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第512章 楚已疯(五更,为宗师Molly0707和氏璧+)

    王建安死死地拽住车门,脸色涨红,嘴唇却发白,脑门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他却没空擦。

    眼睛一会儿看楚亦锋手中的方向盘,一会儿紧盯前面。

    就在方向盘将楚亦锋的手震得弹开了那么一下时,王建安声音发颤恳求道:

    “小锋,不可以再踩油门了,真的,你听姐夫说,底盘已经不稳了,车飘了,你都握不住方向盘了!”

    而楚亦锋回答王建安的是,加速踩到底。

    “马上要上公路,你再这么个开法,飘起来车会打横甩出去,咱俩会死的!”

    王建安心理建设彻底瓦解:

    “小锋!你不活我还有童童呢!”

    童童?赶上你们有儿子了。

    他儿子呢?他儿子呢!谁想过他的孩子!

    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就要毕月,他就要他们的孩子。

    不用三个,不用龙凤胎,女孩儿也好,一个就行。他有信心了,一定能当好爸爸,当好丈夫。

    他可以白手起家,他可以从新兵干起。

    他母亲,他姐,毕月的父母,他们到底要他楚亦锋什么?

    他到底能拿什么交换媳妇和儿子?

    楚亦锋咬紧后槽牙冲上了公路。

    媳妇和儿子要是没了,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别想好过!

    减速?不,绝不放手!

    灰色的轿车如一道闪电一般,从野地里全速冲击跃上了公路。

    吓的后面驶的稳稳的红旗车,明明离的还有二百米距离却一个紧急刹车。

    “首长,对不起啊。您?您没事儿吧?”

    楚鸿天却前倾着身体,脸色一变:

    “给我别住它!”

    追、撵、赶,别住是没有希望了,能一直跟上不被落下都需要加速。

    新司机觉得前程未卜:“首长,我?”

    楚鸿天面无表情地望着前面,心口抑制不住的猛跳。

    灰色车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起来了,再着急也要注意自个儿的安全,这是基本常识啊。

    他儿子要疯了!

    ……

    毕月侧头看向白色帘子,隔着这吓人的、医院专属的帘子,隔着一道门,还能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哭声。

    能够想象到外面一定很热闹。

    她打掉孩子,比别人家添丁生子还热闹。

    毕月看了眼医生的后背。

    她看着那托盘里的工具,马上扭头,扭头看向相反的方向。

    她告诫自己,不要像个傻逼呆逼一样躺在这上面哭。

    给自己留点儿脸,不是生,是做掉,是未婚先孕。

    所以,毕月为了缓解自己的情绪,她在歪头等待的两分钟里,像记日记的形式想着: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日星期五晴。

    我以为上辈子分手,被迫分手,就该是个大跟头。

    那时候的我,当时觉得就像过不去那一道坎似的,一个没注意,还丢了命。

    我以为,被人羞辱的时候,就是我摔的最大的跟头。

    原来都是我以为。这个世间,没有最大的跟头。

    生活里,有很多成长,原来不止是分手,离婚。

    还有此刻。

    我因为喜欢高大帅气又幽默的楚亦锋,因为两情相悦,因为我有金手指而自大妄为,极度信任自己,放纵自己。

    因为以上这一切,我才要为今天买单。跟我一起买单的,还有我的父母。

    可我好感恩,如果没有这次,我没想到父爱母爱原来真可以为儿女做一切,只要我好,哪怕好一点儿,他们就会努力,就会让眼泪倒流向别人低头,

    这一次,有他们相陪。我才知道,什么叫不嫌弃,不放手。

    我的屁股下面,现在垫着消毒纸,我现在也以一个很难堪的姿势双腿弓着,裤子只挂在我的一条腿上。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医生手中正在拆开一个托盘,那上面有塑料工具,还有我不敢看的工具。

    我怕我看一眼会胆小,会逃跑。

    我的某个地方,再过一两分钟,不止楚亦锋跟我合二为一过,还有冰冷生硬的仪器。

    它可能会在里面扩张,撕扯,搅动。

    别哭,毕月,你要迈过去,做一个让父母骄傲的女儿,用你的优秀帮他们遗忘这一幕。

    刘医生回头,她特意放慢速度,她能看出躺在那的女孩儿,脸上没泪,可她肩膀在抖,腿也在抖,

    刘医生说话声打断了毕月心里的日记:

    “两个多月,胎儿已经有点儿大了。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毕月刚才建立起强大心理,瞬间土崩瓦解。

    她咬紧下嘴唇,强迫自己去想“有娘生,没娘教”!

    “不要考虑。”

    ……

    楚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小的县医院,楼梯口,走廊里,院长主任全都惊动了。

    勤务员笔直地站在一边,眼中满是警戒。四处喧哗着满是窃窃私语。

    楚老太太一手拽着毕铁刚的裤腿,一手砸着骂道:

    “你为什么要签字?我要死给你们看,我要去见老头子!我活的这几十年,操心不被领情一次次伤心,要入棺材了,你们还这么对我!”

    梁吟秋蹲在一边儿要给老太太扶起,楚老太太在泪眼中辨认出是大儿媳,她松开了毕铁刚,两手使劲一推,梁吟秋当即后仰翻在了地上。

    “你怎么不去死!小锋是捡来的?你个黑心肝的东西!我死也给你抓走,再不让你祸害我孙子!”

    副院长走了过来,看了眼勤务兵,那他也顾不上了,怒喝道:“这里是医院,撒野去院子里去,再这样,我叫人了。”

    楚老太太和梁吟秋同时发声,悲伤要淹没她们般。

    楚老太太扭头立起眼睛骂道:“我特么愿意!你医院害我重孙子你给我等着!”

    “你敢?你碰我婆婆一个试试?给我把这处置室的门打开!那里面是我儿媳!”

    刘雅芳捂着心口靠在墙上,她脑袋嗡嗡的,耳鸣。心里只会重复:

    你们早寻思啥了?为什么呀这是,闹成这样,满城风雨,都该知道她闺女未婚先孕了。我的天儿啊,啥命啊,摊上这样的人家。

    老太太不管不顾,忽然像疯了一眼喊道:

    “欺负我没力气?小锋啊,你奶奶要被欺负死了,我没抓到月丫头!”

    急切的跑步声响起,那脚步声像是能守护住一切一般。

    所有的人看向来人。

    梁吟秋瞪大一双泪眼,一眼就看到她儿子那只端着的伤胳膊。

    毕铁刚和刘雅芳,这对儿口口声声要削死楚亦锋的父母,惊愣住了。

    楚老太太甚至以为自个儿哭到那面了,眼花了。

    “砰”的一声,楚亦锋一脚蹬开了处置室的门,扬起门帘子,对着正拿扩充器的医生上去就是一脚,一脚掀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