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第250章 谁嫌弃谁(二合一)

    “闺女啊,不是爹老古董,也不是不让你咋地……”

    毕铁刚一脸惆怅,惆怅地抬眼看着毕月,眼底还带出几丝小心翼翼,手中还攥着筷子,却吃不下去了。

    他寻思着这话到底该咋说,才不至于让孩子觉得难堪。

    一侧头就看到了穿着新羽绒服的毕晟,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毕铁刚从下了火车也跟刘雅芳一样,没个顺心的时候,就觉得这大的小的啊,就没一个让他顺心眼子的!

    那羽绒服多贵,他没穿过还没见过吗?

    他搁省城看腿的时候,真瞅见过。一打听价格,这给他吓的。

    八十年代的羽绒服样式很普通,其实就是后世最常见的棉袄样式。

    但挡不住那是贵东西。

    贵到啥程度呢?

    苏国不是缺这些东西吗?咱国家都拿这羽绒服换过汽车,真是一点儿不夸张。

    毕铁刚就纳闷了,这怎么老儿子到了京都,咋也变的不听话,随便要人家东西了呢?

    京都这地方咋那么邪性?!

    毕晟抿着小嘴唇,大眼睛里充斥着无语,看他爹边说话边往外喷大米饭粒儿。

    “你自个儿棉袄呢?才刚进城几个小时,来京了这家伙把你嘚瑟的!人家给买就穿啊?眼皮子浅的玩意儿!”

    毕铁刚由好好说话突如其来再次发火,让毕月和毕成同时叹了口气。

    这哪是留医院要照顾他们,都跟着上不起火。

    毕晟等着毕铁刚骂完,迈着稳稳当当的小步子,走到毕月那侧的床头柜前,回道:

    “我自个儿的?那你得问我娘。让我娘给吐的,都不能见人了。我还能光膀子来医院啊。”

    “啥玩意儿?”

    毕月接话道:“爹,我娘好像晕车了。刚才那谁说了。再说不就是一件棉袄吗?我还寻思给毕晟买一件。刚才、刚才他走的急,等下回见到他,多少钱我给他还不行吗?”

    “唉!”毕铁刚无奈地挥动了两下筷子:

    “别忘了,估么着他还得来,到时候啥也别说,先把钱给人家。你们就记住喽,有一个算一个都听好了,人家再有能耐也不能占人便宜,别没咋地呢就让人瞧不起。”

    毕成偷瞟了眼毕月。听他爹那话,也不是没个回旋余地,但又不全是。

    关键楚大哥确实帮了他家很多,倒不是占不占便宜……反正要是那么“一刀切”,分出个彼此老说谢谢啥的,那真有点儿过河拆桥的意思。

    “嗯”。毕月推了推饭盒:“爹,你快趁热吃吧。”

    “大妮儿啊,那小楚,爹都能看出来,看说话打扮啥的,一看就不是咱家人。

    那不是一个锅里的,把肥肉和倭瓜乱炖愣搅,那就得咋吃咋不是个味儿。

    再说你大学还没念完,以后,以后远着点儿,听爹一回,行吗?”

    毕月还没表态,毕晟冷不丁的插话道:

    “爹,你吃着楚大哥做的现成饭,还说他的坏话,你也太不地道了!”

    毕月趁着毕铁刚马上就要暴起时,一把拉住毕父的胳膊,赶紧表态道:

    “爹,我自个儿的事儿,心里有数。

    您也不用多说,我都明白。又不是小孩儿。

    倒是您,您可别再大嗓门骂狗蛋儿了。

    你说说咱家,我估计一会儿李叔快活动完回来了,接二连三的,人家都得瞅热闹。”

    毕铁刚扔了筷子,心话:该说不说的,反正也都说完了。他家狗蛋说的对,吃着人家小楚做的饭,嘚嘚人家这个那个的。

    “我去给你们问问啥时候打针。”毕铁刚说完站起身,顺手抄起棉帽子,饭只吃了几口,又扔在了那,转身出了病房。

    毕成骂毕晟:“你搁家就这么和爹说话啊?他说一句,你有八句对付?”

    毕晟卡巴卡巴眼睛,挺闹心。心里合计着:楚大哥走了,他那新帽子还搁汽车里扔着呢。还有,谁领他去看升旗啊?这不泡汤了嘛!

    正想到这,毕铁林推开了病房门,直接将手里的蓝色毛线帽子扔给了毕晟,毕晟反应极快,一跃跳起接住。

    毕铁林环顾了一圈儿,问毕月:“你爹呢?”

    “说是去问问护士啥时候输下一组,可他拿个棉帽子走的。”

    毕铁林了然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之前,就像是和毕月对暗号似的,又加了句:

    “啊,刚才搁门口碰到亦锋了,跟他聊了两句。他那腿估么着也不能在医院一窝窝一天,不能躺不能撂的,说是今天回家睡个整觉。”

    毕月再次脸红发烧。她以为她早没了这项技能,现在才知道,她脸皮厚?不见得。

    微微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她确定,这一刻,心里并没有失落,只有对楚亦锋受挫后咋想的担忧。

    很没出息。

    不知不觉过心了、在意了,且装作平淡冷静的不欲人知,这就是她毕月。

    ……

    楚亦锋开着车窗大敞四开的轿车,往大院儿的方向行驶着。

    赶上红绿灯,有行人好奇地看过来,他眼神直视前方,表情是毫不在意的专注。

    实际上心里挺乱糟糟的。

    他知道毕铁林说那些话是啥意思,也理解毕父在不了解他的情况下的所作所为。

    可……耐不住那份失落,还是挺让人心情压抑的。

    楚亦锋拉起手刹,抿着唇。

    他以为就凭他的家世,应该是给他加分的,今儿个才知道,在有些人的眼里,也会成为绊脚石。

    多可笑。

    他姐姐口口声声怕毕家占他们楚家便宜。

    结果毕月的爸爸呢?吓的对他紧着摆手。

    那一刻看他的眼神,满满都是恐慌般的躲避与嫌弃,知道他爸爸是将军后落荒而逃。

    不知道的,以为是小鬼子和红军狭路相逢呢。

    他该怎么办?

    接下来是一门心思攻克毕月这道防线,还是突破重围暖透毕家所有人?

    是暂时收敛,真就别热脸腾冷屁股等着毕父毕母离开?

    还是锋芒毕露、勇往直前?

    楚亦锋开进大院儿,情不自禁的叹气出声。

    谁说男人没有无助。

    尤其是被毕父那几句话挫的,楚亦锋等同于是被毕父赶出门,换一般人真没勇气再去,更何况他还要面子。

    楚亦锋劝自己,谁叫咱是个爷们?

    他觉得感情这事儿吧,最怕的就是拖着。还是后者吧,尽力慢慢让他们多了解他吧。

    梁吟秋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摘下眼镜,手上还拿着线装书,斜睨了一眼开门进屋的楚亦锋:

    “回来啦?军辉给你来电话了,你给他回一个?”

    楚亦锋点了点头。直接和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楚老太太对话道:“奶,我一会儿擦完车,拉你出去溜达溜达啊?”

    楚老太太不瞅和她说话的大孙子,她抬眼皮瞧了眼梁吟秋,没吱声。

    楚亦锋边换鞋边说道:“趁着我在家还有点儿空,啊?奶?拉您去前门转转?”

    楚老太太这一刻真心舒坦。心里话:该!臭嘚瑟!瞎管管不到点子上,你儿子眼瞅着就不和你一条心喽!

    很给面儿。

    楚老太太现在真是惜字如金,可这回开口应承了。

    但是一贯风格那改了就不是她了,她端着架子,低头瞅了眼自个儿的银手镯,摆谱道:

    “瞎溜达啥?!你给我冻感冒了呢?”

    楚亦锋本就心情不咋地,回了家自由了,那就更是情绪外露了,一扬手挥了挥,微皱眉头道:“得!您当我没说。”

    楚老太太前一秒钟还眉目舒展,这一秒面无表情。拄着拐,一步一步挪腾到电视跟前儿,在梁吟秋的目不转睛看向她时,对着电视钮使劲一拧,给电视调到了最大声。

    而大少爷楚亦锋已经坐在电话边儿,开始拨号了。

    “嗯。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你全好了没?”

    军辉一手执电话,一手对着身后牌桌挥了挥手:“楚哥,忙嘛呢?怎么腿折了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楚亦锋捏着睛明穴:“别提了。我最近和医院忒有缘。去医院比在家呆的时间还多,天天扎在那。怎么着?有事儿?”

    军辉脸上是一道红疤,新长出的肉,冷不丁的谁一瞅,都能给吓一跳,尤其是笑的时候,此刻他咧嘴笑道:

    “看来你骨头太脆啊,要不然怎么老折腾去医院?楚哥,听弟弟一句劝,真得好好配合治疗。腿那玩意儿得保护好,咱训练是一个,嘿嘿,落了病根儿,将来就算你腰力不错,跪着也受不住不是?”

    楚亦锋终于露出了笑模样,笑骂道:“滚蛋!朋友住院去护理。没正事儿真挂了啊?”

    “别啊!”军辉收敛了些笑容,这回语气认真了起来:

    “楚哥,听到信儿了没?你要是没听到,估么着伯父回来就能跟你说。咱军区要成立不分兵种的特种大队了,各兵种里选拔。”

    “噢?”楚亦锋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坐直了身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看来我得拿痊愈报告报到了!”

    军辉点点头,手插裤兜看向窗外:“是的。”

    楚亦锋站起身,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耳边听着嘈杂的电视声,眼神也落在了院子里。

    他不信运气,不信命运,只信自己。

    鸿雁向苍天,他想,他该粉墨登场了。

    梁吟秋始终没回屋,当她听到楚亦锋和军辉在电话里笑谈去医院比在家呆的时间还多时,心里闷的不行,堵着一口气。

    真想问问她儿子:你还知道啊?!

    然而只能叹气,却不能上前质问毕月怎么就那么娇气,非得扯着她儿子陪着遭罪!

    本来女儿和儿子翻脸,就够她这个当母亲的喝一壶的了,还得绞尽脑汁让他们姐弟俩再和好。

    如果她也被儿子当成拒绝沟通的人物,就她家老楚那情商?那根本指望不上。

    至于指望其他人……梁吟秋瞟了眼楚老太太,不得不大声,得大过电视声喊道:“您小点儿声成不?不行我给你买个助听器,这家还有其他人呢?”

    能指望谁?一个个的,不够愁人的呢!

    梁吟秋望着楚亦锋爬楼梯的背影,扭身也进屋了。她打算一会儿亲自下厨做点儿好吃的,瞧她儿子都瘦了。等吃饱喝足了,不行再试探着聊聊吧。

    忽然想到何振云的外甥女白雪,想起女儿楚亦清和她说的那些话,梁吟秋有些神游的晃进了屋。

    楚老太太剜着眼睛瞪视着卧室门,小声骂道:“还小点儿声,小声你奶奶个……”

    “腿儿”字卡在了嗓子眼,楚老太太脸上有点儿慌乱,不过梁吟秋根本连看她都没看她一眼,越过她上楼了。

    楚亦锋正拿着脱下的军大衣闻呢,闻完还自己恶寒了下,刚要扬手将大衣扔在地上,梁吟秋连门都忘敲了,直接推门而入,开门见山道:

    “小锋,你王大娘家的白雪从外地调到咱军区文工团了。”

    楚亦锋挑眉等着。

    “她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谁谁都不认识,文工团那些小女孩儿为了上台争角的,小心思多。你多照顾点儿。”

    楚亦锋皱了皱眉,不解道:“她一女孩子家家的,我一大老爷们,又不像那些新兵蛋子,怎么照顾?”

    梁吟秋陪笑脸:

    “那能怎么照顾。无非就是她要是去你那找你什么的,你别一个忙字给打发走。当妹妹那样走动着,总会有有心人注意。

    白雪那孩子单纯,不像现在社会上那些女孩子。她没什么虚荣心,说是不想提你王伯伯是她亲姨夫,想靠自己。

    可你王大娘哪能放心,现在不比原来,外地人到哪都被欺生的厉害。”

    梁吟秋说到这,就像是闲聊天似的拿过大衣,又加了几句道:

    “白雪这孩子真是不错。这社会风气也跟前些年不一样了,现在的女孩子啊,恨不得攀高枝儿,恨不得家里出个能耐人赶紧拿出来说说,白雪这样的,真是难得。”

    看梁吟秋的架势好像还没说完,楚亦锋嫌烦了,点点头应承下来:“知道了。您还有事儿?”

    梁吟秋心里这个气啊,脸上没表示出来,脚步一拐,拿着大衣送进了浴室里。也是在转身没和楚亦锋对视的情况下,才装作关心地问道:

    “那个毕月怎么样了?”

    楚亦锋回眸看向他母亲的背影,停顿了几秒,坦白道:

    “妈,您女儿口口声声说怕毕家占我便宜,实际上今天毕月的爸爸来了,我和他实话实说我的情况后……”

    梁吟秋站住了脚,却没有回身。

    “她爸爸对我避之不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