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遗书、情书(二更)

    正如《血染的风采》这首歌的问世,它就是一首纪念自卫反击战的歌曲。

    创作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级战斗英雄,他所在的班,全体战士壮烈牺牲,只剩自己孤军作战。他书写的是所有参与那场战役战士们的心声。

    刚才还在河泡里嬉笑怒骂的战士们,现在在岸边席地而坐。

    没人说话交谈,每个人的脸上都随着回忆带出了留恋。

    这群由京都军区组织的多兵种突击队的战士们,从到了云南就开始训练。

    为了尽快适应这的地形、天气,真是风雨来雨里去,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泥地里摸爬滚打。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静下心来想一想家里的亲人、妻子。

    要交遗书了,有一种可能,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和家人的对话。

    有光膀子****上身的壮汉子,坐在草地上凝神屏气的琢磨着;

    有披着件衣服没系扣子,挠着自个儿的光头想着说点啥的;

    而他们的营长楚亦锋躺在草地上,正看着蓝天,旁边是被微风吹拂的信纸,那上面一片空白。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再不能起来,如果是这样,你不用悲哀。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

    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

    军辉从远处大步走了过来,他眯了眯眼睛,一瞧那气氛就明白了,他刚写完!

    走到近处对着席地而坐的战士们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随意,用脚踢了踢楚亦锋的小腿:

    “楚哥,听说你们先来?我们打配合?”

    “嗯。”楚亦锋没睁眼,似在晒着太阳。

    军辉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唇,笑了,干脆扒拉开信纸和笔,坐在楚亦锋的身边小声道:

    “怎么着?楚哥舍不得恋恋红尘的人世间?”

    “你写完了?怎么写的?”就像是俩人在商量写报告的语气,只是声音低沉,带着不想下笔的无奈。

    军辉摘下军帽,还是嘴角带笑的表情,只是望向远处的眼神很复杂:

    “就跟我娘、你婶子说呗,她是军人家属得有觉悟!呵呵,还说多亏没成家,老哥一个,要不然就凭咱?指定是娶皇城根儿脚下最漂亮的妞啊,你说都漂亮成那样了,搁家杵着,多白瞎?!”

    妞?他楚亦锋也有个妞。

    给父母写遗书,是愧疚。给小月亮写点儿啥呢?又能给她留下些什么?

    难道和她说,得亏没让你喝到我煲的鸡汤,要不然就凭我这一手自学成才的好厨艺,将来你想得慌怎么办?

    还有……楚亦锋睁开了双眸看向蓝天白云。

    多亏没和她挑破那层窗户纸,要不然他光荣了,就那烈性子还得进医院。

    这样挺好,京都那面遍地是挣钱的机会,老百姓们过着安逸的日子,跳舞唱歌的,她乐呵呵的继续当钱串子,钱赚的越多,她越能傻乐……

    距离京都大约三千公里外,有一位秃老亮形象、明明长相丰神俊逸,皮肤却糙的厉害,胳膊上挂着划伤的男军官,他正坐在弯弯的月亮下,用嘴叼着手电筒,写啊写。

    干裂的嘴唇由于大张着嘴,血迹染在了手电筒上。

    别人都是写个一两封信,但楚亦锋得写三封。

    怕啊,怕他真的光荣了,别给心底的那几个人留下啥心理后遗症。

    写给父母的信,他换了平日说话的套路,讲小时候,诉说感谢父母对他的栽培,他嫌弃自己啰嗦,但也是第一次耐下性子。

    就罗里吧嗦一次吧,一直没说过。

    楚亦锋在最后琢磨来琢磨去,到底加了一句:

    “妈妈,要是我不在了,您不用再为了孩子忍了,忍了大半辈子,该怎么高兴怎么来了。”

    可以预见,当楚将军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是多么的暴跳如雷。

    心寒啊,他在这个家是啥时候没了地位的?怎么就生了不孝子!

    第二封信,楚亦锋写的迅速了,他替他的叔叔楚鸿迟,抒发了当听到即将要上战场的那份激动心情。

    告诉楚慈,当穿上这身军装后,即使牺牲,也一生无悔的决心。

    楚慈是他唯一的弟弟,那小子心灵上有道疤,楚亦锋希望自己的寥寥数语,能让那小子明白、懂得。

    可当他提笔写完“毕月收”的信封后,一时略显踌躇,摘下嘴里的手电筒,仰头看了看星空。

    再低头时,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拧眉写下了真正意义上的“遗书”。

    “毕月:

    那套三室一厅,赠与给你。先别莫名其妙,读下去!

    家这个词,是归属,是你受伤难过的去处。

    别怕,有一天你累了倦了,有地儿能收留你,即使没人在你的身边陪着,它是死物,不会走。

    我的那台车也留给你,不会开也接着,去系统的学习一下,不要开快车,要时刻保持清醒、注意安全。

    有了它,你就是倒买倒卖啥,都不怕再被雨浇的狼狈、四处逃窜!

    它能让你的步子迈的更快、走的更远,相信我,你需要它。

    我卧室那屋的左手边抽屉里,有个黑色的实木盒子,里面还有两千多块钱。

    那钱啊,不是白给你的,每年天冷了,拿着它给自个儿添件棉衣,也不知道够买几年的。

    没办法,我奶奶太厉害,我母亲不知道咱俩的关系,我的存折在大院儿,就这些能留给你的。

    还有,你明年五月份刚一过,就记得去找我的好友刘大鹏,我会在信的末尾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你拿着这封信给他看,他会给你安排留在京都分配工作,相信我,去找他,你一准儿不会回乡下。

    以上几点,你乐不乐意都要接着!都要照办!

    不要问自己为什么,我现在就能给你答案,因为我乐意!

    不要再轻易接受别的男人的帮助,你刚十八岁,还分不清好人坏人,每一个故意接近你的人,都抱有目的,包括我!

    钱串子,毕月,如果可以,我希望是陪伴你一辈子,实现我想象里的那些不怀好意,而不是在另一个地方,想你一辈子。

    以上,真实有效,楚亦锋亲笔。”

    (求月票!!喊了一章求月票,结果没两票,心里一慌,人呢?去后台瞧了一眼,推荐票那一栏全是书友们在积极投票,搞半天……好吧,大家的月票都被我掏空了?唉,就让我一直喊到三十号吧,行不行的,有没有的,管咋的也算尽力……下一章更新,两点-三点那样吧,我歇一会儿就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