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说走咱就走啊(二更)

    毕月这一夜睡的还算踏实,关上房间门,什么也没想,只觉得浑身疲惫,酒劲上头,还有、脑子涨涨的疼。

    第二天早起,她睡眼惺忪地给毕成端上粥、咸菜、煮鸡蛋时,还打着哈欠,就像没睡醒似的,毕成特意看看他姐的脸色。

    和毕月相反的是,毕成这一夜都睡的不咋地。

    一闭上眼睛,他就开始回忆哪句话说的是不是重了。十分担心他姐再次憋屈进医院,实在是怕了他姐那塑料体格,不过看来还好:

    “姐?”

    毕月三下两下把头发抓的乱七八糟:“怎么?”态度不错,就像是负面情绪全面消化了一般。

    “没啥事儿,你先洗把脸精神精神吧,这粥我给你舀出来晾着。”

    ……

    去学校上课,早就成为了毕月的思想负担。

    又不是没读过,在她看来,这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儿。

    至少对于她来说是这样,耽误之极,不是安安静静当什么八十年代大学生!

    毕月早想好了,明年啊,大四阶段实习当老师什么的,她都不抢名额,最好老师在派遣时能忘了她。

    就这样念书的态度,可见她有多不想上课,但因为这个学校有梁笑笑,她的身边坐着一位和她嘻嘻哈哈的女孩,自从她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她觉得很值!

    她希望有很多很多空闲的时间去陪伴小姐妹,因为她清楚,女孩儿们之间的交情其实要靠陪伴,也喜欢有人和她形影不离。

    推开班级门那一刻,毕月的心里是含糊的。

    最后一排那个地方,除了仨男同学跟书呆子似的死记硬背靠墙坐,再就是“另类”的她俩,而笑笑……

    她还会在吗?

    毕月唾弃自己,她居然质疑她们之间的关系。

    穿着黑大衣的瘦高女孩儿,背着米色的双肩包,推开了教室门,抬眼往常坐的位置一瞧,心被揪了一下。

    表情未变,装作若无其事,假装不懂什么意思,她路过姜珊和梁笑笑的那一排,走向自己常坐的地方。

    紧盯黑板,以最为认真的态度,听了一节课……

    ——

    楚亦锋记。

    那一日……

    楚亦锋趿拉着双拖鞋,穿着个跨栏背心、大裤衩,手握车钥匙,就这样的一副形象,急匆匆的于早上五点钟离开了医院。

    医院走廊的回声,都是他着急赶路的拖鞋踩踏声。

    京都的清晨街道上,有一台皇冠轿车在市区飚到了一百二。

    楚亦锋兴奋于和毕月更上一层楼,他认为就差捅破窗户纸了。

    他的这份自信,源于毕月爱看他、还爱看着他时发愣的羞涩表情,自个儿分析的!

    想到这,楚亦锋一手揉着方向盘拐弯,嘴角上翘乐了。

    男人嘛,面子再窄,有些事儿也得担起来!

    毕月再对他有意思,也不可能主动表白,只能他来!

    来就来,这事儿拖下去没意思,早说早利索,彻底给毕月打个标签,放心!

    进了小区,甩上车门,楚亦锋两手插在大裤衩的兜里,其中一只手在兜里攥拳,表情上一本正经,可此刻心里正滑过那一幕幕……

    他那只手,搂过毕月的大腿根儿,托过毕月的小屁股,触摸过毕月的心口窝,本意是想看看她出的冷汗热汗,没掌握好尺度,一拐……

    原来那小丫头还没发育完全,哪是小月亮,是小星星。

    在楼道里爬楼梯的楚亦锋,脸热了,他就像是此刻被人抓包了般,轻咳了两声,提醒自己得想点儿正经的。

    你说都这样了,板上钉钉了,他是一军官,还是挺保守一人,那得负责任,毕月那就得是他的人!

    顾及小丫头病着,楚亦锋打算等毕月清醒清醒睡个好觉,中午或者晚上就麻溜把该说的都说了。

    车速飚这么快,还有着急,想到这,楚亦锋三步并两步跨楼梯。

    叶部长事儿多,昨个下班前可说了,今早一个都不许少!还特意用眼风扫了他一眼,他总出军区,要是再敢迟到,那真离受处分滚蛋不远了!

    推开家门,楚亦锋这回没了顾虑,进屋先把车钥匙扔向茶几时特意弄出声响,看着毕成被尿憋醒,还迷迷糊糊的状态站在卧室门口。

    楚亦锋态度只能算一般,表情严肃,有点儿教育的意思:

    “毕成啊,你姐半夜发高烧,你不知道吧?她那小体格,又是嗓子哑,又是爱着急上火的,你以后真得注意!不能因为她是你姐,就觉得她什么事儿都能挺住,一个女孩子,有些事儿就不该她扛,你明不明白?”

    “啊?”毕成没反应过来,这话从何说起啊?

    顿了两秒,毕成反应过来了,对楚亦锋比了个“稍等”的手势,嗖的一下钻进卫生间,边尿边打听着,声音里满是焦急:

    “那我姐现在在哪呢?好没好点儿?”

    楚亦锋干脆拿着军装在客厅三两下套上裤子:

    “军区医院,你赶紧着,把昨天的粥热热,再给蒸个鸡蛋羹,住院处204病房。”

    穿好裤子,套好上衣,顺手从衣兜里拽出几十块钱扔茶几上,楚亦锋继续絮叨着:

    “中午你找个空去趟菜市场,买只鸡给我扔家里,我要是十二点半没赶回来,你就近去医院那条街左拐二百米,有家国营饭店,去给她弄点儿顺口的,晚上我八点左右能赶到,等我一起吃饭!”

    毕成和楚亦锋俩人这时候倒真像一家人了,也没了拘谨和客气,挤在一个水池子附近洗着脸,各有各的急事儿。

    戴上军帽,系上风纪扣,一身军装的楚亦锋,浑身散发着沉稳的英气和刚毅,声音低沉,只是说出的话,很接地气:

    “记住,必须等我到了再出院,她那样得好好观察观察,有事儿给我打电话!”门关上了,潇洒离场。

    ……

    紧赶慢赶,楚亦锋愣是在九月的天,着急的出了一脑门汗,正要往办公楼走,他忽然驻足停下,侧过身、眯着眼望了望远处。

    有种直觉,今早军区气氛不对劲。

    如果他的眼力没出错,那面的旮旯有一队是全副武装的样子。

    楚亦锋摇了摇头,压抑住也许有一天,也能梦想成真的悸动。

    可当他站在叶伯煊的办公桌前,第一次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楚亦锋,现在认命你,多兵种突击队、陆军三营的营长。五分钟后出发!”

    ——————————————————————————

    晚九点半大家来看看,如果能赶出来三更的话,那个时间应该发上去了。如果没有,明天四更。我这腰扭了一下,这两天更新不太给力哈,实在是坐不住椅子。

    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