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第1999章 【番】我们的婚约干脆就算了

    操!

    是可忍,熟不可忍!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喜欢这丫头,可是,当着他的面她这样就太过份了对不对?

    所以,白岑曦要是个男人就不能忍,他当时便一个健步上前把她的手扯下来,然后,质疑地:“陆芯白,你没有失忆,就是故意装的对不对?”

    “故意?我为什么要故意装失忆?”

    “因为这七年我一直不理你,所以你现在想让我尝尝被你无视的滋味对不对?”

    陆芯白:“……”

    七年,不理,无视。

    冲动之下的一句话,陆芯白很快就抓住了重点,虽然她是失忆了,但不是智障了,所以……

    这三个词综合下来之后,就织绘出了一幅她的悲剧命运图:这个很帅,又很合自己口味,又非常对自己审美的未婚夫,其实不喜欢自己。

    大病初醒,陆芯白还来不及高兴就直接被这个事实给打趴下了。

    笑不出来,她只能沉默,可她的沉默看在白岑曦的眼中却变成了默认,于是他惊喜地:“怎么?没话说了吧?你就是装的对不对?”

    这个问题陆芯白没有回答,反倒是问了他一句:“我们不是未婚夫妻么,为什么你一幅讨厌我的样子?”

    “我一直是这样的……”

    果然是这样……

    陆芯白的心又沉了下去,刚才那滴莫名其妙的泪水也总算是找到了理由,她笑了一下,然后反问:“所以,你虽然是我的未婚夫,可这些年来一直是我倒贴你?而你,不但不爱我,还很讨厌我?”

    “我,我可这么说过……”

    “那就是事实咯?”

    白岑曦:“……”

    “那就怪不得了。”

    说到这里,陆芯白脸上再无笑意,然后,她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白岑曦的双眼,说:“没有骗你,也没有假装,我真的失忆了!”

    话落,她也没给白岑曦再说话的机会,直接道:“其实,我刚醒来的时候挺害怕的……”

    “身体的很多感觉还在,我就是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发生过,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醒来后一直觉得左边心房很疼,很疼,一开始还以为是后遗症,现在……看来不是……”

    “我说怪不得,是指我应该是在这七年里喜欢上你的吧?大约就是这七年的记忆太不美好了,所以我的大脑才会自动选择了遗忘。”

    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可说到这里,陆芯白还是掉下了泪。

    可眼泪掉下来,她心里反倒是痛快多了,于是她伸出手背抹了抹脸:“这样也好,看你也一幅深受我害,恨不得我马上就消失在你眼前的样子,我现在不记得你了,我们的婚约干脆就算了。”

    她说干脆就算了,说得就跟菜市场买菜的时候菜不新鲜直接不买的感觉一模一样。

    白岑曦心里一哽,好半天才自齿缝里挤出一句:“你说什么,干脆就算了?”

    她点点头,然后很真诚地看着白岑曦说:“反正你也不喜欢我,而我以前不管喜欢不喜欢你,至少,你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我也没有必要非给嫁给一个本来就嫌弃我的‘陌生人’吧?”

    白岑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