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第261章 看升旗(三更,为经常打赏的书友们+)

    刘雅芳屁股只沾后座一个边儿,双手扒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的位置上,客套道:

    “小楚,辛苦了啊。你说你还为我们看升国旗起个大早。”

    楚亦锋尽量让汽车在提速中还开得稳,他刚才看到未来丈母娘一出门口,看他汽车眼神一变。

    估么着,昨个儿晕车吐那样儿,今天见车都得腿肚子打颤。

    “不好意思,阿姨,打扰你们休息了。”

    刘雅芳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平时也这个点儿起来,早就醒了。”

    毕铁刚点头作证:

    “是,平日里这时候都得扛锄头下大地了。”

    刘雅芳差点儿嫌弃地“啧”出声。

    你说这正唠着升国旗呢,你唠什么扛锄头下地?人孩子能不能听懂啊?哪去过你大地?别提那茬不行吗?

    刘雅芳笑的眼角出了褶子,慈爱地看着一身军装的楚亦锋。

    楚亦锋单手操作的方向盘,瞟了眼毕铁刚那侧的倒车镜,给毕铁刚的错觉就是小楚在观察他,腰板坐的更直流了。

    楚亦锋算是解释说道:

    “叔叔,阿姨,咱们得早点儿去。也是没办法。

    这个升旗仪式啊,它没准点儿。

    是根据日出日落时间确定。具体时间都是由天文台专门计算。

    咱们一会儿到了,我到时候指给你们观察一下,一般是太阳上部边缘与天安门广场我们肉眼所见的地平线相平时,那就是升旗时间。

    那地儿人挺多,很多人都起早去看。来了京都,要是不看升旗,我怕你们会觉得遗憾。

    月月和大成那面还都不行,小叔那也挺忙。对了,咱现在去医院先接狗蛋儿。”

    这一解释,其实都不用解释,就像刘雅芳说的那样,即便是毕铁刚也这么想的,刘雅芳叹道:

    “唉,其实啥遗憾不遗憾的?你有这个心,婶儿就挺高兴。”

    “对,小楚啊,你叫婶子,别阿姨了,外道。”

    毕铁刚这句话,就跟给楚亦锋这个人加了汽油似的,这个提气啊。

    .从胳膊下的手抠里拿东西,非常自然地、嘎嘣溜脆利落叫道:“婶儿,给!”回胳膊将东西塞到了刘雅芳手里。

    “哎呦,孩子,婶儿不吃糖块。”

    楚亦锋从后视镜里看刘雅芳笑道:“婶儿,话梅糖,吃了能缓解点儿晕车。”

    这糖块,酸酸甜甜的,毕铁刚没吃,但心里也酸甜酸甜的。

    刘雅芳眼角的褶子就没平整过,始终脸上挂着笑容。

    ……

    医院里,毕铁林给毕成接完了尿,端着尿盆刚打开门,门外正好闪现一身军装的楚亦锋。

    冷不丁的,还给毕铁林吓一跳。大清早的,他透过走廊窗户瞅了瞅:“嗯?几点啊,你就来?”

    “小叔,毕叔和婶子都在我车里呢,我拉他们出去溜达溜达,来接毕晟。啊,对了,早饭你们吃你们的,我们都在外面吃。估计得晚点儿回来,不用惦记。”

    这几句话说的多清楚,但是却给毕铁林说的一愣。

    那低音炮的动静,辨识度太高,说话还不控制个音量,就跟病房是他老楚家的房产似的。

    毕月揉着眼睛刚坐起来,就感觉一股冷风,她迷迷糊糊地仰头看向楚亦锋。

    多欠、多欠,楚亦锋也不管毕铁林和毕成还傻愣着瞧他呢,直接上手就刮了下毕月的鼻子,笑的酒窝显露无疑:

    “傻了?”

    “嗯。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呢?”毕月懵圈儿的表情也看了眼窗户。

    楚亦锋对着被窝里微微一动的小身体,上去对着屁股就是一巴掌,没回答毕月,而是对拧眉从被窝探头的毕晟道:

    “起来。看不看升旗了?动作快点儿,给你一分钟时间!”

    毕晟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眼睛直勾勾盯着戴军帽的楚亦锋,就那么愣了十几秒后,动作极快地跳下病床。

    毕铁林端着尿盆,用气息提醒毕晟:“慢着点儿,毛愣三光的!(毛毛躁躁的意思)”

    毕月对旁边床的病友李叔抱歉的点点头,大清早的,给人家吵醒了,这也说明她彻底清醒了,仰头又问楚亦锋道:

    “挺冷的看升国旗?仨人踢正步有啥看的啊?我爹娘也去?”

    现在可是八十年代,就仨人升旗,还没有“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呢,那都九几年的事儿。所以毕月纳闷:

    要是那时候看36名大兵组成的护卫队,那多有气势,现在看个啥劲儿呢?

    毕月以为这几个人是要去看热闹,她在京都生在福中不知福,她忘了中国人,尤其是外地人到了京都,看升国旗,看的不是热闹,是油然而生的自豪感,是一种情怀。

    毕晟提着裤子,两脚踩在棉鞋上,急了:“去!”

    毕月赶紧投降,柔声道:“嗯,去去去。”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楚亦锋瞟了一眼毕晟穿戴整齐了,极快的速度弯腰对毕月的耳边儿留了句:

    “瞧你那小模样?等我回来,和你有话说。”

    说完就转身,帅气的不行,腰板挺直的大步流星先离开了病房,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毕晟。

    毕成问:“姐,楚大哥跟你说啥?”

    毕月眨了两下大眼睛,随后得抿嘴才能压抑住笑容,回道:“没听清。”

    车上刘雅芳望着从医院里走出的“哥俩”,她说了句:“那小楚咋还戴着一副白手套?”

    毕铁刚:“备不住是怕冷。”

    毕晟一上车,毕铁刚就回身警告毕晟:

    “脸都没洗吧?你就欠揍吧。”

    刘雅芳扯过毕晟,给他系着棉袄,附和道:

    “谁道了?我看你也欠揍。你搁医院,你睡觉打把势你碰到你姐呢?还得让你大哥特意来接你,你有功是咋地?竟给人添乱!”

    毕晟不服:“谁说我添乱?我还给我哥刷屎盆子了呢。”

    楚亦锋开着车赶路,真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那可就露怯了。随口问道:

    “怎么你刷?”

    毕晟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冲楚亦锋说道:

    “竟听说小辈儿伺候长辈儿的,没见过小叔还得伺候我哥的。当然得我给我哥刷了!”

    楚亦锋不忘给予肯定:“好样的。”

    刘雅芳暗下里冲毕晟挤了挤眼睛,心话:真是随你爹了!大早上的,你提什么屎盆子?

    天安门广场,早已经有很多人等候了。

    楚亦锋站在最前面,他一身军装站在看升旗的人群中,十分显眼,引得很多人都看向他。

    他的身边,是挺着小胸脯的毕晟,他的身后才是毕父毕母。

    他们目光一致,看向一人擎旗,二人护旗,统一着装、正步前进的升旗手们。

    当太阳上部边缘,与天安门广场所见的地平线相平时……

    “敬礼!!!”随着这声音,升旗手瞬间扬起五星红旗,国歌响起。

    白手套、敬军礼,楚亦锋目光坚定地看着五星红旗。

    他旁边的毕晟,腰板直直地立正,用着他最最认真的眼神看向迎风飘扬的国旗。

    站在楚亦锋身边的小少年,毫不逊色般挺胸抬头。

    毕铁刚一手还拿着棉帽子,嘴上喃喃地跟着唱国歌,表情激动的不行。

    刘雅芳肩膀有点儿微微抖动。

    升旗仪式结束,楚亦锋随着场上的欢呼声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刘雅芳哭了:“婶儿,怎么了?”

    毕铁刚露出了笑模样,大大咧咧道:“你婶儿没咋地,跟着瞎激动的,不碍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