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有了美女,嫌弃姐姐(二更)

    毕成拧眉看向毕月:“姐,有话就说,你能别这种语气说话吗?”

    呦呵!毕月这回真撩脸子了!

    那点儿事儿就那么重要吗?

    值当她给叫了“停”,就能跟亲姐姐激激恼恼吗?!

    满脑子黄色废料,他还有理了!最近真是给大弟惯的没了样子!

    毕月拉下了脸,和毕成肩并肩的往前走着,想压下火气,到了没压住,脱口而出道:

    “那女孩儿家是农村的吧?你们学校的?看起来人不咋地啊!”还成,情绪激动,声音还算平静。

    毕成却炸了:“姐!农村的咋了?你和我也是农村的!刚当了几天城里人啊,你就瞧不上农村?农村就不咋地?!你怎么随随便便评价人!”

    毕月恼羞成怒,她根本不是那个意思,立着两个大眼睛喊道:

    “我哪知道为什么会说她不咋地!我啥时候说农村不咋地了?!她上面穿个羊绒大衣,下面穿个大棉闷子,见着我就跟见到狼似的,扭扭捏捏,真扭捏能干出来跟你光天化日之下摸摸搜搜的事儿?就这两点都违和,我说她不咋地咋的啦?!”

    毕成被毕月气的心潮起伏,胸口直喘,使劲拽了把棉袄帽子,气到他拿帽子撒气,声音比毕月大多了,男孩子更有力量的低沉声音喊道: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你居然说……你也是女孩子,你就这么评价小蕊?!她品学兼优,性格内向,就你现在这样,狼见到你也得跑!她跑了咋啦?!”

    哎呦,毕月被她弟弟噎的,气的要死。尤其那句狼见到她得跑,哪个狼见到她跑过?!

    靠!

    这个小没良心的,刚跟人家处几天啊,亲姐姐都不认了。

    她还没说啥呢?这就开始偏心眼向着了,不知道里外拐的玩应儿!

    没吃没喝,是她这个姐姐给挣吃拿喝,有钱了,供他供的跟个大少爷似的,几个月啊,啊?!

    越想越伤心,毕月气的……她转圈圈,几步跑走,站在道边儿的白杨树下往下拽挂着雪的树枝子。在她心里,气懵了的直观反应就是,手里有武器打起来更有气势!

    今个儿,就此时,这段日子都给惯的没个样了,不抽他,对不起自个儿!

    毕成脸色微变,知道他姐又要暴力了,但没挪地方,眼神闪了闪,有一丝失望在心里悄然划过。

    对,这就是大半年前还不爱吱声的姐姐,现在动不动不是踢他就是吵着嚷着要抽他。

    他十八岁了,他是个男人!

    他姐姐对他管天管地,什么都要问问、什么都要插手,却从不和他塌下心聊聊他怎么想的。每天都抓不到她的影子,她还动不动就发火。

    毕成一肚子闷火,上、上不去,下、下不来,有膈应毕月打扰了好事儿的因素,男孩儿烦了。

    还有一种叫做心虚,叫做越大嗓门越感觉能有理。

    他姐咋知道是农村的?怎么一眼就能盯上那羊绒大衣?他现在真是害怕她,聪明的让人胆怯,他姐现在安个尾巴就是猴,越来越火眼金睛!

    两种羞恼的原因,毕成控制不住找他姐茬,又不敢离开,怕把他姐给气个好逮,各种矛盾的情绪袭击着他,也造成了他原地挨抽。

    毕月拿着树枝子往毕成后背抽,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她跟个半疯似的发火,凡事儿不能多想,想多了、委屈感袭上心头:

    “我说啥了?你能跟你亲姐姐俩这么喊?啊?!因为个外人。我问问咋了?你给我上纲上线!成子,你咋变化这么大?你们这是都咋的啦?!”

    毕月那双大眼睛里,随着抽打的动作,聚满了眼泪。

    哭了,无助感遍布全身,用树枝子抽打也就抽了四五下,还不敌她平时上脚踢的疼痛感。

    然而毕月却像是抽打着她自个儿的心一般,对这段日子的混乱、对明明条件越来越好、怎么烦心事儿倒多了的无奈,谁都是,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让她心里痛快。

    “姐?姐你抽我,你哭啥啊?”

    哭啥?她有一肚子理由能告诉毕成她哭啥,然而话到嘴边儿,却又说不清。

    毕月扔了树枝子跑走了。

    在毕月心里,毕成千变万变也该是个过日子好手的弟弟。

    然而她此刻并不知道,她弟弟已然会在某大闺女面前装阔少了。

    因为她想破头也无法想象、无法理解。

    毕竟她大弟可是一毛、五分的钱都赚过,苦药汤子里泡出来的孩子,不可能会败家!

    自然,她只因为违和两字,对邱怀蕊第一印象不好,认为是个管家要钱、没分寸的不孝女,而没往旁处想去。

    ……

    蔫头耷脑的毕成,火气消了,从他姐落泪那一刻。

    他站在胡同口傻站半天,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等想追他姐的时候,毕月已经坐车走了,并且难得的是败家招手打了出租车。

    毕小叔正站在院子里抽烟,一回身就看到毕成脸色很不好看的进了院儿:“怎么了?你这是去哪了?”

    毕成倒实话实说:“胡同口碰到我姐,吵了几句。”

    毕铁林意外,挑了挑眉,心里也随之叹了口,这俩孩子都大了,他一三十岁人带俩半大孩子,也搞不懂现在年轻人。

    真得让大哥和大嫂尽快过来,哪怕是给他俩做做饭呢,看看别人家的幸福,不就是一家人都在一起吗?!

    “因为什么?”皮鞋撵灭烟头,毕铁林双手插在裤兜里。

    毕成脚步停顿了一瞬,少了从前的吱吱呜呜,学会了兄弟们教他的那一套,不能啥事儿都和家长说!

    随口扯谎道:“我姐嫌我乱花钱了,小叔,我去给我姐那屋捅捅炉子,你早点儿睡觉吧,我给她开大门,估计是跑店里去了。”

    毕成正苦闷着捅炉子,进入后悔模式,回忆是不是哪句话重了,要不然他姐能哭吗?五分钟后,毕铁林推开了毕月屋的房门。

    十元一张票,三十张厚厚一沓,摆在了毕月的书桌上。

    毕成蹲在炉子那回头一瞅,愣了:“啥意思啊?小叔?”

    ——————————————月票支持,码字动力!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