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7章 儿女回归,格局气氛(一更)

    刘雅芳这话一说,毕月更不高兴了。

    再看到她娘头顶雪花膏瓶的样子,脸上还沾有燃烧纸张的黑灰。

    她就纳闷了,她娘咋就不知道个美丑呢?

    真难受,是发烧是感冒还是上火,那就吃药,对吧?

    拔火罐子拔在脑门上,那带着印子出门得多难看?

    饭店都是人,是点餐啊是看她?别以为她不知道,她娘得天天去饭店收营业额。

    但她没说。

    毕月现在真心觉得,她和她娘没啥可说的。

    就是饭店那一块,她也暂时这个把月的认了,那钱不要了,反正确实不能让他们手里没有生活费,就当给的生活费用了。

    刘雅芳没有听到她闺女丁点儿反应,扭头一看,毕月还要转头就走,赶紧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念给毕月听似的,说道:

    “你爹,他可真行!

    给我踹这样,他还来气儿啦?

    一宿没回屋。

    大早上的,开大门往死里咣当一声,不往好槽子赶。

    咱家啊,再折腾两天,我就得死过去!”

    这回毕月站住脚回嘴了:

    “他被你挠成那样,咋面对我们?我都怕他没地方可去。他上哪去,人家都得多瞅他两眼,你咋能往脸上挠?啥叫不往好槽子赶?我们都不对,就你对!”

    “你?放屁!”刘雅芳用手肘拄床,气急败坏地指着毕月。

    毕月深吸口气,对她摆手道:

    “对,我放屁。我不想大早上的跟你吵架。咱俩也少说话,省得你也生气,我也闹得慌。”

    “都能溜,都好个脸面!”刘雅芳啪啪拍了两下自己的右脸:

    “就我,就我这脸是鞋垫子!我被闺女骂,被老爷们好顿踹,连个不字都不能说了,谁逮谁踩!

    我告诉你,大妮儿,将来你也有儿女,你……”

    又是老话重谈,毕月赶紧推门走。

    “你给我站住?”刘雅芳又急又怒,腾地坐了起来,指着开门的背影,大喊道:

    “你能不能给我站住!我说完了吗?你就走?!”

    我就不该来。

    毕月停下脚,对着院落翻白眼。

    她这不是欠得慌是什么啊?

    刘雅芳倒了口气儿,捂着心口,这回还算有理智在,知道问那事儿得小点儿动静:

    “你给我把门关上!”

    叹气都不足以表达毕月的心情。

    她依言关好门,但还是脸冲门的姿态,没看刘雅芳一眼。

    “我问你,你上哪去了?别跟我撒谎说上课,还有什么跟那个姓梁的丫头在一起,我们要是不找个遍,能找到楚亦锋那去?”

    毕月没吱声。

    刘雅芳使劲砸了下床,砸的她头上烀的雪花膏瓶子掉在了被子上:

    “问你话呢?你是想熊死我啊?”随后话音儿一转,又特惆怅道:

    “我这几天啊,成宿成宿睡不着。

    你是个丫头,你说没影子就没影子?

    你想没想过我们会惦记?

    先头瞎寻思,就怕你嘚嘚瑟瑟拿钱买地跟个二百五似的,再让谁看见,跟上,别给你害喽。

    那多少闺女小子的,说让人害了就害了。外面没有你想的那么平平安安的,你自个儿不知道?

    你说我能不那么寻思吗?

    那楚亦锋是军人,谁能寻思他那么没正溜,能撺掇你胆肥不上课啊?”

    “娘,你想说啥?!”不提外面不安全还好,一提,毕月更不打一处来。

    现在说惦记她了,当初给她撵走让她死外面的时候咋不寻思这寻思那的呢?

    她娘以为那话说完就拉倒呢?知不知道那话扎心?

    这是她见识过市面,要是普通的农家女孩儿,被骂那样离家出走,不被人害了也得被人骗了。

    刘雅芳顾不上毕月跟她是拧眉瞪眼的表情了,就像做啥偷偷摸摸的事儿了似的,先是寻摸了一眼院子,又用着极小的声音,瞪大眼紧盯毕月问道:

    “到底上哪去了?”

    毕月平常音量:“周边儿溜达了一圈儿。”

    “溜达?不上课溜达?!”刘雅芳点点头,又勉强让自己压下气,商量道:

    “行行行,我问你,你跟我说实话,跟那个楚亦锋在一起,吃没吃过亏儿?必须说实话!”

    毕月这回侧低头看刘雅芳了,这话问的她好心堵:

    “我就在你这吃过亏!”说完推门就走,这回无论刘雅芳怎么喊她,她都装听不着。

    大清早的,她饭还没做呢,现在见到她娘就生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有时候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娘再说了,恨不得形同陌路才好呢。

    可有时候,比如刚才,她又真想再大吵一架。

    ……

    毕晟纳闷地接过盘子,瞅了瞅盘子里的酱猪蹄,又歪头瞅了瞅他姐,没吱声。

    毕月只盛了自个儿和狗蛋儿的粥,没扯毕成。

    毕成端着筷子,看了看毕月,看了看直看他脸色讷讷不语的狗蛋儿,忽然觉得自个儿像个外人。而以前,以前都是他和他姐更好。

    挺生气地对刚要喝粥的毕月吼道:“姐!”

    毕月夹了个驴蹄筋放狗蛋儿碗里:“吃,吃完赶紧上学去,别瞅热闹。”

    嘱咐完小弟弟了,这才抬眼看大弟弟,还用着带搭不稀理的态度说道:

    “大早上吃现成的也堵不住你的嘴。

    你要真惦记娘,去吧,别吃了,把饭给她端过去,哄她吃饭。

    你也别上学了,出门找爹去。别只会喊我,我不该你欠你的。”

    毕成一倔答站起身,气哼哼端着空饭碗去了厨房。

    而毕铁刚此时坐在饭店的休息间里,顶着脸上三道血印子,正拿着一个田字格的本子,对着新华字典在认认真真地学字。

    他凌晨三点多钟起来先量完玻璃尺寸,蹲屋里寻思了一会儿,左思右想觉得:

    管是干啥玩意儿呢,不能是念信都费劲的程度吧?

    ……

    这个清早不平凡,不平凡是在于儿女都归家了,格局不同了,气氛自然不一样,楚家也是。

    楚老太太递给楚亦锋半拉咸鹅蛋,非常慈爱地小声嘱咐道:

    “吃,冒油的,可香了。”

    老太太觉得太压抑了,她几十年如一日的不喜欢这种饭桌气氛,都不吱声,不能吵吵把火说话啥的。

    所以前些年,她能折腾动的时候,她就回妹妹那呆一个三伏天。

    今天,格外的让人吃不进去东西。

    那大儿媳,用眼皮涮大孙子。小孙子呢,也不跟他哥说句话,大天儿还起大早又走了。唉。

    楚亦锋倒是淡定自若,该怎么着怎么着。

    中间电话响了,他对电话里说道:

    “嗯,姐夫,对,就给我找个工程方面的建筑师就行。不是我的事儿,是帮一个朋友的忙,我待会儿去你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