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第561章 你是他丈夫?(二更)

    楚亦锋问了几句楚老太太的情况,最后用着质问的语气问他母亲:“天这么热,那怎么还能感冒呢?”

    一句话给梁吟秋问沉默了。

    她哪知道啊?

    她做小月子呢,婆婆直接嘿呀呼哈的叹气撂倒了。她就得爬起来伺候。反正这么大岁数了,也无所谓会不会做下病。这就是上有老下有小不省心的生活呗。

    楚亦锋跟刚进办公室的同事点了下头,这才对电话说道:

    “三点多钟?那个时间毕月还没回家。”这几天毕月跑完关系得定建筑材料的事儿。

    又略一琢磨干脆道:

    “您要是着急去看她,晚上五点半之后吧,直接去就行。”

    梁吟秋一听:

    “小锋,你俩和好了吧?和好就结婚吧。

    我一想都睡不好觉,估计你奶奶也是一股火急病的。

    我给你们找找关系,就按照结婚报告的申请日期办结婚证,这样孩子出生没什么说法。

    你别不着急啊,你得跟毕月多提几遍。”

    楚亦锋心烦,一个个的早想什么了?

    本来刚才听说母亲要去看毕月,心里挺暖,尤其今天还过生日,可一想到……语气瞬间不太好道:

    “行了,还有别的事儿吗?”

    听出儿子不耐烦了,梁吟秋又拐回道:

    “我也不是着急,我不催你。

    你这不是有那个交流会嘛,你爸说会议完事儿,叶柏煊得带着你。

    我给你做了两件衬衣和西裤,不能什么场合都穿军装啊?

    另外给毕月还买了挺多水果,怕放坏了。”

    “知道了。我确实是忙,得空就回大院儿看我奶。”楚亦锋停顿了一下,抿了抿唇,低声问道:

    “妈,那您身体怎么样?”

    一句妈,一句问候,梁吟秋在另一端,握着电话眼圈儿当即发红,心里瞬间百感交集。

    最近发生的事儿太多了。

    她想儿子了,想的心里委屈。

    她想像以前似的,跟儿子说你过生日得回家吃饭,妈给你做好吃的,她现在都不敢命令,她上毕家门去看儿子得问行不行?

    梁吟秋压抑住哽咽,可鼻涕眼泪却无声的流了出来,用手指紧着擦,不想让楚亦锋听见她哭了,只敢回短句子,怕多说话儿子听出来:

    “挺好。”

    “妈,我早上吃面条了,毕月给我做的。”

    “好。”

    挂了电话的楚亦锋就投入到了高效率的工作中。

    他拿着二十几张初稿站在打印机边开始打印,打算在午休后交给叶柏煊。

    只有打发走领导,让叶头别看着他,这样他才能早退去趟私人会所。

    去那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了,跟会所那面的手下多交流几句,定下后天为开业时间。

    后天是休息日,他不能露面剪彩,得找别人干这事儿。

    休息日还能得空拉着老丈人和媳妇去参加开业典礼。就这么定了吧,别算什么良辰吉日,心里不讲究那个,也无所谓什么忌讳。

    至于初稿能不能过?呵呵,二十多张外文,等叶头研究明白了都礼拜天儿了,上哪找他去。下周一再交修改稿的样本。

    楚亦锋在心里给自己分配那点儿可怜兮兮的时间。

    而这一天,一心惦念想早退的不止是楚亦锋,还有坐在会议室里无精打采的王建安,他就差打哈欠了。

    领导在正座上说啊说,王建安也不敢抱着他的茶水杯喝啊喝。

    只能在心里拼命吐槽道:

    屁大的事儿也召集大家开会。一开仨俩点儿,散会发现什么也没说明白。

    眼神扫了一圈儿:这个热闹啊,看着列席会议的挺多,就跟中午食堂吃饭一样的道理。

    一个个占个坑,实际上干实事的就那么几个,他就属于老黄牛之一。

    “建安,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王建安马上菊花一紧,他都不知道说到哪了。得体的笑容回道:“主任,我这没什么要补充的。”心里话却是:有事儿没事儿开个会,会议精神甭理会。

    熬啊熬,王建安熬完了会议又趴在窗台探头向下望。

    看到召集会议的大主任坐着小汽车离开了,他表情严肃的踱步回办公桌前,喝了几口茶水后,对办公室同事说道:

    “老李啊,我家里有点儿事儿,先走了,你在这盯会儿。”

    ……

    在单位还挺有官样儿的王建安,出了单位的范围就不是他了。

    猛蹬自行车的背影,能够看出来其实他也只不过才三十出头。

    王建安着急啊。大主任罗里吧嗦的,多耽误事儿,他在老莫订桌是晚上五点,现在都四点了,还得去百货大楼给媳妇买支口红呢。

    学年轻人浪漫一把,那得配套。

    可为什么是口红呢?

    王建安早就瞧楚亦清抹个大红唇不顺眼了。通红通红的大嘴唇子,亲一口总觉得会中毒。

    再一个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女人的审美。他喜欢媳妇嘴唇是那种天生的粉嫩,而不是这种吓唬人的鲜红,跟吃死孩子了似的。

    猛蹬自行车赶路的王建安,骑车骑的一身汗,他站在柜台前速战速决说道:

    “最贵的是哪个?我要粉色的。没粉的?粉红也行啊!”都走出两步了,又问柜员:“能给我找个小盒小袋子的装上吗?”

    出于昨晚四次累坏媳妇的补偿心理,王建安怀揣着待会儿老夫老妻约会的景象,怀揣他相信能和楚亦清找到处对象感觉的想象,他把自行车当风火轮蹬,尽量调动起早已不在的激情。

    公司门口,有位头戴大凉帽遮挡半张脸的女人,她在和一名四十多岁的门卫攀谈。

    这门卫的妻子跟她是一个工厂的,李春兰也是在半个月前才不经意得知的。

    因为有这层关系,门卫虽然心里挺疑惑李春兰看见小汽车上下来个男人就问“这是谁?”但还是能说的会回答一句两句。

    但什么都事出有因,门卫还是有点儿警惕性的,再是老婆的同事吧,也得差不多点儿,终于在又被问了两人后说道:

    “你是要找谁吗?这么问多麻烦。我这有电话,能给一楼值班室打内线帮你找。”

    俩人正说话呢,王建安拨了下车铃,门卫赶紧解下腰间的钥匙要给开安全拉门,知道王建安心细爱盘查,边解钥匙还边对李春兰小声道:

    “这是我们楚总的爱人。待会儿要问你,你就说是我亲属,我们这地儿不能随便放人。”

    但是等门卫开门了,他刚刚叮嘱戴凉帽的女人却蹿上前,冷静的对王建安说道:

    “你是楚亦清的丈夫?我有事儿要和你说,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说完,眼神清冷的侧头看门卫,脸上早没了刚才套交情的笑容。

    王建安眯了下眼睛,他审视般盯着面前瘦弱的女人:

    “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