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乱套(为冰依11和氏璧+1)

    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白雾穿梭在一个又一个驻扎的帐篷之间,吹拂着一面面颜色鲜艳的战旗。

    今晚,天空作美,在连续阴雨缠绵的日子里,它忽然大晴了起来。

    夜空中挂满了星星,似是在祝福、叮嘱,让战士们能感受这一刻时光的美好。

    夜深了,帐篷里传来战士们的呼噜声,楚亦锋怀揣三封家书,也进入了梦乡。

    ……

    楚鸿天推开了家门,浑身上下散发着酒气。他心里比谁都难受,咋抒发?找个跟他有共同话题的,曾经一个战壕里滚过不怕丢人的,大喝一场吧!

    就这样,他和军辉的父亲,面前摆着花生米,手里操着搪瓷缸子,一口又一口的白酒往下灌着。

    越喝越难过,楚将军眼圈儿几次红了。

    楚鸿迟、他亲弟弟,他们老楚家就他们这哥俩!

    没了,牺牲了,他那么优秀的弟弟,比他有文化、说话有水平,要是活着,是不是能比他更有出息?

    楚亦锋、他儿子,唯一的小子,得给他老楚传宗接代的宝贝疙瘩!

    打小调皮,可大院里的叔叔伯伯谁不得夸一句,长的好,聪明极了!

    一直一直,那小子还真就没让他失望过。

    他嘴上从来没夸过,可别人家儿子白给他一沓,他都不换,那是打一下,后悔半天的心尖子!

    军辉的父亲喝多了是絮叨,拽着楚鸿天的胳膊说着军辉小时候的事儿。

    楚鸿天喝多了就忆往昔,两个大嗓门直喝到半夜才双双回家,都憋着没说呢,还不知道咋和家里那爱哭的妻子交代。

    “嗯!”楚鸿天清了清嗓子,希望得到没离家出走前的待遇。

    以前他回来,他那个俊媳妇都给他拿鞋、还帮他穿上。几十年了,一如既往的对他这样。

    一时喝多了,又习惯性摆谱,站在门口等着。

    梁吟秋打开卧室门,平日里爱盘着的发鬓也早已经放下了,穿着一套格子棉布睡衣出现,用着清清冷冷的眼神瞧了楚鸿天一眼,随后就转身又关门进去了。

    “你!你这娘们……”

    “砰”的一下,开门开的太急,梁吟秋自个儿开门、肩膀居然撞在了门框上,她拧着眉,声音里就跟带着冰碴似的:

    “娘们?楚鸿天,你管谁叫娘们呢?不会说话就出去!”

    就这么两句自认为的重话,梁吟秋喊完了,楚父没咋地呢,她先被气的羞的脸红了。

    楚父一愣,愣完以为自个儿听错了,看着梁吟秋有点儿躲闪的眼神,气焰又再次嚣张了起来。

    拖鞋换鞋,手中的公文包一扔,大步上前,边走边小声警告着:“我看你这娘们是欠揍了!”

    喝的涨红的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五官,无论是真是假的怒气,都看着像那么回事儿,大掌一把钳住梁吟秋的胳膊,往卧室里拽,“啪”地一声,脆生生的声音……

    梁吟秋使劲挣扎着,力气上又扭不过楚父,她觉得这日子真不能过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她都多大岁数了,居然又被他打了屁股。

    有种羞辱感全面向她袭来,这一刻后悔的肠子都要悔青了,怎么就嫁了大字不识的大老粗!她有眼无珠啊!

    楚父这一生啊,怕的人和事儿少之又少,当年因为大舅哥的身份,被人带走审查拷问,他都没含糊,可他就怕家里这娘们哭哭唧唧,那真是磨人啊,哭鸡尿嚎的,一抹泪能抹一上午。

    瞅了瞅卧室门带上了,还这个点儿了,楚父放心了,翻过撅在那痛哭的梁吟秋,一把搂在怀里。

    粗大的手指想给人抹泪,梁吟秋嗖地一下就转过了头,楚鸿天搁嗓子眼里嘟囔了句:

    “这不闹着玩。你都多大岁数了,还搞年轻时那一套治我!”

    “我是治你吗?我能制服你吗?你是谁,堂堂将军!你有能耐别回家啊?”

    在梁吟秋还没说完时,楚鸿天注视着怀里的妻子,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或许是酒喝多了,他忽然想起曾经他上战场时,面前这个妻子刚二十出头,抱着大女儿,好像就是哭着说“我能制服你?”……

    “小秋,亦锋去前线了,咱俩等他回来,再闹,好不好?”

    眼圈儿里的泪还在滴落着,梁吟秋眼睛迅速睁大,没了刚才脆弱的一面,她不可置信道:“什么?!”

    ……

    真的没了争吵,梁吟秋木愣愣地坐在床边儿,捂着心脏的地方,听楚鸿天在旁边说着。

    就在梁吟秋刚要扭头开口时,夫妻俩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能在这一时刻,听到有人能糊涂到说话戳他们心窝子。

    卧室门被人在外面推开了,小个子老太太出现在门口,人们常说老儿子、大孙子,可见楚亦锋在老太太心里的地位。

    老太太觉得听到这信,不如递给谁一把刀,直接挖了她的心得了!

    站在门口,佝偻着身子,泪流满面,真情实感。

    偷听时还能震惊到说不出话,可推开门了,情绪控制不住了。

    楚老太太一手拍着大腿,一手捂着满是皱纹的脸,嚎哭道:

    “我大孙子上战场了!大天啊,你还将军领导呢,你连你儿子都保不住,你咋那么没能耐吶!啊?!

    咱家都没了一个了,能不能求组织放过我们老楚家啊?我将来到了那面咋和你爹交代啊?这咋可一家祸害呢,没完没了啦?!”

    楚鸿天愣了一瞬赶紧站起身,扶住快八十的老母亲:

    “娘,您可小点儿声,这是光荣的事儿!这是觉悟!我们是军人!要不是叶家小子举荐……”

    老太太忽然拿下了捂着脸的手,瞪着两个眼睛,立刻浑身充满了力量,问道:

    “你说谁非得让去的?叫啥名?哪牌哪号?!妈了个腿的,我找他去!这咋不给留个根儿呢?不盼咱家好啊,大天,你得多留个心眼啊!”

    楚父都被老太太的反应弄懵了,关键也跟他八十岁的老母亲说不明白啊,那屋里床边儿还坐着一位抹眼泪的,一时觉得心脏过速,突突突的乱跳。

    楚慈下楼就傻住了。可老太太却像是最清醒的一个,小脚紧着倒动着,两手死死地拽住楚慈的胳膊,抬脸看着她小孙子:

    “小慈啊,你可得答应奶奶,不能当兵啊,不能当兵!咱家就剩你一个能传宗接代的了,奶奶给你鞠躬求求你了,就剩你一个了!”

    “娘!”

    “你!”

    楚鸿天震惊了,他娘这是咒他儿子?

    梁吟秋疯了般的往客厅冲:“你再说一遍?!你儿子死了,我儿子都不会牺牲!”

    当了大半辈子的老实人,这一刻犹如疯了般情绪激动……

    (四更下一章6点-7点之间,我歇会儿就继续去写,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