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4.第2264章 【番】后来,彼此都已忘我

    被扔到床上的那一刻,陆芯白的反应唯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解放天性!

    她虽失忆,但心底里对白岑曦的感觉仍旧还在,再加上那情药的催动,那一刻她躺在那里,笑的就像个精灵。

    在这方面,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一个女人,若不是对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若不是心里有情意,是不可能抛得开一切的。

    所以,当天时地利人也对的时候,她没有再委屈自己,而他也没有再克制自己。

    衣服都没有脱完,白岑曦已扑了上去……

    她轻薄的衣裙在他的掌心片片剥离,当她如雪塞玉的肌肤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所有的语言都已无法形容他内心的感觉。

    他吻了上去,极用力的那一种,不同于任何一次。

    情动,情乱,情迷……

    迷离之下,她与他的配合得天衣无缝,嘤咛,软语,她在他怀里轻轻地抖:“岑曦,岑曦……”

    心动,情动,那每一声呼唤,都似能直入心灵。

    白岑曦终而不再克制,用力将自己埋进了她的身体……

    初经人事,虽有烈药的滋润,可她还是不适地拧起了眉,软软在哼了一声:“疼……”

    疼?怎么会疼?

    她,她难道还是第一次?

    白岑曦震惊地看着怀里的人,一颗心上上下下,起起落落。

    要知道,他之所以不喜欢陆芯白,很大一定的原因是因为初见时她轻慢的表现给了他一个不太好的第一印象。

    再加上她在国外呆的那一段时间,风评也并不是特别的好,所以他理所当然地以为,她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早就经历过了那种事。

    可是,可是,可是……

    为什么她还会疼?

    或者,是因为太久没有……做过?

    不敢相信,但也期待这是事实,于是白岑曦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他压抑地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然后,抱着她的身体直接将她挪到了床的另一边,然后,他便欣喜若狂了。

    因为,他竟真的在她刚刚睡过的地方看到了自己以为她早已失去了的东西,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这世上最不可能的事情,居然都变成了可能……

    白岑曦要乐疯了,那种时候,哪里还有任何理智可言?

    狠狠地又覆上她,再不粗暴,再不野蛮,他忍着笑意一遍一遍地轻抚着她,直到确定她整个人都已放松到可以重新接受自己的状态,他才第二次地,温柔地,慢慢地……

    挺进!

    还是痛,不过是那种可耐受的感觉。

    陆芯白哼哼唧唧地喊着,声音不大,却恰到好处地能让他听见,男人么,没有谁不喜欢听这样的声音。

    可是,想着她毕竟初经人事,他还是耐着性子告诉自己要温柔一点,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

    只是,毕竟他还年轻,温柔了几个回合之后,他便彻底收放不住了。

    一开始,还一直在提醒着自己,不能伤了她,不能伤了她,可后来,彼此都已忘我。

    于是,被翻红浪,人声糜糜,他抱着她,吻着她,撞着她……

    不停不停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