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7.第1897章 要她忍一辈子,她怎么还能将就?

    陆夜白的态度十分合凌大伟的口味。

    他这时沉思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一幅要出书房找凌薇雪谈话,陆夜白原本想等他走后单独留下来再找找那份火灾的卷宗,但最终还是觉得时机不对。

    于是,只笑着看了一眼凌大伟的保险箱,然后便毫不犹豫地跟着凌大传走了出去……

    ————————————

    凌大伟说要找女儿谈谈,其实,这原本就是个客套话。

    换言之,他根本就没找算真的找女儿问,可是,从书房里出来后,陆夜白居然一路都跟着他。

    这就有些尴尬了是不是?

    不想找女儿,是怕让陆夜白听到了他不想要的答案,但,他现在不走,明摆了就是一个结果。

    总觉得这种时候去问女儿似乎是不好,但,话是他说的,他现在也算是骑虎难下,所以最终他还是慢慢吞吞地敲开了女儿的房门。

    看到父亲带着陆夜白来找自己,凌薇雪愣了一下,好半天才记得要请父亲进门。

    看到女儿的反应,凌大伟其实心里已经有数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反而觉得陆夜白跟着进来也好,至少,当着人面问的时候,他这个女儿就算是再有想法,应该也不会那么直接。

    然而,这一次,他确确实实是小看了凌薇雪。

    因为,听完父亲所说,凌薇雪只深深地看了一眼陆夜白后,便直接答:“他没有猜错,我是不想嫁他……”

    “你说什么?”

    “爸,我和夜白,真的不能在一起……”

    这件事,她真的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年轻的时候,她以为有爱就能有一切,有爱就能空容一切,但……

    事实证明,之所以包容,是因为还没有触到她的底限,而现在的陆夜白,仍旧是她心目中的男神不错。

    但,却成为了不可触碰的男神!

    嫁一个男人,如果连拥抱都会怕到心惊肉跳的话,这种生活,她要怎么坚持下去?

    所以,一直说不出口的话,借着这个机会索性痛痛快快地说出来。说出来后,她就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了。

    “胡说什么?你们订婚是一天两天么?现在跟我说不能在一起?”

    本以为自己算尽了一切,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女儿死将,凌大伟很没面子,当然,除了没面子,更多的是不高兴。

    所以,原本还打算心平气的老狐狸,这时已面色狰狞:“想想你以前是怎么求我的?”

    “爸,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什么以前现在的,我只知道你必须嫁给他。”

    闻声,凌薇雪也似豁出去了一般,恨声:“嫁了也会离!”

    “你再说一遍试试……”

    “爸,我和夜白订婚有八年多了,本该过最后的磨合期,本该能幸福地在一起了,可是……”

    话到这里,凌薇雪自己也哭了起来,很伤心地:“可是我真的很怕和他在一起,我不敢和他在一起。”

    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因为这确实让她觉得羞耻。

    要知道,最初陆夜白挡的那一针,就是为了自己,可她却因为那件事而怕他,这说出来谁都会骂她。

    为了不被骂,她忍了三年,可现在要她忍一辈子,她怎么还能将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