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第642章 谁是谁的玩具(大章)

    毕家小院儿,连着客厅的那个卧室里传出毕月的低喃:

    “噢,不哭不哭了。瞧瞧都给我们哭冒汗儿了是不是?妈妈这不是回来了吗?哭啥?小可怜样儿吧。”

    毕月抱着女儿满屋子乱晃悠,哄着宝贝睡觉。

    楚亦锋模仿毕月的样子,抱着他儿子在后面跟着。抿了抿唇后也开口说道:“一个男孩子那么爱哭?哭瘦二斤吧?来爸爸看看,气性还挺大。你姐是显性的,你是隐性的,一个个都是臭脾气。”

    刘雅芳趴在她那屋窗口探头望,望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我不管。他俩自个儿哄去吧。”

    “人俩人也没让你哄。痛快睡觉。”毕铁刚将他茶杯里的茶叶沫子倒在脸盆里。

    刘雅芳继续嘀嘀咕咕道:“哼,反正我今天是不扯他们。一天天赶上给我生的了,啥玩应呢。哭也不管,换尿布自个儿整去。”

    “快别磨叨了,离开谁地球都照样转悠。”

    躺下了,刘雅芳又忽然一叹:“唉,也不知亦锋会不会换尿布,行不行?要不然一宿起来四五次,遭罪的还是大妮儿。”

    毕铁刚彻底烦了,翻个身给他老妻后背看:“我看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放心你去吧!”

    刘雅芳这才不吱声了。

    夜晚的毕家小院儿很静。

    没一会儿的功夫,毕晟那屋的灯先灭。小舅舅的心里话:可要累死他了。

    毕成拿着脚巾擦完了,将一页没翻看的外语工具书往枕头下一塞,也将台灯关了。

    然后是父母那屋传出毕铁刚震天响的呼噜声。

    刘雅芳侧躺着,在夜色中露出一脸嫌弃。她现在都不习惯回自个儿屋睡觉了,膈应死孩子他爹的呼噜声。

    最后才是毕月拍孩子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微张着嘴睡的呼呼的。

    楚亦锋放轻动作给毕月搭上毛巾被。

    心疼了,今天要累死他媳妇了。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两边的婴儿床,这才关灯。他也挺累,坐的硬座回来的,这时候才算直直腰。

    楚亦锋没过一分钟就进入了深度睡眠。只不过感觉没睡多一会儿就……

    “哼唧哼唧。”小龙人醒了。

    楚亦锋耳朵一动辨别出声来源,腾的坐起迅速下床。在黑暗中一手摸他儿子屁股,一手放在唇边:“嘘!”然后才开始笨拙的换尿布。

    大概是这嘘声太奇特了,跟姥姥和妈妈的不一样,很少在换尿布时会哭的男娃娃睁开了眼睛,慢慢咧嘴,刚要哇哇表达悲伤,楚亦锋一把将小龙人抱起。

    连个灯都没开,像是练过凌波微步似的,一晃神就瞬移进客厅。

    男人大掌轻抚有力,蜷缩着身体来回晃悠,用着气息趴他儿子耳边轻哄:“爸爸,是爸爸。小龙人不哭。小龙人是我的乖儿子,跟爸爸很好是不是?爸爸带你游山玩水过,记不记得啦?”

    半夜三更,楚亦锋哄儿子哄的,越说越邪乎。

    小龙人换好尿布刚睡熟,小溪又开始哼唧上了。楚亦锋颠儿颠儿再跑到小溪那,如法炮制,凌波微步干脆移出去换尿布:“爸爸的小公主,爸爸的乖闺女,谢谢你让我当爸爸。”等等一大堆,变身话痨。

    这第一次龙凤胎醒了,楚亦锋还不知道是几点,就知道毕月没睡多一会儿,不能吵醒她。孩子们也不是饿的事儿。

    他两个哄完后,感觉自己又没睡多一会儿,这咋哼唧声又出来了呢?

    黑暗中的房间正在表演快进模式。

    小龙人,小溪。小溪,小龙人。换尿布轻哄,哄完轻拍。

    三点多钟,楚亦锋这次小心翼翼解开了毕月的睡衣,给他媳妇俩胸释放出来。

    再小心毕月也醒了,只是哑着声音没睁眼,迷迷糊糊道:“娘,几点了?”

    楚亦锋先将儿子放在毕月的身边,毕月非常自然的搂住就喂,整个动作如同青云流水般流畅,仍然没睁眼,整个儿人是懵的状态。

    儿子完了再闺女,小溪根本不饿,咬着玩了一会儿就睡熟了。咬的毕月微皱了下眉头嘟囔道:“娘,抱走吧。”

    楚亦锋把俩宝安顿好了,这才轻手蹑脚的重新爬上床。手背搭在额头上,眯瞪过去前,他心里装满对丈母娘的感谢。

    有些事儿无须多问了。

    就媳妇这本能表现,可见丈母娘为了让人家闺女也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一宿得起来多少趟,白天还得看孩子。

    毕月在五点多钟浑身倍懒的翻了个身,全身像是要散架子了似的,迷迷糊糊中还问自己:怎么胳膊腿儿这么疼?啊,对了,楚亦锋回来了,楚亦锋……瞬间睁眼。

    毕月瞪眼看棚顶,愣神几秒后,又想起一事儿。她一宿没醒?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慢慢转过头看向身边,旁边躺着一位四仰八叉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可就这一眼,给毕月吓的嗖的坐起。

    楚亦锋声音里充满浓浓的睡意,微眯眼睛看毕月:“几点了?”

    “楚亦锋,你这是什么啊?”

    媳妇太惊讶了,发生啥了?

    楚亦锋双手搓了搓脸:“怎么了?”自个儿也爬了起来。

    发现毕月瞪着大眼睛,手指指他****,低头一瞧,楚亦锋非常随意的往下撕身上的胶带。

    他的身上用胶带绑个小号奶瓶,奶瓶里还有点儿水,打了个哈欠,用气息告状:“咱闺女太难哄了。她怎么的?不叼着你那睡不了觉啊?这可不行,不能惯着那毛病。媳妇你……”

    毕月手指又换了个方向指,指她儿子婴儿床,声音里充满了不确定:“那是喂儿子的?”

    “嗯,那臭小子比他姐强点儿。”楚亦锋说完就下地,穿着拖鞋挨个宝宝视察了一遍。

    毕月张着嘴半跪在床上望着。

    儿子的婴儿床上方横放个木棒,那木棒两端被绳子固定在床上。

    那木棒,是她娘拉窗帘用的。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儿子脸部的上方吊着一个奶瓶。

    楚亦锋此刻也正在给毕月演示,显摆道:“你这么一扒拉,那奶嘴正好到咱儿子嘴边,他就不用哼唧了。你换完尿布就完事儿。”

    毕月无语道:“真准。你丈量过?”

    “对啊。”

    ……

    爸爸回来了,宝宝们开启了全新的体验感受。

    毕月拿着包子边吃边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身后是拿筷子的刘雅芳,还有端饭碗喝粥的毕晟。

    楚亦锋头都没回,眼里只有他闺女儿子,还振振有词告诉大家:“他们睡一宿觉会很累。”大家都听懂了,意思是等人家回部队了,他们也得这样。

    “第一节,伸展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第三节,肩关节运动,预备开始。一二三四……”

    龙凤胎躺在大床上,被爸爸摆出一模一样的动作,他们吃饱喝足又开始新的一天玩耍了,尤其是一睁眼就有人陪玩,高兴的直蹬几条小胖腿儿。

    他们是很开心的,但他们姥姥不开心了。

    刘雅芳撇撇嘴,就用正常音量说给姑爷听:“哎呦天儿,这个邪乎劲儿。”

    毕晟端着粥碗浑身打个颤,在毕月身后道:“天吶,受不了我姐夫了。”

    毕月却将手里的包子啃的津津有味儿。好与不好,不能打击爸爸的积极性嘛。

    “楚亦锋,你在家伺候他们吧,我十二点回来喂他们。”

    “第五节屈膝运动……”

    毕月脸色讪讪的转身走了。

    楚亦锋九点钟喂完了俩宝鸡蛋羹,撵刘雅芳,也确实觉得丈母娘不容易:“妈,我自己能行。你手头有什么事儿就去办吧。”

    话音儿刚落,楚老太太拎着小手包也到了,帮着撵:“没事儿。我家小锋昨天喂孩子没看着吗?心细着呢。现在像我大孙子这样的,真的,你闺女有福啊!”

    有福个屁,能帮着带几天?

    刘雅芳笑呵呵道:“那行吧。我要出去给你舅家孩子买套衣裳,再去扯几块布料。我跟你说哈,不行再喂了,撑着可不好。”

    人家楚亦锋也没打算再喂,这可是他亲生的。

    他打算帮宝宝运动完了,自个儿也运动。

    以往都是晨跑,今天他改了时间改了方式。

    望了望外面的太阳光出来了,楚亦锋拖拽抱着一堆东西去了院子。

    先是塑料布扑在院子中间,然后棉被、毯子、床单,他家俩宝的玩具。

    再去冰柜取瓶饮料,递给他奶,让楚老太太也坐在一边。他抱着俩宝这才出来。

    先一手一个,抱着俩孩子练习深蹲热热身,然后弓步深蹲停住,问楚老太太家里这段日子都发生什么事儿。

    差不多身上出汗了,楚亦锋再平躺在院子里,两手将俩孩子举起练臂力。吓的楚老太太喝汽水呛的直咳嗽。

    楚亦锋一脸淡定:“没事儿。”说完才把俩胖娃娃放在地上让躺下。

    老太太捂着心口窝:“你自个儿爱咋折腾咋折腾,你可别吓唬我大曾孙。”

    楚亦锋能放过亲子时间吗?当他是平常人家的爹呢,大宝贝们天天见,他这说走就走,每一天都是倒计时。

    将俩孩子都摆在他的身下,他在俩宝的上方坐起了俯卧撑,每做完一个俯卧撑都会亲他闺女儿子一口,一边脸蛋一下。院子了咯咯咯的笑声一直没断。

    看的楚老太太牙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