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第671章 过渡的挺好

    有首歌是这样唱的:

    爱了也好,恨了也好,乱了也好,散了也好,只想问我对你好不好。

    来了也好,走了也好,疯了也好,痴了也好,其实你给我一点也不少。

    我们都太骄傲,太在乎谁重要;比较那付出,只有增添了煎熬。

    其实我愿陪你耗到老,和你哭又笑就好。

    进入了婚姻少了风花雪月,多了爱要慢慢嚼,慢慢嚼,慢慢嚼……

    偌大的床上,毕月和楚亦锋面对面的躺着,不过今天他们中间隔着两个孩子,他们爱情的胖结晶们。

    楚亦锋会小心翼翼观察毕月的脸色。

    刚才媳妇哭了,一把推开他跑卫生间去了。

    而他被两个孩子绊住了脚。

    孩子们都慌了,麻麻怎么哭了?可想而知,他比孩子们还慌神。

    等他媳妇从卫生间出来,除了眼睛红了些,最可怕的是看不出生气了,该怎么着怎么着。

    楚亦锋真心觉得,毕月不如跟他又喊又闹呢,这也让他心里太没底儿了?

    没底儿到不敢提要求,不敢送孩子们下楼,不敢不依着毕月,不敢像一进屋似的耍无赖往媳妇怀里钻。

    总之,敌不动我不动。

    台灯关了,屋里刚变黑那一瞬,楚亦锋伸长胳膊隔着俩孩子够毕月,拽到被头往上提了提:

    “媳妇,晚安。”

    “嗯。”

    ……

    冬日的早上五点多钟,外面天还略黑着。

    毕月起夜坐起身,拧开台灯一瞧愣了:她儿子呢?儿子他爹呢?又赶紧看卫生间,那里也黑着呢。

    等她披件外套小心翼翼打开卧室门时,就看到了走廊里站着的爷俩。

    楚亦锋身上的衬衣乱七八糟,睡裤还有一条腿在膝盖上卷着,光脚穿拖鞋。也不嫌冷。

    他在抱着小龙人慢慢晃悠着身子。

    孩子的身上裹着毛毯,毛毯都快要拖到地上了。小家伙看起来已经趴在爸爸的肩膀重新又昏昏欲睡了。

    那爷俩就那么彼此依偎着,大男人抱着小小男童。

    男人似是在安抚孩子放心睡吧,有爸爸在呢,还歪侧头和孩子贴了贴脸,摸了摸小龙人的头。

    不知为何,毕月觉得昏黄灯光下这一幕,特别感动她。

    她装作从未出现过一样转身回了屋。

    等一个半小时后,一家四口的房间彻底热闹了。

    这个大叫着喊:“***妈,内。”毕月赶紧给闺女泡奶粉。

    那个拉了尿了还咯咯笑,楚亦锋赶紧给扛卫生间收拾。

    年轻的一对儿父母,此刻双双没有在外人面前的光鲜亮丽,穿着随意,头型随意。

    他们也很勤快,争着抢着,有条不紊的伺候俩小祖宗。

    梁吟秋进来都有种插不上手的感觉。

    毕月还听到楚亦锋,在对尿尿的儿子教导道:“它叫小鸡,小鸡咕!也叫牛,小牛,哞!”

    她一脸无语的摇晃奶瓶。这不是混淆孩子思维吗?

    结果洗的香喷喷的小男娃,头顶个大包,他又姐老大他老二了。横着走路费劲巴力挪到毕月面前,对他妈妈大叫了句:

    “汪汪!”

    毕月当即没心没肺的笑出了声。

    等楚亦锋做好宝宝们的饭上楼时,就看到毕月在扒他儿子怀里的皮球,正打着商量呢:

    “这不能咬。乖,听妈妈话,也不能抱。都是细菌,吃了肚里长虫。踢的,这么踢,你看妈妈。”一使劲,拖鞋甩到楚亦锋脚边。

    毕月单脚独立,无辜的瞅着小龙人。

    楚亦锋捡起他媳妇拖鞋给扔了回去,就觉得毕月可笨了。

    二话不说,他从孩子后面俩手夹起,给提的高度正好是孩子的脚放皮球上,他就开始架着孩子移动踢球。

    “哇,飞起来了。”

    小龙人在爸爸怀里嘎嘎嘎笑的不行。

    几次来回走廊屋里带球奔跑,等楚亦锋再让孩子重新自个儿玩时,只看小胖娃砰一脚就给球射了出去。小家伙也终于明白不是抱着,是踢,这么踢。

    毕月看着一愣一愣的。抿抿唇,她闺女呢?

    她也架起头戴蝴蝶结还沉醉在自己美貌里的小溪,如法炮制。

    饭桌上,俩胖娃娃四只小胖手紧忙活开始了。

    小溪一巴掌就插在了饭碗里,掏起就往嘴里送。

    小龙人含蓄一些,用手指抠,嗦的手指啧啧出声。

    俩小人不愧是龙凤胎,又同时放弃粥碗,拿起喷香的土豆饼就咬。

    楚亦锋一脸幸福。

    他愿意做饭就是为了看这一幕,就觉得费心思做饭根本不辛苦:“爸爸做的好不好吃?”

    俩小娃不搭理他。

    他还厚脸皮对对面的毕月笑道:“等什么时候咱闺女儿子能给我竖大拇指了,咱俩也算熬出头了。”说完给他媳妇也夹了一筷子菜。

    毕月看孩子们的眼里充满笑意,点了点头。

    楚老太太和梁吟秋对视了一眼。瞧瞧,就这么好了。所为说,得亏她们这些外人没瞎掺和。

    楚老太太甚至在大家伙都笑呵呵时,她还叹口气:唉,夫妻夫妻,都是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不能太计较。白瞎她这一宿都没睡好。

    ……

    毕月在外人眼中又开始不敬业、很低调了。

    她从俩宝整一岁那天开始,每天只去公司三个小时,要么一上午要么一下午。精简一些非常重要必须得她本人处理的事情。

    本来到了年根底儿,各种会议,各种商业性聚会特别多,她却几乎没怎么露面。

    先是孩子们过生日这天,她出乎楚亦锋意料去而复返,挽袖子道:“做蛋糕呢?他们能吃吗?”

    “不能。今儿去你家,咱大家伙吃。”

    “他们过生日就瞅瞅啊?闻个味儿?”

    “对。”

    毕月笑了。

    楚亦锋瞟了眼笑意暖暖的媳妇,用下巴一点:“打仨鸡蛋。蛋清蛋黄分离。”一错眼的功夫又急道:“嗳?那盆是湿的,你得用这盆。算了,那鸡蛋留着炒菜。”

    毕月笨手笨脚在帮忙。

    没一会儿厨房里,男人又嫌弃女人搅动没力气,撵她进屋:“你别帮倒忙了。”

    女人骂男人:“你怎么那么事儿。”

    他们做好了蛋糕,又拎着一堆东西抱着俩穿皮草大衣的娃娃们去了毕家。

    这迟来的说到就到,毕家热闹了。

    俩宝过生日这天,毕家新买那大号圆桌上有蛋糕,有锅子,有十个菜,有茅台。照相机没事儿就咔咔两声拍几张,龙凤胎撒着欢的指这个要那个人来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