大发一笔横财。

    方炎身份高贵,但性情十分暴戾,且极好女色,以前的贴身侍女,

    在他身旁都没有超过一个月的,也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折磨,个个不是寻了短见,就是精神失常。

    而他这次,更是把主意打到了李晴雪身上。

    幸好方家规矩森严,方炎不敢胡来,否则,李晴雪早就羊入虎口了。

    但栽赃在李元头上的欠债还钱一事,却是在方家的下人中,传的沸沸扬扬,不过众人都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的其中真相。

    这件事,表面上就造成了一个后果,那就是李元在方家下人中的名声极差。

    对于这件事,秦大云可谓是暗自得意不宜,其虽然不敢真的打断李元两条腿,但狠狠揍李元一顿,却是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哈哈,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倒是让我一顿好找!”

    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随即,足足有十几个人从其身后走出,拦在了两人前面。

    李元面色一变,转头看去,同样十几个人拦在身后,前后包围,将他们两人堵在中间,神情中满是戏谑。

    “怎么着,李元,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众人让开一条通道,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慢慢走来,倒三角眼里满是嘲弄的神色。

    而在他的手上,则是拴着一条狰狞可怖的凶兽,对着李元二人嘶吼不止,看上去分外狰狞。

    这凶兽乃是灵兽中的一种,叫做灵狼,样子看起来和普遍的狗差不多,现在的它,还只是幼体,所以可以被普通人牵着跟遛狗一般,但它性情极为暴烈,在方家伤了不少方家子弟和杂役,但却是方炎最喜爱的凶兽,众人也只得忍气吞声。

    “秦大云,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元把李晴雪护在身后,紧紧盯着秦大云,眼角余光却不住打量着四周。

    “我想干什么,你很清楚,也劝你最好识时务,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秦大云说着,侧头盯着李晴雪,眼中一抹淫邪,一闪而逝。

    李晴雪宛如一直含苞待放的鲜花,娇艳欲滴,让人垂涎。

    再一回头,看向李元时,秦大云顿觉其碍眼无比了。

    其冷笑中,蓦然一挥手,众人立刻捏起拳头,纷纷狞笑中,一拥而上,也不管李晴雪,只是瞬间围住李元,一顿拳打脚踢,下手极狠。

    李元目露凶光,一脸的愤恨,但根本没法反抗,只能死死咬紧牙关,勉强挡下了一两个拳头,随即便被更多的拳影淹没,再无招架之力。

    不一会儿,他便被打得鼻青脸肿,不得不蹲在地上,用手护住要害。此时的他,肚子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但依旧咬牙之下,倔强地没有喊叫。

    “你们住手,快住手!”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哥哥吧!”

    “求求你们了!”

    李晴雪双眸顿时一湿,其银牙一咬,小嘴轻颤,在人群外面,焦急而无助地叫喊着,由于叫喊无用,就冲上前去,试图用两只小手推开动手的众人,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却根本无济于事。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李元一直没有吱声,众人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秦大云也有些奇怪,分开众人,冷眼盯着一动不动的李元,眉头微微皱起。

    李元虽然只是一个杂役,打一顿没人会管,但若是出了人命,事情一旦闹大,就不好收场了。

    不过,李元不会这么不经打吧?

    他立刻蹲下身子,抽出食指,慢慢探向他的鼻间,秦大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其余众人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中,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心里七上八下。

    突然,躺在地上的李元,猛地睁开眼睛,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一大捧尘土,一甩手间,出其不意地狠狠洒向四周。

    众人没有丝毫防备,纷纷中招,眼睛里进了沙子,个个狼狈至极。

    而李元趁着这个时机,蓦然间,拉上李晴雪,就使上了十二分劲,嗖的一声,好似化作一只离弦的利箭,刹那呼啸中,飞奔而出。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带着李晴雪来到了一处荒芜破败的小院。

    这里平时一般没什么人来,地点偏僻,所有少有人过往,也就不大有人会知晓,他们是躲到这里。

    秦大云那些人一时之间追不上,李元看了看安然无恙的李晴雪,深吸了口气之后,紧绷的心神,才慢慢放松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怪吼,之前秦大云手上拴着的灵狼不知何时已然追来,其冲进小院之后,两只狼眼顿时爆出两道寒芒,其狼身,猛然暴起,直向李元扑来。

    “天哪!哥哥,小心!”

    李晴雪发觉之后,猛地大吼了一声。

    李元见识不好,急忙闪避,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击,但其仍被灵狼伸出的利爪,一掏之下,扑倒在地,胸前的衣衫刺啦一声中,瞬间被撕掉一块,与此同时,有一股腥红的鲜血,直接顺着他的前胸流淌而下,期间,更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在这一瞬间,李元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内心极为苦涩,但双目寒光一闪之下,连忙起身,在这刹那间,其额角密布豆大的汗珠。

    他深吸了口气之后,右手迅速探出,从腰间慢慢拂过,拽出一把银光锃亮的匕首。

    灵狼呲牙咧嘴中,嘶吼了一声,再次冲来,李元的双目一颤,不过其内心却是起了一股浓重的杀机,他握着匕首,身子骤然间也飞扑了上去。

    只见,灵狼一口咬在了他的左腿之上,死死的咬着不放,东甩西甩,还呜呜乱叫!

    而,他的匕首,也同样扎向对方。

    这就是一瞬间的事。

    待到他明白过来时,这才发现自己匕首刺了空,而那灵狼却是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左小腿不松口。

    一股剧痛似被电击一般传入身体之中,他钻痛中惨哼着大叫起来,此刻,其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像一条条青色的小虫,攀爬中,显得极为狰狞恐怖。

    然而此时灵狼已经凶性毕露,若是不能及时脱身,恐怕真的会有性命之忧。

    脑海中迅速掠过这个念头,他不顾身上的疼痛,猛地起身,双手拼了性命一般,死死的阖上灵狼的血盆大口,更是内心一横之下,猛地敞开大口,死命一口,直接就咬到了其脖颈下方的大动脉血管之上!

    顷刻间,鲜血乱溅,他的脸颊,瞬间被鲜血浸湿。

    “呜——”

    灵狼咬着他左腿的血口,顿时一松,随即,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也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极力挣扎。

    但,他也不知道从身体里什么地方爆发出的力量,竟硬生生将灵狼死死压在身下。灵狼扑腾了几下,动作越来越小,最终竟是再没声息!

    死的,死不瞑目!

    良久,李元一直保持着撕咬的动作,一动不动。但,他脑中却是,仿若开了锅一般,嗡嗡直响,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竟然杀了方炎最喜爱的灵狼!

    偌大的方府谁不知道,方炎可是把这凶兽当成了宝贝,每天吃的东西,就是李元一年的工钱也买不起。

    这要是让人知道,李元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没人可以救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