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第519章 爱了以后又不觉可靠(一更)

    毕月不知道楚亦锋为什么在喊完后跑走,又跑到了客厅里跪着。

    是在亲身印证她刚才说的那些猜测?

    毕月听到她爹在喊别打了,她站在窗口,也能看到楚亦锋的爸爸抡起木棒,正抽打在楚亦锋背上的景象。

    随后楚亦清就跑进了院儿。

    好像更乱了,也好像终于能结束了……

    楚亦清和王建安从进院儿就一路带小跑的直奔客厅,站在客厅门口,正好看到挺直着脊背跪在那里的楚亦锋。

    楚亦清脚步一顿,嗓子眼里的“小锋”俩字,被她卡在喉咙口处说的支离破碎。

    王建安赶紧冲了过去拦住,一看老丈人那样,抽打几下后是真生气了,丈母娘在旁边拽都拽不住,奶奶只顾着抹泪。

    也是,能不真生气吗?半辈子不会因为家里的大事小情影响工作的人,今天都没上班。

    王建安只能下狠劲地推开楚鸿天:“爸爸爸,您快消消气儿,小锋身上有伤,再说您不让我喊来亦清,亦清来了!”

    毕铁刚也被气的不行,劝道:“可别这样。他有错,我闺女也有。您这是逼着我也打孩子?”又赶紧呵斥楚亦锋:

    “快起来,别跪了,瞅你跪我都闹心!该怎么着怎么着,毕月呢?谈完她怎么没跟你过来?”

    刘雅芳被暴怒的楚鸿天,二话不说就打人的气势,吓的心口猛跳。坐在旁边歪着头,都懒着瞅,一点儿没解气,倒是被气的不像样。

    在她家打什么孩子,吓唬谁呢这是?!

    楚鸿天气哼哼的拎着木棍坐下,将木棍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端起茶杯,抬眼怒视门口的楚亦清:

    “给你叔婶儿道歉!”

    楚亦清抿着唇脸色通红,没看毕铁刚和刘雅芳,也没看她父亲和奶奶,眼神一直落在蹲在弟弟身边的梁吟秋身上,她觉得她没对不起任何人,只对不起她妈。

    王建安没听到动静,回头瞅了一眼,又气又急,来的一路上,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就又犟上了?赶紧表态道:

    “叔婶儿,我给你们鞠一躬,真是对不起。你们别跟她一样的。她是沾火就着的脾气,人不坏,没啥坏心眼,昨个儿也是喝多了。咱今天把话说开了,都是一家人,她当姐姐的还得护着毕月呢。”

    毕铁刚和刘雅芳谁都没瞅楚亦清。他们此刻的心理是,只希望这一家人赶紧走,不用道歉,不要在他家打骂孩子。

    王建安硬着头皮,顶着他老丈人不满他插嘴的眼神,继续道:

    “叔婶儿,她那个人就是爱管闲事儿,备不住是所有当姐的都爱管闲事儿,我家里也这样。你们多担待,多担待。她酒醒了也后悔了,昨天到家一见着我就哭了,后悔的直哭……”

    “王建安,你少胡说八道,你给我闭嘴!”楚亦清不干了,不光脸色通红,脖子也通红,她又气又羞,几步上前,一把拽住了王建安的胳膊瞪眼睛。

    楚鸿天只觉得这一刻脸面全无,他命令女儿道歉都不吱声是吧?脸色铁青站起了身,王建安赶紧一把将楚亦清拽到身后,惊慌道:“爸。”

    “楚亦清,我再说一遍,给人赔礼道歉!”

    “我,爸,我……”

    “好,好你个楚亦清!你不是为你弟弟好吗?”

    楚鸿天两大步上前一棍子下去,楚亦锋疼的咬紧后槽牙。梁吟秋崩溃了:“骂女儿你打我儿子干嘛?你打顺手了?楚鸿天,你疯了!”

    “你给我躲开!”

    楚鸿天一棍子接一棍子的又开始了,这回也不再是闷声抽打,而是用尽全身力气边骂边抽着楚亦锋的后背:

    “楚亦锋,打小你就惹祸,总想着你长大就好了。奔三十了,你到底惹了这么大的乱子!

    想娶人家姑娘?人家没有父母吗?不能求?没长嘴?跟我们连知会都不知会一声。

    你看看今天在医院!

    老百姓是天,没他们没有我,老子跟你丢脸丢尽了。我今天的官职,不是让你跑他们头上作威作福拳打脚踢!”

    刘雅芳眼泪模糊的跑到楚老太太跟前儿,她一直看着呢,可别死她家,可别再出啥茬头,真是要受不了这老楚家了。

    她抢过老太太手中的药瓶,问哆嗦乱颤的老太太:“几片,几片啊?”

    梁吟秋抱着护着跪在那不躲不闪的楚亦锋:“你够了老楚!小锋有什么错?都是我的错。小锋,妈妈错了,都是妈妈错。”

    一下又一下十来下了,楚亦清再也受不住了,哭着上前也扑在了楚亦锋的身前:“叔婶儿我错了!爸,你满意了?那你打我吧,别打我弟弟!”拽着楚亦锋的胳膊,哭成泪人的楚亦清口齿不清道:

    “姐错了,小锋,姐再不骂毕月了。姐给你买婚房了,给你们也订汽车了,我赔礼道歉,你跟我说句话啊。小锋,你别不认姐姐!”

    楚亦锋额头上的汗珠掉地,从进了客厅,他垂着头就一声没吭,就像感受不到疼。

    脑中盘旋的全是在出去玩那几天,毕月笑着跟他说,相信他,他们手拉手约定一起走向以后。

    那时候他溜门撬锁,强行欺负她,她再不乐意,也只是发发小脾气,看他的目光全是温暖。

    而今天、刚才,明明是同一张脸,她看他是烦,他看的清清楚楚,是讨厌。

    要孩子,不要他了,他不答应分开,她会更烦他。

    楚亦锋感觉耳边儿嗡嗡的,他两只胳膊同时甩,甩掉了梁吟秋和楚亦清,低声道:

    “爸,打够了,咱走吧。毕月会烦,她要静养。你们再也不要来了。”

    话音刚落,梁吟秋昏厥在毕家客厅里。

    “老梁!”楚鸿天背着老妻往外跑。

    毕铁刚和刘雅芳心力憔悴地看着立刻乱成一团的一切。

    楚亦锋往外走时,脚步顿了一下,他接受,再不来烦她。他们家,是个大破家。

    他侧头看向那扇窗,正午的日光也遮不住他眼中的伤。

    ……

    “娘?我睡着了?”

    刘雅芳停下了摩挲毕月头发的动作:

    “嗯那,你俩弟弟都放学回来了。你得睡四五个小时,给你爹吓的,以为你昏了,还探你鼻子下面看看有没有气,你说他?缺心眼不?”

    毕月坐起身,看着寂静的小院儿,终于消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