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丑八怪”

    “你说什么?!”楚亦锋瞬间转过头,直视着站在床边儿的女孩儿。

    “嗯?毕月?”

    他那双曾经只要见到毕月就爱笑的双眸,闪动着不可置信。

    毕月又不是傻子,知情识趣还是有的。

    人家那表情明显不对劲儿,语气不认同。

    可她真是不明白了,她说的不对吗?那怎么劝啊?

    毕月有点儿莫名其妙,还特意回忆了下刚刚说了啥……

    “呃,你都哪受伤了?没开战前就碰到敌军啦?然后受伤?”想转移话题,缓解一下尴尬气氛。

    虽然她不懂打仗是个怎么样的流程,但她把楚亦锋那张脸看的分明,那是什么表情?瞪着俩眼睛,像是看陌生人!

    楚亦锋半张着嘴,就那么直愣愣地盯住毕月,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可笑到……是啊,没碰到敌军,为什么会出意外?!

    为了她,他可以拼了命的努力,试图去了解她,懂她,站在她的立场,可她哪怕有一丝丝明白自己……

    原来一丝都没有……

    “呵呵。”楚亦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忽然轻笑出声,笑着、还死死地盯着毕月那双懵懂的双眸。

    曾经,那双笑起来、弯的像月芽一般的漂亮眼睛,此刻看在他眼里,很空洞。

    毕月站在病床边儿,看着楚亦锋那副对她好像很无语的样子,听着笑声,不知名的尴尬遍布全身,就像是在笑话她一样。

    毕月脸色微红,语气里没了小心翼翼,这人真是有病了!

    对探病的人,那算是什么态度啊?她总共进屋也没说几句话,一直在哭好吗?这是什么意思?!

    “楚大哥,你好好养病吧,我改天再来看你。你单独叫我留下,是不是有什么要嘱咐我的?你的房子、车子都好好的,我还买了棉花,给你车套了件衣裳。”

    楚亦锋仍旧笑着,只是眼里没了温度,眼含深意,眯着眼看向那个他居然能给写遗书的对象。

    他的遗书,他的平安扣,他望着星空去想象的女孩儿,他如果那天不下车、不买什么该死的平安扣,又怎么会窝囊到被甩在泥潭里……

    她跟自己聊房子,聊车子,聊她做了好人好事给他做了件“车衣”。楚亦锋啊楚亦锋,有没有感到讽刺?

    楚亦锋胸口隐隐作痛,憋闷感缠绕着他整颗心。

    理智到冷静、平淡的声音:“你不打算问问我到底哪受伤了吗?”

    毕月有一瞬沉默以对。

    她明明问了好吗?

    进门就看见他在吐血,当时吓坏了所有人,他那奶奶哭着问了好几次了,有人回答吗?!

    这怎么、怎么找茬啊这是?!

    调整了下心情,毕月劝自己,谁有病的时候,都脆弱!她表现出关心问道:

    “那楚大哥到底哪受伤了?我现在只知道你腿,是不是打了钢钉?为什么会吐血?要不然你再检查检查吧,别是有什么内伤……”

    “好了,毕月。”不急不缓的语气,这次直接变成了冷漠的态度制止道。

    楚亦锋当着毕月的面,身体往下窜了下位置,扯到了受伤的胳膊、没过麻药劲的伤腿,他却像无知无觉一般,连眉毛都没皱一下,躺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一副他要休息的样子。

    随后无力的对着毕月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示意她住口!他真的想对毕月说:“我不想再见到你!”

    楚亦锋没说出来,但是就这摆手的姿态,看在毕月眼里也明白了,她这是遭人嫌弃了。

    曾经两个人之间拉近的距离,因为本身没什么基础,因为没经过什么事儿,现在又在不知不觉间重新竖起了围墙。

    毕月先是有了怒气,真是莫名其妙!

    她想着:她这一天时间,是倒霉的日子吗?

    楚大哥有事儿就说事儿!有病就养病!没求他病倒第一时间非得像对待其他探病人客气的态度,但最起码不能是这样……

    一种毕月也说不清的态度。

    可这人干脆从头到尾,根本就没回答她的问题,磨磨唧唧的,说着好像似是而非的话。

    单怒气过后,毕月看见四肢只剩左腿没有缠白纱布的楚亦锋,又叹了口气。

    她想着,这人啊,为什么那么善变?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

    她和笑笑变成这样了,当初那么好……

    时隔俩月,楚大哥也神经兮兮了……

    她明明对待这俩人都掏心了,可他们怎么就变了呢?到底是谁的问题?

    她一个人来到这陌生的年代,经过半年,还是一个人。

    原来,真的是只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

    一股委屈心酸溢满心间,毕月劝着自己:别哭,哭多难看,不知道的以为她是他老婆、在这演蓝色生死恋呢!

    同时在心里警告自己,别再轻易对谁都真诚掏心,这样就不会出现他们说撩脸子就撩脸子、然后自己只能尴尬地逃亡。

    没了再拿热脸腾冷屁股的心。

    穿着黑大衣的女孩儿,默默地转过身,放轻脚步,不再小心翼翼讨好,不再想抓住那仅剩下、曾经很理解她的人。

    楚亦锋听着毕月转身离开时说道:“我改天再来看你,楚大哥,好好养病。”而他一声未吭,仍旧闭着双眸假寐。

    如果心口还有一丝亮光,现在也熄灭了。

    他像不像傻瓜?她不配自己像傻瓜一样去对待她!

    这就是楚亦锋的心理。

    毕月静静地离开,她想着:临走临走,他连嗯都没嗯一声。

    毕月走出病房,病房门关上的那一瞬……

    梁吟秋意味深长的率先打招呼道:“小毕?”

    “梁阿姨。”毕月的笑容有些僵硬。

    面对梁吟秋那复杂的眼神、面对楚亦清微扬下巴、上下扫视她的目光,面对楚老太太伸出食指指着她的鼻子方向,面对楚慈好奇的看着她。

    就在她觉得有点儿尴尬、窘迫时,更让她难堪的一幕出现。

    梁吟秋刚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楚亦清想问:“我弟弟和你说什么?”时,病房里响起了清脆炸裂的声音。

    楚亦锋在毕月合上病房门那一瞬间,拖着伤腿挣扎坐起,一掌挥开床头柜上的所有东西。

    玻璃杯碎片、脸盆、毛巾散落一地。

    可他的左手里,却紧握着那颗小的平安扣,他想像他那颗一样捏紧攥断,最后又无力的摊开了掌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