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第369章 多事之春(二更)

    “我错没错,都轮不到你来说教!撒手!”

    毕月低吼完就想走,奈何被毕成一把拽住。

    双眼皮哭丢了的形象,就像是被蚊子均匀地叮了两口,看起来惨极了。

    更惨的是,她敌不过她弟弟的力气,在学校大门口就能被毕成不管不顾拽住胳膊教训。

    人来人往,频频回顾,毕月被气的直瞪眼。

    毕成谁也看不见,眼里只有他姐,眼里还冒着火的看着他姐。一口气堵在嗓子眼。

    他对毕月很失望,这还是他姐吗?

    吵架生气,再如何也不能把所有人都刮了进来,骂着一家人是累赘,这就太过分了。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

    这回毕成连姐都不叫了,直接命令道:

    “你昨晚消消气差不多就得了。别没完没了的!

    想想你自个儿说的话,爹娘能不能受得住!

    你有一千一百个理由,都敌不过他们是爹妈,你是当儿女的。”

    “你有完没完?”

    毕成严肃着一张脸:

    “没完!住在人家,让人楚大哥家里人知道了,会更瞧不起你!”

    本来毕月昨晚和梁笑笑说了几句,听到梁笑笑劝她不该骂毕成,毕月要是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心,她也后悔。

    然而此刻,毕成这话又戳在了毕月的心窝子上。就跟捅了马蜂窝般让她瞬间炸毛:

    “毕成,你给我等着,你看我能不能进了楚家门,我要让你看看,亲眼瞧瞧那家人怎么对我好,让你们一个个的……”

    毕成更火大吼道:“你是不是真傻?谁能真的对你好?就咱爹娘,我都比不上他们!你跟我们置这气,你是……”

    毕月脸红发烧:“我就是缺心眼,不缺心眼能有今天?你给我滚!”

    “对,我滚。我就一扛包的,我说话就是放屁,我咋敢管你啊?我姐多厉害啊!你牛你以后爱咋地咋地!”

    毕成将铝饭盒往地上一扔,大步离开的背影都能看出很生气。

    毕月的脚边儿散落着两个包子。路过的同学都直瞅她。

    大清早的,还没等进学校门,她差点儿又被气哭,被气炸肺,气成这样还得弯腰捡饭盒。

    本来她捡好放一边,等着收垃圾的直接拿走就得了,结果门卫大爷,还有路过的同学们都鄙夷地看她,门卫大爷还训斥了她两句浪费粮食。

    这才想起来,是啊,八十年代,该死的八十年代,扔吃的都跟犯罪似的。

    毕月扒掉了带着沙土的包子皮,扔也不是,吃也不是。气的一跺脚,塞进了书包里。

    ……

    “她俩就是?那哪个是毕月?”

    毕月和梁笑笑回身,停下了去食堂的脚步,回头冲两名中年妇女点头。

    本来想绕着走的,俩人都不爱跟老师说话,没办法了,只好对其中一位、她们学院的系主任打招呼道:

    “王老师好。”

    王主任对身边的女人笑了笑,指着毕月的方向:

    “她就是。”

    毕月正纳闷也不认识这人时,那女人慈爱地上下扫视了她一遍:

    “我是军辉的母亲。军辉,你认识吧?”

    毕月恍然大悟道:“啊,阿姨,您好,我认识。”

    毕月当这是一个走了顶头碰的插曲,被梁笑笑追问咋回事儿,她还摇了摇头呢,觉得连说都没必要。

    却不想,她离开后,军辉的母亲对身边的王主任道:

    “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哈,长的还真挺好。难怪能让小辉提了几句。她学习好不好?”

    两名妇女同志渐行渐远的谈话声传来。

    “以前还可以吧,现在没听说,应该不冒头。估计也就中等吧。

    不过这个学生的行为倒是挺出头……

    嫂子,小辉应该是随口提吧?能是像咱们猜的那样吗?

    哎呦,不行,我得跟你好好说说,这学生略有点儿复杂。

    毕月原来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特困生,前两年李老师给她安排去教师食堂刷碗来着,我还碰到过老李给那孩子拿旧衣裳什么的。

    结果你猜怎么着?好嘛,现在开车上学,就停在我自行车边上。嗯,今天好像没开。”

    “噢?怎么前后差距这么大?”

    “是。这学生人缘好像也有问题,有好几个同学写举报信反应她生活作风方面,光我手里就压了两封。

    我就特意打听了一下,她有个叔叔,毕力烟酒行……嫂子,据说还跟我们副院长打招呼……”

    听了一大堆,军辉的母亲笑眯眯的,一句没往心里去。

    什么毕月人缘不好代表性情有问题啊,还有学习一般不上进,生活穿戴却很招摇啊,她通通不在意,只耐心听完就笑道:

    “我无所谓她家庭情况好与坏,生活条件好了,还不许人家过过好日子啦?

    女孩儿只要本质好,都能考上大学就代表很聪明了,非得回回考第一?

    反正只要辉子觉得不错,我就没意见。

    我发现现在这大学生啊,也不像前两年了。

    那时候可真是一门心思学习,现在可倒好。怎么还有写举报信的呢?

    没有经过调查研究,就能信口开河举报一个女孩子作风问题,我倒觉得应该严格处罚写信的,那样的学生得再教教!”

    王主任无语了。

    她嫂子真是护短的名不虚传。这还没影子的事儿呢,这就开始护上了?

    军辉母亲拍了下愣住的王主任:

    “你不说要请我吃饭吗?对了,嗳?你刚刚说那丫头要实习了?学校定下来没有啊?”

    ……

    多事之春的岂是毕家,还有此时此刻的楚家。

    楚老太太手中的电话筒掉落,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后仰了过去,吓的刚进屋的梁吟秋和刘嫂一齐上前抱住。

    梁吟秋跑的急,膝盖还磕在了茶几上,疼的她一拧眉。

    又是端水,又是强行喂药,又是掐人中打电话叫医生过来的,忙活的,吓的,梁吟秋后背布了一层汗。

    楚老太太清醒过来,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不是问句,而是肯定道。

    梁吟秋沉默了几秒,明白了,这是东北老家来的电话,说秃噜嘴了,手上还攥着药瓶,她点点头:

    “是,我知道。”

    楚老太太仇恨地看着梁吟秋,更恨自己年龄大了,对儿媳无可奈何:

    “我小瞧你了。在我面前,硬拽走了我妹妹。还隐瞒我,没见到她最后一面……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你也有哥哥,梁吟秋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