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第298章 说不完故事的中国年(二合一大章)

    毕铁林,毕小叔积极配合各种人登门。

    他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很多村里人的心口窝,好烟好酒的伺候着。

    刘雅芳那么会细心过日子的,至今还舍不得自个儿顿顿吃肉,却一锅一锅的蒸馒头炖肉招待着,从早忙到晚。

    毕月是真心搞不懂,到底是农村风俗年年如此啊?还是他们家现在在当散财童子啊?

    这“大锅饭”,不会持续一个正月吧?可要了命了,闹哄哄的。

    不懂就问,毕月扒着花生问毕成:

    “大弟,我咋不记得咱家以前是咋过年的了呢?你跟姐说说呗?”

    毕成自动给理解成毕月是在感慨过去,是在说其他的意思。

    “呵呵,姐,你可别逗了,还整个忘了,我到死那天都能记得。那穷的啊!不信你问问狗蛋儿?他都能哭给你看。”

    “你哪那么多废话?说说。”

    “不说。说那干啥。”

    毕月将花生米扔炕席上,毕成捡起来扔嘴里嚼吧。

    一个扒完扔炕上,一个顺手捡起就吃,俩人一人一件爹娘的破棉袄披在身上。

    不披棉袄不行啊,土坯墙四处冷风,肩膀头子冰冰凉,可屁股下的炕头能烫死个人。

    坐在那超过五分钟就得挪一下地方,用刘雅芳原话就是:

    “你俩就搁家捂吧!给我那块炕席捂焦黄。等把你们屁股蛋烫熟了。”

    人毕晟从到了家之后比谁都忙,那应酬是一个接一个,就是去后山疯跑都能跑一脑门汗,在毕月眼里,就跟缺心眼似的。

    刘雅芳恨不得是撵俩大的出门转转,给狗蛋儿揪回来对着屁股给几巴掌。

    其实毕月不知道,她还嫌小弟缺心眼呢,她此时和毕成那形象,也傻的不行。

    哪像村里人谁逮谁夸的城里大学生啥的,尤其是姐弟俩盘腿坐在炕头一会儿吃东西一会儿摆扑克的,倒像俩弱智儿童,玩的还挺好。

    “让你说你就说,咱俩就当忆苦思甜了。你咋那么轴?”

    毕成回身看了眼毕铁林,他小叔正站窗台那起酒呢,又开一瓶,听着满屋子吆喝再喝点儿的大嗓门,叹了口气:

    “姐,你说以前哪能这样,简直不敢想。现在虽说吵吵把火挺闹人的,但最起码热闹啊。

    咱爷爷没那时候,不也就摆那么几桌?大家伙一年到头就过年闲得慌。”

    毕月皱了皱鼻子,含含糊糊小声道:

    “我是真不习惯。图啥呢?劳民伤财的,你看咱娘从回来哪招消停了?再说自己家过日子,大门敞着,谁逮谁来,跟走城门似的。闹哄哄不烦人吗?”

    毕成赶紧叫停,摆手制止道:

    “姐,忍忍,就忍这十天半个月的,你可别惹呼爹娘,到时候你们又干架,我帮谁不帮谁啊?

    瞅我刚出院那天,爹看见你直叹气,叹的我都喘不上来气。

    唉,以前咱家过年,能有点儿肥肉片子炖酸菜就好不错了。

    我记得去年饭桌上没摆鱼,娘在那嘟嘟囔囔说没鱼啥的,爹说,有没有的,年年也没啥剩余,不图那个吉利了,年节好过,日子难过。

    说白了,现在这样,是为扬眉吐气呗。

    咱爹娘咱小叔啊,备不住都憋着那股劲呢,瞅小叔陪客那架势,爹只要一句话,他都能撒钱摆流水席。

    至于因为啥啊,我倒是挺理解。

    姐,你备不住不关注那些。

    以前过年时,陪客吃饭去别人家啥的,亲戚里道的就一个三爷爷爱召唤咱爹,再一个就是跟爹挺好的王大爷,其他别人家吃饭的场合,他都去不了,也不敢去。

    去谁家吃吃喝喝,那不都得还回去?得叫人来家?咱家哪有那条件。

    咱家跟大山哥家比不了,人家是年年都这样,我那时候去他家还挺羡慕呢。

    你看赵大爷现在顿顿来咱家吧?跟咱家关系一直挺好的吧?

    可换作以前,不用说以前,就是去年,哪能啊?

    他忙。人家得陪村里说话有分量的人喝酒啥的,跟那些人家走动,再一个估计也是怕咱家没啥吃的招待,正月里都不登门。”

    毕月边听着,边抬眼看大圆桌那面,听到她爹大嗓门在那喊,都喝多了还喊话呢:

    “老三,于老三,是你啊,是你给我从半山腰背回来的,要没你,我就得半夜被狼叼走。啥话也不说了,哥谢你,都搁酒里头呢!”

    毕铁林马上站起身端酒杯:“于哥,我敬你。”

    农村汉子猫腰站起,一脸质朴的笑容,两手搓了搓裤子,不好意思道:

    “你瞅瞅你瞅瞅,大老板敬我。应该的,都搁一个屯住着,谁碰到了都能那样。我、我……”二两半酒杯,满满一杯,他居然一口干了。

    毕月现在顶烦心酸酸涩涩的感受,可这一刻,哑然了。

    她爹这是在还以前的人情债,也是在一顿又一顿的招待中,寻找曾经丢掉的某些东西。

    她决定以后无论谁来,她都热情点儿,不再装自闭症了。

    刚想的通透,毕铁刚一回头正好瞅着他大儿子大闺女,仅剩的理智还知道毕成吃消炎药不能喝酒,他喊道:

    “大妮儿,来,给你这些叔叔大爷的,敬一杯!”

    毕月傻呵呵地站在炕上愣了愣,看她小叔对她笑,她爹紧着对她招手的,准备听话下炕敬一杯,正猫腰撅在那系鞋带呢,就听到他爹大嗓门夸她道:

    “俺家这大丫头真是在城里锻炼出来了。大首都啊,锻炼人!跟她叔俩,可能吃辛苦了,一边上学一边忙活开饭店啥的。”

    毕月听的脸红,本以为毕铁刚会继续夸她什么学习好啊啥的,那家长不都那么夸吗?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

    “三大爷,大丫头不像以前不爱吱声啥的。可出息了。前几天搁京都,喝一斤来多白酒,我看第二天没咋地!比她爹我强啊,让她敬你一个!”

    三爷爷感叹道:“哎呀,那真是出息了!”

    毕月臊的不行。

    赵家屯夸人都这么夸吗?还是刘雅芳拯救了毕月。

    刘雅芳拎个铲刀子打开屋里门,脸色能看出来在强撑着笑容:

    “三大爷,你们吃的咋样?咸了淡了的吱声。菜用不用热热?嗯那,锅里还有呢,你们慢慢吃。”说完对毕月又一招手:

    “大妮儿,你出来帮我烧火。”

    毕月刚一露面,刘雅芳就用着气息瞪着屋门骂道:

    “你爹是不是虎?你说让你一个丫头片子喝啥喝?

    啥话都往外说,还开饭店都唠出来了,他告诉人家咱家趁多少钱得了呗!

    竟胡咧咧。喝半斤猫尿,恨不得把家里啥事儿都往外说!”

    毕月跟没听着似的:“娘,烧大锅啊?”

    刘雅芳……看了眼外屋那一堆一块,不是好气道:

    “烧啥大锅烧大锅?你就搁这呆着吧!”

    毕月有点儿来气了:“娘,咱讲讲道理好吗?你看我爹,喝多了都知道夸我,我在你那,干啥啥不对!”说完翻脸盆,准备舀热水。

    “你要干哈?”

    “洗头发。”

    刘雅芳急头白脸道:“你说你一天天的,就不能消停点儿?忙成这样,你洗啥头啊?”

    毕月欲哭无泪:“不能洗澡还不能洗头啊。明天三十,不得从头再来?头发黏糊糊的,你们村儿过年不收拾收拾自己啊?”

    心里无奈至极,这回不给刘雅芳不搭理她的机会,也真想问问为啥地位下降了,凑到刘雅芳面前探讨道:

    “娘,来,我采访你一下。你到底是因为啥啊?看我这么不顺眼。

    你说以前我一个屁蹦不出个响,啥啥不出头,闷吃闷吃的,还不能挣钱,就知道哭,你天天捧着哄着就怕我寻死。

    现在我又能挣钱,又能独挡一面的,比你还操心,事事想在先,你咋天天骂我吶?

    跟我说话都不是好气,咋的?我非得像以前似的,你就消停了呗?对我哪方面有意见,你说,我改!”

    毕月越说越生气,两手叉腰,斜睨刘雅芳,说完又用胳膊肘推了推她娘的胳膊。

    刘雅芳眼里带笑,表情严肃。

    脸大劲儿的,还独挡一面?挡住啥了?小体格吧。

    “你当我图你别的呢?你以前听话,没啥事儿坐我跟前儿呆着。再看现在呢?

    哼,我说一句,你八句话跟着,要么就跟没听见似的。主腰子那个正啊,我说啥你都跟我拧巴着干。

    再说了,不就没让你洗头吗?去去去,一边儿去,愿意洗上火墙那去洗去。”

    陪着?然后听你那些七年谷八年糠的磨叽话?

    毕月挠了下脑袋,低头寻思:那还是算了。

    刘雅芳倒乐了。终于有点儿小女孩儿样了,要不然她都觉得生的是仨儿子。

    她这闺女从回了屯子,其实也干了不少活,劈木头,抱柴火,给汽车加油,扫院子。

    ……

    大年三十如期而至,感觉天刚蒙蒙亮,外面就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毕月趴在炕上懒得动,听到她爹披着棉袄爬起,坐在炕沿上唏嘘了声“嘿呦”,乐了。

    看来也喝的够呛,这是顿顿喝受不住了。

    正要说点儿啥,旁边儿被窝里的狗蛋儿露出小脑袋:

    “娘,压岁钱!”

    毕铁刚对着狗蛋儿的屁股上去就是一巴掌:“睁眼你就要钱。”

    在被窝里收压岁钱,那感受真是妙不可言。

    毕月接过刘雅芳递过来的红包,啧啧道:“还挺讲究,现用红纸包的吧?”

    刘雅芳挑眉自得道:“得那样。早就准备好了。告诉你们啊,都揣好了。听着没?尤其你,狗蛋儿,你瞅你要嘚瑟丢了的!”

    听这话,好像给不老少似的。

    结果,毕成拿出钱,失笑道:“娘,就十块钱啊?我都多大了,给十块。”

    毕月尴尬地展示她的钱。

    毕成啧了一声:“娘,给的少也就算了,你咋还偏心呢?我姐凭啥是二十?”

    “因为她手爪子大,败家。”

    毕月……

    刘雅芳掏兜拿出一个最大的红包,转身对上厕所刚回来的毕铁林:“给。”这是十张十块的,真是破天荒的大红包。

    毕铁林愣了一瞬:“嫂子,你这?”

    毕铁刚边咳嗽着往外走,边说道:

    “你嫂子给你的就拿着。”

    刘雅芳呵呵笑道:“就是。没成家都是孩子。拿好压兜!”

    狗蛋儿穿着线衣线裤站在炕上欢呼,毕铁林笑出了声,摇了摇头。

    心里明白,这是孩子们等着他那份呢。去里面的炕柜翻出黑色皮包,那包里没别的,除了钢笔和记事本,剩下装的全是钱。

    大红包一递过去,毕月赶紧塞被窝里,毕成赶紧拿着红包下炕穿衣服,连打开都没打开。

    唯独毕晟盘腿儿坐在那,打开了红包,傻傻地看着满手钱,还在那傻愣呢。

    毕晟从来也没见过二百块钱啊,能不傻吗?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呢,刘雅芳上前一把抢过。

    “嗳?娘!你要干哈?我的!”

    刘雅芳振振有词道:“娘给你管着,等你长大了再给你。指定给你!”

    刘雅芳糊弄毕晟,给她小儿子惹的哇哇乱叫,那也就算了,她又跟毕铁林后面磨叽道:

    “哎呦天啊,铁林啊,你说你……那包就那么随手扔,谁来了顺手拿走可咋整。你快给我,我给你藏起来。”

    操心不够。不过大清早的,东北赵家屯的毕家就笑声不断。

    相反,京都城的楚家,虽然能贴对联啥的,倒显得人气不足。

    楚鸿天携夫人梁吟秋去了军区,去观看一年一度的大型演出。

    老太太自个儿坐在沙发上,正扭头一遍一遍地望向门口。

    还好,楚慈没让她失望,大早上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张老爷子的勤务员,手里大包小裹的。

    “奶奶,你吃早饭了没?一会儿我外公也过来。今儿跟咱一起过年。你快看,我在海边儿捡的,送您。嘿嘿,等会儿我找根线,串上。”

    楚老太太掏兜递给楚慈压兜钱:“过年不能动针线。”

    楚慈嫌弃地一推,拿起苹果咔嚓咬了一口:

    “您啊,讲究太多。人我外公就不管那些。奶,咱家都是共产党员,您别信那些。”

    谁说啥都不听的楚老太太,居然冲楚慈点了点头,像是咋瞅也瞅不够似的,盯着楚慈那张小脸,又把红包递了过去:

    “给你就拿着。”

    “奶,我不缺钱,你快自己留着吧。我哥过年也没消息啊?”

    楚老太太正要说啥,电话响了,楚慈吃苹果的动作一顿,他早早就从外公家出来,就是为了躲电话的。真希望这电话是他哥的。

    刘婶儿将话筒递了过去,老太太就像是心里有数似的,也没问是谁,接起打招呼道:

    “嗯,是我。”

    海外来电:“娘,您身体还好吗?过年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