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0.第2150章 【番】你好凶,你好坏!

    醉了酒的陆芯白哭得很认真,所以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无意识的。也可以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所以,当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其实都是无意识的。

    可白岑曦激动了呀!

    非要弄个清楚明白的他一直在催问她,一开始,陆芯白只顾着哭也不肯理她,后来,终于被他弄烦了,抬起头来不高兴地:“你是谁呀?为什么老是戳我的手,我不想理你……”

    “****……”

    白岑曦只差没有暴走了:“老子是白岑曦,白岑曦……”

    “呜!你凶我……”

    话落,陆芯白的眼泪又放开了闸一般地滚了出来:“如果你爱我,你是不会凶我的,呜呜!呜呜呜……”

    “闭嘴!”

    闻声,陆芯白吓得一抖,然后真的识趣地闭上了嘴,只是闭了后,还是更小声地,呜呜呜呜呜……

    “你到底怎么了?疯成这样恐怕连你妈都要不认识你了吧?”

    不提这个妈字还好,一提……

    陆芯白的眼泪就跟那哭倒长城的孟姜女一般,止也止不住,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伤心地说:“不是她不认识我,是我……是我不是她女儿了,啊!呜呜呜……”

    “不许哭了!”

    他不让她哭,她偏要哭,还嘟嘴指着他:“你好凶,你好坏!人家难过还不让人哭。”

    “对,我就是这么凶,这么坏,如果你不想被我打死,赶紧老老实实地闭上嘴!”

    “人家也不想哭的嘛!可是……”

    陆芯白哭得伤心,一边哭一边用手背不停地抹着眼睛,然后,她抬起满手的泪给他看:“可是怎么办?人家止不住嘛!怎么办?”

    操!

    他简直要疯了……

    看着陆芯白这又傻又可怜又讨嫌的样子,白岑曦忍不住吐糟:“我特么到底是犯了什么抽才把你带回来的?”

    一听这话,陆芯白那张嘴翘得都能挂壶油了:“因为你喜欢我才把我带回来的……”

    “你说什么?”

    “我说……”

    晕乎乎的女人想了想,然后,一低头又捧住了自己的手:“我的手好疼!呜呜……”

    晕死,他们刚才的重点是这个么?

    但,白岑曦虽愤怒不已,但还是一把抓过她的手到眼前看了一下,本以为她是发酒疯随便说的。

    可当白岑曦看清她指尖上密官麻麻的针眼,他的心,顿时猛地一缩:“这怎么回事?谁弄的?”

    “医院……”

    她很老实地回答,但人家根本不相信:“医院怎么会弄出这样的伤痕?”

    “抽血!”

    那么多针孔,手指头都肿了起来,白岑曦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什么医院抽血需要抽这么多次?干脆关门算了。”

    “18个医院,抽了18次……”

    一听这话,白岑曦直愣愣地瞪着面前的女人,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你是不是疯了?”

    “嗯!我疯了,可我疯了也没办法改变大家不要我的现实。”

    “又来了,又来了,你特么到底为什么一整晚都念叨着大家不要你?”

    “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仿佛刚刚清醒了一点的陆芯白突然一脸木然地道:“我是……陆盛琳的亲生女儿……”

    白岑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