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76章 尘埃(一更求月票)

    八五式军装制服,大檐帽、佩戴圆形“八一”红五星帽徽,肩扛陆军领章。

    身着便装的楚亦锋,是邻家优质哥哥,是能在灯红酒绿中卖弄柔情的少公子,是毫不拖泥带水潇洒离场的不羁男子。帅气难当!

    而身着军装的楚亦锋,是浑身上下散发着沉稳的英气和刚毅,是成熟男性的魅力,是挥洒一身正气的铿锵男儿。魅力难挡!

    钥匙扭动房门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忍耐力为何会降低,唯一清楚的是,这是他挤出来的时间。

    ……

    奶奶回来了,口口声声打电话挑他这个长孙的理,说他没有去接她,怨他根本不惦记她。

    母亲又再次受了委屈,哭着跟他说都快要过不下去了,这次闹的凶,连父亲都不在,婆媳关系上也就不再和稀泥!

    楚慈昨天晚上回家很晚,且打电话找过他,是不是有事?

    姐姐说和他有事儿商量,公私都有,拜托他倒个空闲、倒点儿时间,必须面见!

    父亲呢,自从那天打完他一巴掌后,就搬到了单位,挺大个领导也不嫌弃丢人,居然和母亲闹起了分居……

    一桩桩、一件件,以上任何一种理由,换做从前的他,都不该此刻站在这里。

    可楚亦锋现在只想来这里,就当他是想松口气儿吧。

    打开房门,空无一人。

    心里明知道这个时间段毕月会在学校,出现才会奇怪,但楚亦锋还是扶了扶额,他穿成这样是要闹哪样,给谁看?!

    如果没有期望,不会这个形象出现。

    如果说没有失落,那是不可能的,还有点儿为自己变蠢了闹心,为智商捉急!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响起,楚亦锋循声望去。

    两个贝壳、三个小铃铛,正随着微风愉快地摇曳,清脆的声音、欢快的晃动,楚亦锋抿了抿唇,眼里带出了笑意。

    没在家就没在家吧,原谅她了,还知道置办家当,这就该给个肯定!

    大步上前,掌心冲上握住了想要挣扎、讨厌他影响它继续瞎乐呵着的贝壳,楚亦锋就似看见了毕月挂这一串时的样子,那个丫头和铃铛一样,就是个爱动调皮的。

    他很高兴毕月有心想装饰这个房子,那么抠门,真是难得。

    在不经意间,楚亦锋已经对毕月没了啥金钱上要大方点儿的指望,并且在心里把那道能做他女朋友的合格线、给降的很低。

    粗犷的铁骨也有细腻的柔肠,象征不屈、一身军装的男人,深情款款的望着贝壳,嘴紧紧地抿着,看上去正在琢磨着什么大意义的事情。

    可当楚亦锋转过身,试图要寻找毕月存在的“蛛丝马迹”时,他忽然微歪了下头,疑惑地皱起眉头。

    茶几上放着一张电报、一张字条。

    楚亦锋微眯眼睛,几步走上前,拿起两张纸,先看的是字条,潦草的字迹,只一句话:

    “它就是抱歉理由,毕月留。”真够简单利索的了。

    楚亦锋一眼扫过电报内容,“爷病故速归”。心里咯噔了一下。

    楚亦锋再次仔细看向那张字条。

    只写一句话的功夫,瞧,和他想的一样,丫头哭了。

    大概是毕月的泪滴粘在了字条了,让楚亦锋的心里在逐渐扩大着惦记面积。

    他搓了搓脸,坐在了沙发上,手里还攥着那两张纸,闭目养息。那些毕月最不为外人发现的模样,正在他的脑海中闪动着……

    她其实并有多大能耐,却喜欢表现的大包大揽、咋咋呼呼。

    看似能扛起很多,却一直胆小的要命,始终是在强撑着,外强中干。

    听她说话,句句话都挺理性硬气,活的糙着呢,实际上对那些主动伸手对她释放善意的人,心里比谁都软乎,也细腻的要命。

    冷暖承受,她都以笑谈的形式,没心没肺的畅想着每一个梦。

    这就是通过那晚聊天,结合着自从认识毕月后目睹的一幕幕,观察、想象、深入了解、楚亦锋眼中的毕月。

    而此刻,他心疼了。似像是眼前看到了毕月明明慌张难过,却要拉着她大弟一步一步往家走。

    她一定会在心里劝着自己:“我指定想的开,谁都得有一死!我也得死!”,可实际上,她比谁都难以接受。

    因为那是一个爱自省的丫头!

    她爱想象没有尽力做到的一切,谴责自己、告诫自己、逼着自己,总能找到理由去不停琢磨“如果重来一次”……

    心疼?这两个字,对于楚亦锋来讲,格外陌生。

    就觉得特希望从此以后毕月站在他身后,不用装、不用强撑,他都能给担着,她来负责乐呵呵笑口常开。

    更是泛起了一种从没对任何人有过的惦念。这丫头估计啥时候回来,他的心才能什么时候烙底儿踏实!

    抬手腕看了看时间,那对儿姐弟俩此刻应该在火车上,嗯,得尽快给这个新家安装个电话,不敢说第一时间赶到,至少他也要抽空过来看看。

    ……

    以“奔丧”的形式再次重返家中,这一路的心情该是多么沉重。下火车、转客车,毕月和毕成滴米未进。

    就像楚亦锋想的那样,毕月看起来比毕成要能担事儿。

    从买火车票到找客车、雇牛车,毕月都先于失魂落魄的毕成。

    可当牛车进村时,毕月听到村里的乡亲们扯着嗓子、像是通报一般喊道:

    “老爷子的孙子孙女都回来了!”心里翻滚着,眼圈儿也随之红了。

    离很远,她就看到了门口挂的那些象征家里老人去世的白纸、布条,望着那些围在她家门口的村民,看到她娘手里拿着早就预备好的带一小块红布条的黑孝布……

    刘雅芳小跑到牛车前,看到她大闺女和大儿子,就像是找到了依靠般,用手背抹着眼睛:“妮儿,你爷没了,啥话也没留下,就叫了一遍你们的名字。”

    毕成大步跑走,他站在门外撕心裂肺地喊着:“爷爷,爷爷!”毕成心里有气。

    他气爷爷都忍了两年的苦日子,到头来眼看日子就好了,他和他姐往家搁了那么钱,终于能顿顿吃点儿好的了,咋就走了呢!

    还有医院,不是还有半年吗?咋去一趟就没了呢?!

    而毕月的眼泪滚滚落下,她一把抱住了刘雅芳:“娘,娘。”其他的话,再说不出来。抬起泪眼,看到她爹、姑姑、还有……那是小叔?她听着姑姑说:“你爷没看着你小叔!”

    毕月再也受不住了,在和小叔毕铁林的对视中,哭出了声。

    姐弟俩跨过毕家大门,按照习俗,跪下、扣头、大哭、哭头路,哭他们身在异地他乡没有及时赶到,哭着回忆爷爷的那句“好好学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