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503章 后悔(一更)

    不只有父母想给儿女顶起那片天,等儿女长大了,懂事儿了,也会竭尽全力地保护父母。

    ……

    大门刚关上,毕晟脚步一拐就去了仓房。

    “狗蛋儿?”毕成看着双手捂脸哭的直抽搭的弟弟,他嗓子发干,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毕晟一拳又一拳的推搡他哥,不想让他哥陪着,不想让他哥看见他哭。

    一想起刚才他爹娘挨别人骂了,他就气的不能自已,少年恨不得拳打脚踢撕碎一切。

    而这关大门的声音,也同时震到了一直木呆呆站在客厅中间的刘雅芳。

    刘雅芳像是忽然全身没了力气,瞬间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垂着头,佝偻成一团儿的身体,不停地抖动着。

    客厅里一时间满是刘雅芳的哭声。

    毕铁刚抿紧唇角,看了眼站在沙发边儿的女儿,又看了眼哭成这样的妻子,他忽然有些无措。

    他想说他忍了,忍了没用,都骂到头上了。

    打掉孩子……如果还有其他退路,他也不想。

    毕铁刚也以为妻子得骂他闹他埋怨他,却没想到的是……

    刘雅芳哭着哭着忽然抬起头,一双泪眼慌里慌张的看毕月的后背,小心翼翼地唤道:

    “闺女?”

    毕月没转身,没回头。

    “唉,妮儿啊,你听娘说,不怕,没啥。人生才刚开头啊。”

    刘雅芳吸了吸鼻子,用胳膊使劲儿蹭了把脸,她不哭了,继续说道:

    “跟那楚亦锋拉倒,以后咱再找更好的。就算是你将来谁都看不上了,觉得哪个都不好,那娘也敢跟你保证,不逼你对付嫁人,我说的是真的。”

    刘雅芳非常认真地盯着毕月的后背,就像是在强调她现在说的都会做到:

    “我指定不磨叨你这事儿。

    别说分手拉倒,就是你将来谁都瞧不上,就是不结婚了,也没啥。

    我和你爹陪着你一起过日子。

    俺们能陪你几年就陪你几年。

    我再也不在意别人背后讲究啥了。

    闺女,还有一点,你就是现在后悔了,舍不得打掉孩子,也不用听你爹刚才说的,咱家我说的算,你说一声,那咱就留下。

    孩子姓毕,娘给你带孩子,我一准儿能给你带好。”

    刘雅芳后悔啊,要知道有这一步,她刚知道那时候就该听闺女的。谁也不告诉,又不是养不起外孙儿,何必低三下四?

    毕月一直没回身,她不敢看坐在地上哭的刘雅芳,也无法面对泪湿眼底的毕铁刚。

    听到这些话,她只能用手指堵住鼻子,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毫无破绽:

    “爹,娘,明天医院上班咱就去。”说完,她就快步离开。

    刘雅芳望着女儿急匆匆出门的背影,瞬间又恢复成大哭的状态,她捶打地面哭道:

    “我可怜的丫头啊!姓楚的咋都不嘎嘣一声温死呢!”

    毕铁刚用两只手掌心捂住了眼睛,泪却从掌心滑落了下来。

    而毕月在回自己屋的这几步路上,她就像是耳鸣般。

    她感觉小院儿的上空,耳边儿,漂浮的不是她娘此时此刻心疼她的哭声。

    是几个月前,一个女孩子站在这个院子里,用着尖利的声音在跟母亲吵架,怒喊道:

    “我挣的钱,你凭什么?”

    “我走!”

    “一家子都是累赘!”

    毕月边急步回屋,边不停地擦泪。

    两手紧着忙活,却像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眼泪。

    ——

    而另一头,梁吟秋被毕晟骂滚,被撵走的方式出了毕家门,她坐在了副驾驶上,大脑始终是一片空白的状态。

    直到有人走路不看车,也或许是楚亦清开车精神不集中,“吱”的一声紧急刹车声响起。

    梁吟秋捏紧了皮包,看着那被吓到的行人只瞟了一眼车里,随后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她被吓的嘴唇发白。

    也正是因为被吓着了,才反应过来了。

    梁吟秋转头看向楚亦清,咬紧了牙,手攥拳头对着楚亦清的胳膊就开始捶。

    “妈。”楚亦清本能地靠向车门子躲避:“妈!”

    “楚亦清,你要干嘛呀?!”

    面对怒目而斥眼中含泪的母亲,楚亦清不躲了。

    她深呼吸任由拳头砸在身上,扭头看向车窗外,两手死死的捏紧方向盘,倔强回道:

    “我怎么了?我没做错。您听见了吧,以前她是骂我,恨不得跟我对打。

    现在升级了,不仅打了我,还敢当你面儿就骂爹骂妈的人,妈,你让这样的人进咱家门,那是家门不幸!”

    梁吟秋气的指着楚亦清的后脑勺骂道:

    “你登人家门,进屋二话不说就骂人家爸妈,说人只管生不管教。

    楚亦清啊楚亦清,那是毕月的父母!

    你扪心自问,这要是有人突然冲进咱家,骂我和你爸,你会不会动刀子剁了人家?

    毕家那俩儿子没冲过来打你,都算人家涵养够高,顾虑着毕月。要不然人家俩儿子打你都是白打!”

    楚亦清冷嗤一声:

    “他们敢吗?妈,人穷没底气,这点你不知道?借他们几个胆儿!”

    都到这时候了,女儿还这样。

    梁吟秋像是不相信楚亦清会是如此骄纵,她微摇了摇头,失望道:

    “我这么多年白教育你了,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你到人家说的那都是什么话?人家有什么可不敢的!”

    楚亦清使劲拉上了手刹,被气的开不了车了,同时眼泪也滑向了腮边。

    她微扬着下巴看梁吟秋,眼中有不服输,有她从来就没错过的倔强,更多的是委屈:

    “你刚才看见毕月踢我一脚、扇我手了吧?你帮了我吗?你现在离开她家就来骂我。我算是看明白你了,到底小锋比我在你心里更重要是吧?”

    梁吟秋被楚亦清这话噎的气的,直接说不出话了,气急败坏下,又用拳头捶楚亦清的后背:

    “胡说八道!你这是跟谁喝的?喝的你人事不知。我偏心?”梁吟秋深呼吸,此时此刻真是心惊胆战了。

    说打掉孩子的可是毕月的爸爸。那就代表不是吓唬人,是真的。

    一想到这,看着还在她面前胡搅蛮缠的女儿,她都要气懵了:

    “楚亦清,我要是真偏心眼,我刚才就应该在毕家给你两嘴巴,好保住我孙子!你糊涂啊,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弟弟是什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