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397章 住在你的心里(二更)

    宽阔无际的大海,放眼望去,雄浑且苍茫。

    毕月觉得多看看这种不同于城市的景色,或许真能把她心里的狭窄、拥挤、嘈杂,全部吹到九霄云外。

    空气中是清爽的潮湿,淡淡的海腥味儿,周围有很多游客边走边浅笑言兮地谈着什么,还有好几个小孩子在不远处玩着沙子,高兴地又喊又叫。

    毕月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深深地嗅了一口。

    第一次,这是她第一次在闲下来的时候,不去思考跟钱有关的事儿。

    她忽然有了什么也不想干的念头。

    也是第一次觉得穿越又如何,哪怕过最普通的小日子,只要活的幸福就好。

    楚亦锋小解完回来,看到的就是舒展双臂仰头望天的毕月。

    “嗯?什么东西?”

    “别动。”

    道边儿最普通的一朵小红花儿,楚亦锋献宝一般,从背后拿出迅速夹在了毕月的耳朵上。

    “啧。”楚大少歪头看了看,有点儿不满意,命令道:

    “把头发给我留起来!”

    跟谁说话呢?

    什么态度?

    不是在浴室可怜兮兮求她说“哥快点儿”的时候了。

    “我不留,留着让你薅光拽净啊!”

    毕月说完,自个儿先一愣,反应过来了,脸色爆红。

    怎么把心里话说秃噜嘴了?

    天啊,她还怎么在他面前装正经啊?

    楚亦锋的嘴角瞬间翘起,笑的格外荡漾,甚至笑出了声。

    他上前半步,不顾周边儿还有人能看到他们呢,双手握住毕月的肩,微驮着背和毕月鼻尖儿对鼻尖儿,小声笑道:

    “媳妇,咱床上那点儿事儿,就别拿出来说了成吗?”

    脸色通红一片的毕月,浑身都僵了,躲还躲不开,感受着楚亦锋冲她直喷热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楚亦锋嘴都快要贴到毕月的唇上了:

    “好不好?下回我控制点儿,你要是留长头发,我就不揪了,不信你试试?我保证,呵呵。”

    “哎呀,你起开。”毕月双手一齐推,推开了面前的人,往后退了几步,用拧眉立眼的表情假装她挺厉害:

    “说话就说话,以后不许离我太近!”

    楚亦锋笑的灿烂,双手举过头顶,忽然又眯眼直视大红脸的毕月,收敛了笑容,很认真的坦白:

    “嗯,不像以前,我现在确实不需要离你太近了。”

    毕月本来被楚亦锋那张笑脸晃的,自个儿也莫名其妙想乐来着,结果这话……

    她也不用装不高兴了,表情看起来倒正常了,淡淡的问道:

    “噢?那就好。”

    楚亦锋嘴角一翘:“我住进你的心里了,没有比那再近的。”

    接下来,毕月每每回忆这一段,都有点儿汗颜,人家也没说啥啊?还不准楚亦锋提这段。

    她跺了跺松软的沙滩,娇俏地一歪头扬起下巴,控制不住眉眼弯弯,娇声娇喝道:

    “你少臭美!”随后就跑走了。

    跑,像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那么跑。

    风吹着她一头短发,穿着白色休闲鞋跑动在沙滩上,脚步轻快。

    海浪羞涩地撩起蒙蒙雾水,泛起鱼鳞般的涟漪,那是毕月心中神秘的愉悦。

    这也是楚亦锋记忆中,毕月最后梳短发的片段,从这天起,她为他真的留起了长发。

    而此刻,毕月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爱笑,笑声传进了站在原地楚亦锋的耳朵里。

    楚亦锋拎起随身挎包,也意思两下,不急不缓地在后面追,成全毕月希望他怕她的那颗心,男人用着磁哑的声音喊道:

    “月月,等会儿我啊?等等我?月月!”

    不远处,有一家三口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

    四岁的小女孩儿扭着两手,仰头好奇问道:“妈妈,他们在追什么吶?”

    看起来十分朴素的妇女嘟囔了句:“不正经”。

    她身边的男人却笑了笑,用四川话说道:“时代不同劳。”

    ……

    楚亦锋追上了毕月,一把搂住毕月的脖子,很遗憾道:

    “咱怎么忘了带相机?我没拿,你就不想着点儿?这配合的可不好哈。”

    毕月嘿嘿笑,感受着身后温暖的胸膛:

    “我没把自个儿丢了就不错了,你不能对我要求太高。我哪能想起那些小细节?你要拍什么啊?”

    “拍你。”楚亦锋呵呵笑着,继续道:

    “瞧瞧,头上戴朵小花,这小模样,我楚亦锋的媳妇就是好看。”

    毕月松开了楚亦锋环搂她的胳膊,侧回身,手指放在耳边儿的小红花上,那夸赞她可受用了,对楚亦锋一呲牙乐淘淘问道:

    “这花叫什么花啊?好像这地儿随处可见,是他们的市花吗?你知道吗?”

    楚亦锋连犹豫都没犹豫,男人就该啥啥都知道。

    顺嘴胡邹:

    “叫浪花儿,你没看开的跟波浪似的,一浪接一浪的,真浪。”

    “切。”毕月跑走前,先不屑地上下扫了眼楚亦锋,憨憨地鄙夷道:

    “你又骗我。”

    楚亦锋嘴里叼着鱿鱼丝嚼啊嚼,席地而坐,后肘拄地,抬腕看了看时间。

    跑走的毕月离挺老远冲他招手,兴奋地喊道:

    “楚亦锋,我打听到了,这花儿叫山珠子!”

    楚亦锋随意地点点头挥挥手,笑看毕月,那小破花儿爱叫啥叫啥,他不感兴趣。

    心里合计着:

    七点多了,该回去睡觉了。

    ……

    毕铁刚和梁柏生大眼瞪小眼。

    毕铁刚有点儿发愣道:

    “毕月没住在这?”

    梁柏生微皱眉点点头:“是啊,您是?”

    “我是毕月她爹。”

    梁柏生恍然大悟道:“啊,您好您好。快请进。”一侧身又给让地方:“咱进屋聊。”

    “不了不了。”毕铁刚紧着摆手,心里有点儿糊涂:“那什么,大兄弟,我闺女跟你闺女在外面住呢?”

    梁柏生推了推眼镜:“笑笑陪您女儿就住了一宿。之后她俩白天一起上学,晚上打电话,偶尔也见面,但笑笑是九点准时回家。”

    “啊?那你知道俺闺女住哪吗?”

    梁柏生无语。

    “我还真不知道。笑笑现在也不在家,她奶奶病了,她带她弟弟去下面外县了。要不等她回来的?或者毕月给这打电话,我让她尽快联系您?”

    毕铁刚气哼哼背着手奔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大儿子确实得好好削一顿了。被他娘几笤帚疙瘩抽没影子了,到了(liao)没告诉他大妮儿跟哪呢。他撵都没撵上。

    气的他又现换衣裳去的学校,可今儿个又是休息日,找这个同学问找那个同学打听的,等多半天儿才寻着一个什么教导主任,这才有了梁笑笑家地址。

    万万没想到啊,儿子撒谎,闺女在哪,他这个亲爹都不知道,

    挺大个丫头了,不在学校,不在同学家,到底搁哪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