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第415章 没有手机的年代,他们这样谈恋爱(二更)

    “毕月同学?毕月?”

    毕月正心里发毛刚路过自行车棚往教室走呢,就听到有人喊她,站住了脚:

    “王主任。”

    军辉的远方舅妈,上次和军辉的母亲一顿分析毕月的王主任,拧眉看着毕月:

    “你跟我来一趟。”

    毕月无语望天。

    她就逃了一下课,至不至于被主任找啊?

    王主任进了办公室,先没着急说话,拿起水杯咕噜噜喝了几口水,随手拿起一个本子扇了扇凉风,抖了抖衬衣。

    蹬自行车这个又热又累啊,斜睨了眼乖乖站那的毕月,心话了,她还不如眼前这丫头,人家有四个车轱辘。

    想到这,更有点儿看不上毕月了。

    有点儿文青、有点儿自傲的王主任,嘴一向挺黑,问话的态度也自然冷冷淡淡:

    “知道我找你是因为什么吗?”

    “不知道。”

    “你表现够不好的了哈。前两天无故旷课了吧?你父亲都找来了。”

    王主任扭过身子,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一会儿同事也快到了,直视毕月,不爱听解释,单刀直入道:

    “我说毕月,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批实习单位是综合考评?

    成绩是一方面,平时的表现也在内。

    就你就这种表现?我怎么找理由给你分到一个好地方?”

    毕月听的一愣。

    听小叔说,他是跟副院长打招呼了,没听说还跟教导主任打招呼照顾啊?

    难道是副院长不方便?照顾她这活,下移安排眼前这王主任了?

    看毕月那呆样儿,王主任加重语气:

    “你明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

    毕月以为和她想的吻合了。王主任以为毕月懂她为何要说这番话。

    王主任认为有些事儿得点过去啊,要不然她那不是费力不讨好嘛。

    就这毕月的表现,得让她明白明白,见着军辉得告诉一下,不是上下嘴唇一挨就能办的事儿。

    “你明白就好。

    再过俩月眼看就要放暑假了,再开学你就大四了。

    而决定你大四要去实习的单位,是你这几年的考试成绩,还有平时表现的考核成绩。

    你做的太过,说不来就不来,考核那一栏你让我写什么?

    更何况,你现在成绩也不是很突出。

    我也不求你各方面突出,团结同学,老老实实地在学校再呆两个月,别再干逃课这种谁都能发现的事儿。

    这次考试,成绩给我考的差不多点儿,明白吗?行了,回去吧!”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训的毕月,心里也挺不痛快。

    尤其是王主任说最后一段话对她直摆手,看起来特烦感她。

    她忽然惊觉,她现在居然成了问题学生?差等生啦?她常常告诉狗蛋儿远离的那种学生?

    噢天吶,什么时候的事儿?

    梁笑笑嫌弃地看身侧的毕月,这人怎么没个自觉性?

    “你不知不觉间呗,难道你一直没发现自个儿很有问题?不像咱班同学那么老实?有点儿没有学生样儿,比我还能混日子。”

    再被照顾吧,再是放心实习单位吧,被损成茄子皮色,就是他小叔找人了,那也够丢人的了吧?丢小叔的脸。

    还有,梁笑笑这小妞居然也这么评价她。

    毕月长呼出一口气,心里那点儿烦乱比不上她现在觉得很丢脸,拽过梁笑笑的笔记本:

    “这回我要考第一。考给你们看看。”

    “吹牛。”

    “梁笑笑!”

    梁笑笑一副被欺负的样子:“人家就是表达一下不信嘛,你干嘛要掐我?”

    ……

    学校外,停着一辆灰色的轿车,车里的楚亦锋喝的满脸通红。

    他正单手拄着头,看着校门口醒酒呢。

    想毕月了,不喝酒还能控制。

    就放这么几天假,他媳妇还得上课。

    楚亦锋双手拿起水壶喝了一口,对着窗外吐了口茶叶沫子,又冲倒车镜扒拉扒拉他那一脑子毛寸头发。

    看门大爷眼睁睁地看着楚亦锋,一个“社会人”,大摇大摆地进了校园。他卡在嗓子里的“嗳?”到底没喊出来。

    毕月正在刷刷刷写字呢,小本子上,是她刚刚写完的密密麻麻的政治笔记,她打算先恶补一下,对这时代掌握不够。

    对于前面的英语老师讲啥,她根本就没听。无须听,照样满分。

    在梁笑笑眼里,自从毕月做买卖了,这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毕月两耳不闻窗外事,人也不是游魂状态了。

    梁笑笑掏书桌堂,翻出她的小水壶,边拿着杯盖儿喝水,边学着长辈的样子,还摩挲了一下埋头写字的毕月,摩挲完毕月的头发了,她笑呵呵凑上前说道:

    “孺子可教也,看来你不是开玩笑。”抿了口茶壶盖儿,还要歪头继续夸毕月时,梁笑笑噗的一口,嘴里的水全吐在了毕月的本子上。

    “啊!我白写了,你干嘛啊?”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瞟了一眼毕月和梁笑笑的方向。

    “嘘!”梁笑笑被呛的直咳嗽,脸色通红通红的,却顾不得擦鼻涕眼泪,拽着毕月的胳膊,两人伏在书桌上,小声叽叽咕咕道:

    “月月,咳咳,哎呀妈呀,呛死我了。”倒了口气,继续道:

    “别抬头,老师瞅咱们呢,我跟你说哈,你别动作太大,你旁边那后门那,你看看谁来了?”

    毕月以猫腰伏在桌子上的姿势,慢慢地扭头看了过去:

    “嗝!”微张着嘴,瞬间被吓的打了个饱嗝。

    一系列的小动作,趴在窗户上偷看的楚亦锋看的一清二楚,一看毕月回头就被吓着了,那张小脸……

    嘿嘿,有点儿意思。他忽然觉得,这个下午,还挺美好。

    楚亦锋和毕月隔着四四方方的小窗。

    楚亦锋呲牙对毕月灿烂一笑。笑的梁笑笑不忍直视,赶紧看另一边,就怕别的同学也看见。

    而毕月还是刚才扭头的姿势,对着那扇小窗,叽哩哇啦地一顿嘎嘣嘴,她试图用嘴型告诉楚亦锋快走。

    看到楚亦锋对她一挑眉,挺疑惑她说啥呢,再看楚亦锋那张大红脸,毕月瞬间扶额,心累。

    实在没招了,毕月冲门外,比划了一个十的手势,垂死挣扎一般,张大嘴无声说道:“晚上去我家!”

    楚亦锋马上比了一个收到。

    那扇小窗外,再没出现那张喝红的大脸。

    而毕月的那个笔记本上,上面密密麻麻写的是:

    宪章运动……自由、民主,自我价值实现,反省、反思、反驳……

    她却在楚亦锋走了后,写的是: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